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 人真做人爱 成人性化视频在线 真实插入

今晚,高强因为太过兴奋睡不着,李玲的心里就好像钻了无数只小虫子似的,那种酥痒难耐的感觉,让她挥之不去。

脑海中总是出现早上在卫生间时看到老曾的画面,那么大……

“老婆,你有在听吗?你觉得我说的怎么样?”

高强的手抚摸着李玲胸前的饱满,说了很多却得不到李玲的回应,于是便朝着李玲看了过来。

“啊?什么?”

李玲意识到自己有些失神,顿时就红了脸。

“老婆,你在想什么?不会是又想要了吧!”

高强看到李玲那个样子,就知道李玲心里肯定在想一些不太健康的东西了,每次李玲想要的时候,都是这样。

“讨厌,老公,你的手拿开呀,我有点难受!”

那个地方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平时稍微一下她就会有了感觉,更别说刚才被高强弄得早就忍不住了,现在就更加难受了。

“好,不碰,老婆你等等,我休息一下我们再来一次,今晚老公开心,一定让你下不了床!”

“讨厌!”

李玲假装羞涩,心里却蔓延出了一丝苦涩。

高强什么都挺好,对她好,关心她,就是那个方面,总是不能满足自己。

“对了老公,你刚才说了什么?”

李玲急忙让自己回神,不去想那些事。

“我是说,你要不辞了工作跟我一起去那边吧!”

高强实在是不放心李玲这么如花似玉的老婆留在家里,这是他早就想好的。

“不行,我不辞职!”

李玲几乎没有考虑就脱口而出,让高强脸上的笑僵住了。

“为什么,难道你这边还有什么牵挂吗?还是说,你真的在公司有放不下的人?”

高强越说越生气,态度也变得蛮狠起来。

“高强,你讲不讲理,你自己的工作就是工作,我的工作就不是工作?凭什么我就必须为了你的事业放弃我的事业?”

李玲现在刚刚升职,在公司正如鱼得水呢,自然不愿意辞职。

当然,她不愿意承认,这里面有一定原因是因为老曾。

女主快穿就被肉到尾 人真做人爱 成人性化视频在线 真实插入
在不知不觉中,老曾似乎已经钻进了她的心里,让她变得优柔寡断起来。

看到李玲生气,高强也不敢再强硬了,于是苦口婆心的劝阻李玲,可不管怎么说,李玲都不愿意辞职,老曾说的对,俩人就算是再相爱,也应该有一定的自由空间。

“老公,我真的我没有别的意思,我们结婚都快一年了,也快到了要孩子的时候了,可现在还租着房子,现在我也刚升职,我们俩好好努力,说不定年底就够首付了,你说是吗?反正那边 离我这边也不远,你要是有时间也可以回来,现在交通这么发达……”

最终,在李玲的劝说下,高强虽然依然不愿意,可最终还是放弃了让李玲辞职的想法。

“那,我要是想你怎么办?”

李玲咬牙犹豫了一下,说道:“要不这样,每天晚上我们都视屏怎么样?”

以前高强出差的时候,俩人就在视屏上弄过,所以李玲这么说,高强也来了兴趣,终于答应了下来。

搞定了高强之后,李玲也是长出了一口气,又被高强缠着弄了一次。

这一次高强有点累了,完事之后就睡着了,李玲偷偷钻进卫生间,犹豫了一番之后,终于咬着唇将手伸了过去……

很快,浴室里就一片旖旎,李玲闭上眼睛,一开始还没有多想,可到了后来,她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老曾的影子,老曾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紧紧抱着她说愿意帮她,然后将她压在身下 ……

事后,李玲面对着空荡荡的卫生间,突然有点委屈,为什么别的女人都能够轻易的得到满足,可她就要忍受这种折磨呢?

