受皇上在龙椅上被宠爱_生日那晚妈妈给了我&家公和于小洁

“哦,桂花呀,我晚饭吃的有点撑,便出来散散步消消食,咦,桂花,你今天晚上好漂亮,这是要干啥去?”

老马在看到桂花的那一刻,一双眼睛就黏在桂花的身上挪不开了,今晚她一看就特意打扮过,红色的裙子将她窈窕的身材勾勒的更加完美,脸上擦了淡淡的胭脂,红唇柳眉,勾勒了细细的眼线 ,让原本就好看的眼睛变得更加引人注目,好看的让老马一时间挪不开眼睛。

被老马盯着一看,桂花的俏脸就更红了,低下头如同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小翠心里也委屈,老马一直躲着她她是知道的,可现在她都成了老姑娘了,根本就没人要,现在老马的名声也不好,在她看来,只要她提出愿意嫁给老马,老马肯定会同意的。

而且小翠的神经也有些大条,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老马转身就跑是因为看不上她,还以为老马觉得她像别人那样嘲笑她。

于是,整个村子里出现了怪异的一幕,老马在前面跑,小翠在后面追,老马的体力不错,可小翠这么胖,体力居然也出奇的好,居然将老马追了整整一个村子,这下好了,老马再次出名了。

终于,在跑第二圈的时候,老马趁着小翠停下来大喘气的时候钻进了老王家的猪圈里,成功躲开了小翠的追赶。

长出了一口气,老马闻着身上臭烘烘的味道,心里苦涩,恶心的想吐。

想着必须马上回去洗一洗的时候,一转身,就看着穿着格子衬衫黑裤子的桂花,目光复杂的站在身后正看着他。

老马这几天几乎每天都想着桂花,可碍于那件事的传播,他也只能在心里想想,也不敢去找桂花。

之前做梦都想见到桂花,可现在见到了,老马却是羞得面红耳赤,恨不得再次钻进刚刚钻出来的猪圈里,让桂花看不到自己。

“马师傅,您这是?”

可惜,桂花已经看到了他,并且朝着他走了过来,他要是现在就转身离开的话,指不定桂花会怎么想呢。

“停!”

老马不想让自己身上臭烘烘的味道被桂花闻到,急忙伸出手让桂花停下来。

桂花不解,可还是停了下来。

“马师傅,你怎么了?”

桂花不解的看向老马,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两只手紧紧的抓在一起,不解的看向老马。

“我身上有点臭,刚才有东西掉进老王家的猪圈里了,你别往过走,小心熏到你!”

受皇上在龙椅上被宠爱_生日那晚妈妈给了我&家公和于小洁
“噗嗤!”

听到老马的解释,桂花的眉头舒展开来,捂着嘴就笑了起来,那一笑,就好像阳春三月的桃花,美的让老马的眼睛都黏在上面挪不开了……桂花被老马看的有些不自在,小心的攥 紧了拳头,但心里,却有点不一样的感觉。

“咳咳,最近的传言……”

为了打破这种尴尬,桂花假装咳嗽了一下,打破了这种沉默。

听到桂花这么说,老马的脸色变了,下意识的就想要解释。

“那个,其实不是这样的……”

“马师傅您不用说了,其实我理解。”

桂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双颊娇红,急忙低下头不敢去看老马的目光,似乎在躲避着什么。

“你理解?”

老马原本还想解释,却没有想到桂花会这么说,这让老马没有想到。

“嗯,您一个人这么多年,也需要放松,我能理解。”

说到最后,桂花已经羞得不行了,她因为老马那天帮助了她,对老马还是很有好感的,今天无意中碰到,就想要安慰安慰,可怎么觉得越安慰,味道就越不对呢。

说出来的这番话,不管老马怎么想,她自己就觉得羞得不行,现在有些后悔说出刚才的话,毕竟自己也是一个人这么多年了,不知道老马会不会多想?

老马自然会多想,而且绝对想的比桂花她本人还多。

“那,你会不会想?”