回到卧室,高强已经睡去了,李玲对于刚才的精神出轨也有些愧疚,睡在了高强身边,高强感觉到她之后,紧紧的将李玲搂在怀里……

第二天一早,李玲帮着高强整理好行李,在网上叫了专车,帮忙将高强送到了车上,再三叮嘱后,看着高强离去,居然有一种全身都放松了的感觉。

来不及多想,李玲迅速的回到家里,翻箱倒柜的开始寻找好看的衣服,最后选了一条红色的连衣裙,一会儿老曾会来接她,今天是她承诺老曾要当老曾一天女朋友的日子。

给老曾打了一个电话后,李玲就开始打扮起来。

不知不觉中,李玲已经从被迫接受到有些期待了,这种转变的过程也正是老曾愿意要的。

半小时后,老曾的车子准时的停在了李玲他们小区的外面。

远远的,老曾就看到李玲穿着裙子,身材窈窕,精致的五官被精心打扮之后显得更加明媚动人,露肩的设计将她好看的锁骨完美的展现出来,锁骨往下,那一条深深的沟壑,就好像在跟老曾炫 耀有多傲人似的……

“你今天真漂亮!”

老曾从车上下来,在邀请李玲上车的时候,牵着她白嫩的小手,炙热的吻便落在上面了。

李玲没有想到老曾会这么直接,一张俏脸顿时羞红羞红的,想要拒绝,却因为今天她的身份是老曾的女朋友,便含羞对上了老曾炙热的目光,有些娇羞的说了一句谢谢。

“外面热,赶紧上车吧,要说谢谢,应该我对你说谢谢才是,自从我跟她分手后,我从来都不敢去想,居然会有这么一天。”

李玲坐在副驾驶上,今天老曾亲自开车,司机没有来,整个车子里就她跟老曾俩人,气氛变得有些暧昧,就连空气都变得粘稠起来了。

老曾帮着李玲系好安全带,身体触碰到那傲人的部位,那柔软的感觉,让老曾的心都酥了,好想直接压下去,在那里狠狠地揉虐。

而李玲其实也不好受,就在那短暂的接触中,她就已经有一种心跳加速,呼吸停滞的感觉了。

一张俏脸羞红羞红的,尤其是在对上老曾那温柔的目光时,那旖旎的感觉,让她心里痒痒的。

车子开动,外面有点热,但车子里面的空调很足,原本是不会感觉到热的,可李玲却总觉得全身炙热难耐,尤其是鼻息间全部都是老曾的味道,更是让李玲连动都不敢动了。

“其实你不用这么拘束,我这个人很好相处的,平时在公司严厉只是因为工作需要,私下里我还是挺和蔼可亲的!”

说话间,老曾还给李玲摆了一个俏皮的鬼脸,惹得李玲噗嗤一下就笑了。

这一笑,之前的尴尬也没有了,老曾更是发挥他幽默的特点,各种小幽默小段子,惹得李玲笑了一路。

车子直接开到郊外,在一家规模很大的度假山庄门前停了下来,然后又很绅士的牵着李玲的手走了进去。

“现在的城里人都喜欢往城外跑,所以便滋生了一些农家乐,度假山庄什么的,这个度假山庄是我们这里比较有名的,里面有很多的设施,今天我们可以好好的体验一次了!”

感受着老曾炙热的体温,李玲红着脸除了点头之外也没有别的话说,这种高档的场所,她是第一次来,生怕一不小心被别人看穿,被人看不起。

休闲山庄最有名的便是温泉,老曾便提议去泡温泉。

李玲换好衣服出来的时候老曾已经在门口等着她了,为了避免尴尬,老曾没有选择单人间,而是带着李玲去了大众间。

刚进去,李玲穿着泳衣的样子就吸引了众人的视线,那炙热的目光如同一道道红外线似的射过来,让李玲有些紧张。

老曾过来拉着李玲的手说:“没事,有我呢!”

李玲羞答答的抬起头看向老曾,点了点头跟着老曾一起到了温泉。

有个看起来猥琐的男人过来要占李玲的便宜,被老曾直接拦住了。

“一边去,她是我女朋友!”

李玲有些感激的看了一眼老曾,然后被老曾搂在怀里。

俩人都穿的极少,身体触碰到一起之后,李玲明显感觉到老曾的变化。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那高高耸起来的地方,就算是隔着泳裤,李玲也能够感觉到它的庞大。

“没事!”

李玲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急忙低下头不敢去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穿着三点式画着浓妆的女人走过来,哎吆一声差点跌倒,老曾急忙扶了一把那个女人,

“小姐,你没事吧!”