老马一双眼睛都直了,桂花今天看起来特意打扮过似的,一套田园风的连衣裙,绑带凉鞋,秀发被她随意的盘在脑袋后面,稍微有点凌乱,前额的几缕碎发落下来,遮住了她的额头,显得脸颊 更小了。

脸上带着淡淡的红晕,锁骨很明显,锁骨下面,那饱满的圆润隔着布料也能够感觉到,就好像跃跃欲试的兔子,想要跳出来似的。

桂花一个激励,急忙抬头,却刚好对上老马直白的目光,顿时,脸颊更红了,小心脏更是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

“我……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近乎落荒而逃的,桂花朝着前面一路小跑。

怎么回事,她明明是来安慰老马的,怎么就突然被老马给调戏了呢?

可老马的调戏跟村子里的那些二流子不一样,桂花一点生气的感觉都没有,只是觉得很害羞。

看着桂花有些凌乱的脚步,老马的脸上露出了洋洋自得笑,之前做的那些事情果然没有白费,桂花对自己还是很有好感的。

回到家里,老马洗了一个澡,将身上臭烘烘的味道洗干净,这才想到了另外一件事,那就是今天看到桂花时,发现桂花的脖子上戴着一条项链,这条项链前几天老马看到张顺从摆摊的那里买来 的。

因为张顺一个大男人买女人的东西,老马就多看了两眼,今天看到桂花那精心打扮的样子,老马突然有了一种想法,莫非刚才桂花是去见张顺了?

一想到这里,老马就不能淡定了,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出门了,他必须要提醒桂花,以后离张顺远一点。

桂花没有想到,老马刚刚分开就又来了,只不过现在她已经冷静下来了,也没有了刚才的娇羞。

老板娘,那风韵魅力简直是美得不可方物,梁杰必须要承认,这一刻的老板娘,绝对要比任何时候都更加令他有感觉。

“小梁!小梁!你他娘的在里面干什么呢?连你哥哥我的面子你都不给,是不是?”

共同达至顶峰之后的梁杰与老板娘,两个人紧紧搂抱在一起,将门外的王哥当作空气对待。

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神智之后,老板娘满脸幸福笑容,脸颊浮现出一抹醉人的红晕来。

她轻轻拍了拍梁杰身体,羞怯怯地嘘声说道:“快别压在我身上了,都已经给你爽完了,咱们两个人现在就赶快把衣服穿好吧。”

梁杰笑了笑,刻意是压在她身上,双手狠狠抓着她的两瓣大肥臀,说道:“我都已经说过了的,今天下午你留在我这里,我好好疼你。”

老板娘嫣然一笑说:“我真是没有想到,小梁你这么坏,看来啊,你是我命中克星呢。”

老板娘性格秉性如此,通过梁杰一整段时间的了解,老板娘这个人常常会因为脸面问题而言不由衷,她嘴上虽然这样说,然而内心当中却明显是有另外一番想法。

“哟,现在我又成了大坏人了。刚才可不知道是谁口口声声叫我老公,还要给我生一个白白嫩嫩的闺女的。”

梁杰一边轻咬着她耳垂一边轻声说道。

老板娘原本都已经下定决心赶快离开梁杰这里了,然而经此,她的身体立刻就想要再来一次。

就这么着,她和梁杰两个人在门外喧哗声音震天响的情况之下,又进行了一次。

在过往,老板娘从来都不觉得干那事儿有多么好,可是今天她在梁杰身上连续体会两次之后,越发觉得原来干那事儿是会令人上瘾的。她不知道男人是不是如此,反正至少女人是这样的。

要不然说女人都是水做的呢,女人这种生物天生就是为了供男人享用而生。一次开始,又一次结束。

每一次的间隙都不超过十分钟,在空档之时他们两个人便疯狂抽烟喝水,整整一个下午的时间,这个似乎与世隔绝的小房间,彻底沦为了他们两个人疯狂享受的温床。

老板娘一次又一次从幸福的巅峰落下,不多久之后又重新回到巅峰,如此反复,到得后来,她似乎是将结婚这几年以来,王哥对她所有的亏欠在梁杰身上全部找补了回来。

当二人彻底尽兴了之后,时间都已经来到晚上七点多钟,掀开窗帘透过窗子一看,只见外面暮色四合繁星点点。

老板娘穿戴整齐之后便顺着小门离开梁杰店里,走在回家路上。梁杰闷头就睡,睡到午夜醒转他突然被一通电话所吵醒。

那是店里收银员童雪给他打来的电话,接通电话之后,只听见童雪的声音传来:“老板,你可以给我转过来二百块钱吗?我想要去宾馆开个房间。”

梁杰立刻精神了,问道:“怎么了?”

童雪急声说道:“你别问那么多了,把钱转过来之后我告诉你宾馆房间地址,你赶快来找我就行了。”原本梁杰今日已经在老板娘身上爽透了,按照道理来说应当好好歇两天,可是 毕竟收银员童雪那一身骚劲儿实在太诱惑人。

在上次梁杰与童雪两个人躺在这张床上相互对食之前,梁杰的确是几乎从未对童雪产生过任何非分之想,但那也纯粹是梁杰碍着童雪老公是社会人,担心一旦东窗事发,自己一定是吃不了兜着 走。

正当梁杰心痒难耐百般犹豫之时,只听见童雪在电话里面对他说道:“老板,今天白天时候一个网友给我发过来一段小视频,你知道吗?给我看得身上可难受了,非常想你赶快到我身边来 ,让我在你身上狠狠地发泄一下。”

梁杰听到童雪这样说,终于再也无法忍耐了,急得双手连连颤抖为童雪转账过去二百元钱。

挂断电话,他连忙跳下床,一颗激动的心灵左摇右摆,夺门而出跑到街上便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童雪所在的宾馆。

出租车途径老板娘的五金商店时,梁杰立刻清醒了过来,白天时候他与老板娘躲在小房间里面是如何翻云覆雨的,此刻回味起来仍旧是能够勾得他胯下一柱擎天。

像是老板娘那白嫩、光滑的玉背,那娇嫩犹如白玉一般的脚掌,那硕大丰满充满弹性的雪白大肥臀。

梁杰一回想起来,激动得恨不能现在直接冲进五金商店,再将老板娘全身上下全部扒光,再一次征服于胯下。

纵然有这样的冲动,可是理智提醒他还是不能够这样做的,因为今天是他第一次得手,王哥到现在为止一定还被蒙在鼓里。

这种事情,还是躲着点人家为好,虽然王哥这个人非常内向,同时间也很窝囊,完全就不是童雪老公那一挂的。

透过车窗向五金商店里面看去,只见里面的房间当中似乎透出微弱灯光,时间都已经这么晚了,究竟为何还亮着灯,梁杰自然是不得而知。

正当他定睛看着之时,突然听到外面有人敲车窗,抬起头一看,居然是随同几位工友刚刚喝完酒赶回家的王哥。

“兄弟,这么晚了干什么去啊?”王哥趴在车窗上面,一对眼睛直勾勾地对着梁杰。

“没……没干什么,亲戚家里面出了点事情,我去看看。”梁杰对于白天发生的事情,到现在为止还心有余悸。

别看事发当时他一再安抚老板娘,其实那是他欲火焚身想要尽快得到老板娘娇躯而已,其实他心中慌张程度并没有比老板娘轻多少。

梁杰说完之后正催促出租车司机赶快走,谁知王哥居然伸展开双臂,表现出一副阻挡前路的架势来,冷冷地盯着他看,道:“你下来,我有点事情问你!”

这三更半夜的,梁杰又做贼心虚,他哪里敢下车。

一个人在车里面,一个人在车外面,就这么僵持片刻,直到王哥工友强行拉着他走开,才算结束。

手机里面,童雪的语音通话声音已催促个不停,出租车才刚刚行驶出去几米远,只听见“啪嚓”一声巨响,王哥随手抄起一块砖头砸在车玻璃上面……出租车司机与梁 杰相视一愣,只听见王哥放声叫嚣着:“小梁你他娘的赶快从车里面给我滚下来!我让你走了吗?”

此刻王哥就连说起话来都显得醉醺醺的,出租车司机与梁杰先后跑了下去。

梁杰心里面清楚得很,平时他与王哥两个人总是以兄弟相称,而且王哥这个人内向老实,认识这么久了,他可是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王哥这种举动之时。

梁杰走过去了之后,装傻充愣道:“王哥,三更半夜的你这是怎么了?我这个做弟弟的哪里有照顾不周到的吗?”

王哥全身上下连连颤抖,猛地一把抓住梁杰衣领,沉着声音说道:“今天中午我去你火锅店吃饭,你躲在休息室里面我那么叫你都不出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干得好事情!”

梁杰听到他这么说,顿时脑袋“嗡”地一声巨响,整个人呆立在当场,惊得魂儿都没了七分。

“老子今天非要活活揍死你不可!”