确定那个女人没事之后,老曾便松开了手。

可那个女人却不愿意放手,娇滴滴的说:“有事,我的腿抽筋了,这位先生,您能不能抱抱我?”

李玲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刚开始她还没有注意,可到了这个时候,若是她还看不出这个女人的意图,那她就真的太笨了。

“对不起,我女朋友不喜欢我跟别的女人搂搂抱抱,小姐要是不能动的话,我可以帮你叫这里的服务生,他们应该可以帮你!”

说话间,老曾直接搂住了李玲的肩膀,义正言辞的说了出来。

“你,你怎么可以这样,你这样一点都不绅士!”

那个女人被老曾拒绝,生气的不行,指着老曾就说。

可老曾却像是没有听到似的,继续跟李玲含情脉脉的对望,这一幕,看在那个女人眼里就是赤裸裸的挑衅。

李玲没有想到老曾会拒绝,更没有想到老曾会用这样的借口拒绝。

再看看这个女人,骄傲的就好像一只孔雀,那自信的样子,以及妖娆的身姿,从气势上,就已经让李玲有一种甘拜下风的感觉。

其实李玲心里也是不服的,可要是老曾真的去做了,她也不能说不愿意,只能将这个哑巴亏咽进肚子里。

现在听到老曾拒绝,李玲的整颗心都开满了桃花,就好像回到了刚刚谈恋爱的时候,感动的就差热泪盈眶了。

“喂,我问你呢,你倒是说句话呀,傻逼似的,就会犯花痴!”

李玲这才反应过来,红着脸将目光从老曾的身上收回,看向了那个嚣张的女人。

“你说什么?”

或许是因为老曾的态度吧,李玲再次面对那个女人的时候已经不像之前那么自卑了,气势也足起来了。

“我让你马上滚,这位先生要送我上去疗伤,你听到了吗?”

李玲突然就笑了,她居然能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也不知道是谁给了她勇气,梁静茹吗?

不过李玲可没有跟那个女人大吵大闹,那个女人不要脸她还要脸呢。

夜已深,老马睡在床上横竖不是,自从晚上被邱兰馨的小手碰到了后,身子骨就像被打了鸡血似的,亢奋的难以入眠。

十年来,孤单的老马长期依赖言情小说来抚慰心理,这会儿,他打开床头灯,从被套下面掏出一本皱巴巴的书,如饥似渴的阅读起来。

当看到精彩过程时,老马的脑海里就有了画面感,左手也伸了下去……

刚刚来了点感觉,一声声压抑的娇喘从隔壁隐隐传来,老马倾耳细听,这才发现是邱兰馨的声音。

“咦?张小军不在家啊,她一个人怎么就……”老马顿时犯起了狐疑,轻手轻脚地开门出去,来到了隔壁卧室的门前。

“嗯哼……”屋内响起邱兰馨小声的喘息,像一条条小虫子爬上了老马的心头,让他瞬间瘙痒难耐!

见房门紧闭,老马又赶忙掉头跑回卧室,来到阳台,透过窗户背后的窗帘缝隙,看见邱兰馨赤裸裸的躺在床上,还扭来扭去的。

对于老马的偷窥,屋内的邱兰馨浑然不知,此时她完全沉醉在自己的快乐中,欲罢不能。

与此同时,邱兰馨脑海里浮现出老马的面容,遐想着自己愉快战斗的画面……

虽然心里很不情愿,但身体传递的反应却让邱兰馨无法坚守。

这种禁忌,给邱兰馨带来了未曾有过的刺激感,思想上原有的道德束缚,也随之崩溃,她开始放飞自我,肆无忌惮的叫出了声。

而这一切,都被阳台窗外的老马看在了眼里,他在无比惊讶的同时也暗暗发誓,一定要找机会给邱兰馨想要的快乐!

没想到,第二天,这个机会悄然而来。

在老马的挑逗下,邱兰馨娇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马的怀里,犹如投进了灶火堆里的干柴,体内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烧。

美人在怀,瞬间侵没了老马的理智。

“兰馨!叔叔不行了!”老马叫了声,抱着邱兰馨就滚倒在沙发上。

面对压在身上的老马,邱兰馨娇羞的别过头去,额前的缕缕发丝被香汗浸湿,贝齿咬着红唇,像一只充满怜惜的小羔羊。

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顿时,两个人慌作一团,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

“谁啊!”老马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大声问道。

“开门啊,是我,牛大江!”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老家伙来的可真是时候!”老马心里埋汰着,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和老马年龄相仿的男人,只是长得过于着急了点,人到中年头发就掉光了,这个人便是牛大江,也是老马单位上的老同事,两人同期内退下来,经常在一起休闲娱乐。

见到老马,牛大江嘿嘿一笑,“这么好的天气,窝在家里干啥?走,钓鱼去!”

老马看看墙上的挂钟,有点担忧的说,“这快两点了,还钓得到鱼么?”

牛大江闻言,瞥了瞥屋内的邱兰馨,揶揄的笑道,“怎么钓不到,又不是钓美人鱼!”

老马嗔怒的瞪了牛大江一眼,低声说,“别老不正经!”

这会儿,邱兰馨从沙发上站起来叫了声,“牛叔叔你们聊,我先休息了。”说完就红着脸去了卧室。

牛大江回应了一声,眼神刻意在邱兰馨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这才又催促老马道,“快点收拾下来,我去车上等你,地方都联系好了。”

牛大江下楼后,老马在家里拿出渔具,临行前准备跟邱兰馨打声招呼,可见她房门紧闭,想想也就算了。

刚才发生的暧昧事,历历在目,老马突然有点脸红。

一下午,两个老男人战绩斐然,不出两小时就钓到十几斤,鳊、白、鲤、鲫样样俱全,见时候不早了,两人便打道回府。

“晚上去我那儿整两口!”现成的活鲜鱼让牛大江犯了酒瘾。

同住一个单位大院,平日里又经常串门,老马自然不会拒绝,回家先把邱兰馨的晚饭安排好后,就跑去隔壁单元楼的牛大江家里。

开门的是一个貌美少妇,三十出头,打扮得花枝招展,风姿绰约,身材前凸后翘,笑起来颇为迷人。

她叫赵雅婷,是牛大江的第二任妻子,三年前,牛大江就离婚了,据说就是因为和赵雅婷跳了一次舞。

老马进屋后,赵雅婷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说来也奇怪,牛大江的几个朋友当中,赵雅婷唯一待见的就数老马了。

牛大江在厨房里忙活,赵雅婷就陪老马在客厅里看电视,两条大长腿随意的卷缩在沙发上,包臀裙根本遮不住腿下的风光。

在老马的挑逗下,邱兰馨娇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马的怀里,犹如投进了灶火堆里的干柴,体内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烧。

美人在怀,瞬间侵没了老马的理智。

“兰馨!叔叔不行了!”老马叫了声,抱着邱兰馨就滚倒在沙发上。

面对压在身上的老马,邱兰馨娇羞的别过头去,额前的缕缕发丝被香汗浸湿,贝齿咬着红唇,像一只充满怜惜的小羔羊。

这时,“咚咚咚”的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顿时,两个人慌作一团,手忙脚乱的整理好衣服。

“谁啊!”老马皱起眉头,没好气的大声问道。

“开门啊,是我,牛大江!”门外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老家伙来的可真是时候!”老马心里埋汰着,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门。

门外站着一个和老马年龄相仿的男人,只是长得过于着急了点,人到中年头发就掉光了,这个人便是牛大江,也是老马单位上的老同事,两人同期内退下来,经常在一起休闲娱乐。

见到老马,牛大江嘿嘿一笑,“这么好的天气,窝在家里干啥?走,钓鱼去!”

老马看看墙上的挂钟,有点担忧的说,“这快两点了,还钓得到鱼么?”

牛大江闻言,瞥了瞥屋内的邱兰馨,揶揄的笑道,“怎么钓不到,又不是钓美人鱼!”

老马嗔怒的瞪了牛大江一眼,低声说,“别老不正经!”