王哥紧握着拳头便要朝着梁杰脑袋砸过来。

梁杰下意识向后退,他根本不知道这事儿王哥是如何察觉到的,然而俗话说朋友妻不可欺,王哥对待老板娘是多么浓情蜜意爱海深深,梁杰恐怕是比谁都要清楚。

倘若王哥要追究此事,估计他都敢将自己脑袋活生生剁掉了!

王哥情绪一激动,酒劲儿更是往上返,整个人摇摇晃晃的都快要站不稳。

梁杰一边向后退,王哥一边向前追,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地上正好有几颗图钉,酒气熏天的王哥脚下一滑,一个踉跄,整张脸便不偏不倚地摔在了这些图钉上面。

因为事发太过突然,与王哥一同回来的工友们顿时慌乱了手脚,最后拨打急救车电话,工友们与老板娘一起将王哥送进医院。

梁杰赔偿了出租车司机三百块钱,连忙赶到童雪所住的宾馆。

梁杰见到童雪时,童雪刚刚冲完澡,身上弥漫着温暖湿气,诱人的体香使得梁杰一闻就血脉喷张。

相比起梁杰,童雪显然是更加急切,梁杰刚刚走进房间,她便将披在身上的浴巾扔到一旁,那雪白、滑嫩的翘臀大奶四下颤着。

“老板,我骗我老公说我去陪闺蜜来了,今天晚上我是属于你的,你想要怎么爽就怎么爽。”

童雪一边说着,一边将手缓缓探至梁杰裤裆下面。

他身上早就已经有了反应,经童雪这样一摸,顿时便达到巅峰状态。

童雪先是一惊,旋即满脸欢喜地猛地蹲下身,手忙脚乱地解开梁杰腰带,赤着白嫩玉足蹲在地上开始享受起来。

方才王哥的那件事情令梁杰方寸大乱,眼下被童雪用那张樱桃小口细心安抚,他顿时虎躯一震,双手紧紧捧住童雪的头,疯狂地前后摆动腰肢,问道:“你老公那么狠的人,你就不怕被你 老公发现了,他活活揍死你?”

童雪蹲在他裤裆前面正是忙得不亦乐乎,模糊不清地嘟哝说道:“不会的,因为他早就已经不是当年的那只老虎了,现在的他,充其量就只是一只病猫。”因为性格原因所致,童雪 一发起骚来,那是老板娘远远比不过的。

有关于这一点其实从那天半夜,梁杰就已经体会得到。

只是这天童雪特地将他约到宾馆来,他才体会得更加明显。

梁杰的一双大手顺着童雪玉颈一路向下滑,经过她的玉臂,经过她的胸部,环绕一圈,梁杰也是猛地蹲下身一把抓起童雪胸前那两坨白嫩、绵软的大蜜桃,狠狠塞在嘴里面。

一时间,地上居然变成了两个人痛快舒爽的一方天地。因着梁杰突然地蹲下身,猝不及防的童雪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她虽然略显慌乱,可是那张樱桃小口却始终也没有离开那把她最是喜爱的 “大宝贝”。

梁杰双手紧紧抓着她的白嫩玉足,猛地骑跨在她脖子上面,像是骑马一样,骑在她脖子上面肆意颠簸。

“你这个大骚女,赶快老实告诉我,平时在火锅店里面上班,你经常趁着别人都去忙了的时候偷偷看我裤裆,是不是每次看的时候都想着要被我怎么干才尽兴啊!”

梁杰双手掐着童雪的脸颊两侧,他腰肢摆动的速度与频率越发快了起来,这种滋味儿简直是爽得童雪直翻白眼,她连连点着头,得了一秒钟闲功夫连忙赶快说道:“好……好 吃!嗯!好吃!”

她话音刚落,便再次将那迷人的“大宝贝”重新塞回进了她的樱桃小口里面。

舒服得梁杰猛地抬起头来,双眼死死紧闭着,压着嗓子一声低沉怒吼,一股脑地将全部力气释放在了童雪嘴里面。

他本以为童雪应当想要歇一会儿的,可是却没有想到他正要抱起童雪去床上,童雪却是猛地躺在他胯下,双手紧抓着他的两条大腿,犹如一个嗷嗷待哺的婴儿般开始再次享受起来。

这样的视觉效果刺激得梁杰心跳砰砰乱跳,手上用力拍打着她的大肥臀。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梁杰掏出来一看见是老板娘打来的。

既然是老板娘打来的,那他自然是第一时间接听。

“小梁,你在哪里呢?”

手机话筒当中,老板娘那清脆悦耳的声音清晰传来。

“白姐,我……我在外面呢啊。我王哥怎么样了?”

躺在梁杰胯下的童雪享受起来,简直是如痴如醉,双眼迷离地眯着,嘴巴里面发出“吧唧”“吧唧”性感的声音来。

那致命的酸痒感刺激得梁杰虎躯一颤,险些没有说出话来。

“不知道是谁告诉你王哥的,白天时候咱们两个人干那事儿的时候你王哥知道了。要不然……以后咱们两个人还是彻底断了吧。”

白姐的声音听上去略带伤感,这番话虽然看上去很是决绝,然而她语气当中却饱含不舍。

梁杰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已经逐渐进入癫狂状态的童雪猛地翻身将他骑坐在地上,手中紧握着那“大宝贝”,满脸古灵精怪的坏笑。

似乎在说着:干还是不干?如果干的话,那你就赶快把电话挂断,陪我好好舒服舒服……

也许你还喜欢

移民局政策或再生变,工签人士和技术移民申请人应如何应对?

新西兰政府临时修改移民法后,各种实施细则逐步出台,那么接下来移民局还会有哪些举措?工签人士和申请技术移民的朋友们,未来会面临什么情况,如果现在遇到失业或工作有变动,又该咋办呢? 上周四,移民局针对技

做“三好公司” 迎“长寿时代”——泰康人寿年报精读

年报精读 泰康人寿2019年年报已经发布。作为一名优等生,泰康人寿交出一份漂亮答卷。 年报显示,2019年泰康人寿实现: ·主营业务收入1747.96亿元,同比增长近17%; ·净利润达170.15亿

全国近1000万人"卖保险” 100多万执业登记信息不完整

在国内保险行业,代理销售人员扮演了重要角色。即便在今年一季度疫情影响、线下保险销售不畅之下,个人代理渠道原保险保费收入仍占据人身险公司保费收入的近六成。 据银保监会统计,全国险企销售人员接近1000万

互联网消费金融 4 种常见资金合作模式

互联网消费金融,分为联合贷模式、联合贷+担保/保险模式、联合贷模式、助贷模式、助贷+担保/保险模式四种模式。本文给大家一一解释一下~ 互联网消费金融正在成为一个快速膨胀的巨无霸,2019年互联网金

孙文华:农民理应享受退休制度,农民的养老金可以通过集体经济组

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城乡统筹委副秘书长 孙文华博士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郑青春 近日,关于建立农民退休制度的问题引起热议。是否应该建立农民退休制度?如何让农民退休后也能领取到退休金?对此,搜狐智

众安在线2019年年内溢利亏损6.39亿元 亏损收窄 信用险规模收

作者:芋圆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20年4月27日,众安在线(06060.HK)公布的年报显示,2019年实现保费收入146.29亿元,同比增长30%;年内溢利为亏损6.

封进:激励工资较低的人早退休,有能力的人晚退休

复旦大学经济系副系主任 封进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徐小奇 近日,有提案建议,中国应弹性实施延迟退休政策。弹性退休能解决哪方面的问题?具体政策应该如何设计?对此,搜狐财经连线了复旦大学经济系副

午评:两市震荡整理沪指跌0.03% 光刻胶强势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5月25日讯 周一早盘,两市开盘涨跌不一,盘初小幅跳水,悉数翻绿,随后光刻胶、白酒等崛起,带动三大股指反弹,集体翻红;盘中回落,临近午间,指数再度走高,整体上呈震荡整理走势。盘

招聘丨全国AA级保险公司,岗位多、地区广,交银康联人寿保险有限

交银康联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下简称“交银康联人寿”)是经国务院同意、监管部门批准成立的国内首家银行控股的寿险公司,是交通银行控股的中外合资保险机构。 公司介绍 基本情况 公司成立于2010年1月28日,

周延礼:应降低税延型养老保险领取金额的税率

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 周延礼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郑青春 我国老龄化趋势日益明显, 解决老年人口养老问题无疑十分重要。随着我国经济持续发展、收入水平不断提高,人们对养老保障以及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