这会儿,邱兰馨从沙发上站起来叫了声,“牛叔叔你们聊,我先休息了。”说完就红着脸去了卧室。

牛大江回应了一声,眼神刻意在邱兰馨的身上停留了一会儿,这才又催促老马道,“快点收拾下来,我去车上等你,地方都联系好了。”

牛大江下楼后,老马在家里拿出渔具,临行前准备跟邱兰馨打声招呼,可见她房门紧闭,想想也就算了。

刚才发生的暧昧事,历历在目,老马突然有点脸红。

一下午,两个老男人战绩斐然,不出两小时就钓到十几斤,鳊、白、鲤、鲫样样俱全,见时候不早了,两人便打道回府。

“晚上去我那儿整两口!”现成的活鲜鱼让牛大江犯了酒瘾。

同住一个单位大院,平日里又经常串门,老马自然不会拒绝,回家先把邱兰馨的晚饭安排好后,就跑去隔壁单元楼的牛大江家里。

开门的是一个貌美少妇,三十出头,打扮得花枝招展,风姿绰约,身材前凸后翘,笑起来颇为迷人。

她叫赵雅婷,是牛大江的第二任妻子,三年前,牛大江就离婚了,据说就是因为和赵雅婷跳了一次舞。

老马进屋后,赵雅婷又是端茶又是切水果,说来也奇怪,牛大江的几个朋友当中,赵雅婷唯一待见的就数老马了。

牛大江在厨房里忙活,赵雅婷就陪老马在客厅里看电视,两条大长腿随意的卷缩在沙发上,包臀裙根本遮不住腿下的风光。

在老马的挑逗下,邱兰馨娇喘吁吁,此刻,她坐在老马的怀里,犹如投进了灶火堆里的干柴,体内的渴望豁地熊熊燃烧。

美人在怀,瞬间侵没了老马的理智。

“兰馨!叔叔不行了!”老马叫了声,抱着邱兰馨就滚倒在沙发上。

面对压在身上的老马,邱兰馨娇羞的别过头去,额前的缕缕发丝被香汗浸湿,贝齿咬着红唇,像一只充满怜惜的小羔羊。

柳如烟俏脸通红,心里头像踹了一只兔子一样,砰砰的乱跳,叫她光着身子坐在椅子上,不仅当着相公的面,而且还当着王大柱的面……

柳如烟骨子里就是一个恪守妇道的女人,以前和张举人行夫妻之事时,都从未有过如此羞耻的动作,又哪里知道这房中之事,还有如此刺激的花样啊?

王大柱尚未发话,张举人却是急了,连忙催促柳如烟:“夫人,快些过去坐好!”

柳如烟心头一紧,缓缓从床上走下来,然后按照王大柱所说,慢慢坐到了椅子上,双手无措的遮挡在胸前和下方。

“用手把腿劈开,劈得越开越好!”

柳如烟早已羞得满脸血红,但被相公一再催促从,不得不遵循着王大柱的命令,缓缓地张开腿。

一想到自己最羞人的地方,就这么近距离的在相公和外人面前显露,柳如烟只觉得自己快要昏厥。

为了让自己好受一些,柳如烟死死咬着自己嘴唇,随后紧紧闭上美目,将头偏到一旁,在心中告诉自己,这一切很快就会过去了。

如此撩人的姿势,再加上柳如烟羞愤欲绝的神态,王大柱的腹部猛然蹿起一股火热……

按耐不住心中的冲动,王大柱迫不及待的解开衣裤,走到了长椅上柳如烟的面前,双手扶着长椅的把手,身子微微往前探去,几乎将整个身躯都压在了柳如烟的身上。

“张举人,莫要在一旁傻站着,凑近些,仔细观察我的动作。”

王大柱觉得刺激度还不够,干脆将张举人叫到了自己的身边来,当着举人老爷的面欺负他夫人,这简直是太过瘾了啊!

张举人急忙答应了一声,乖乖来到王大柱的身边,瞪大眼睛细细观察着自己夫人,生怕遗漏任何细节。

柳如烟羞臊的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只觉得被张举人盯着的地方,仿佛像被火烧一样炙热!

王大柱挺着腰,贴在柳如烟的那儿,不一会儿,就听到有水声响起。

王大柱明显感觉到,柳如烟僵直了身子,她死死的闭着眼睛,肌肤的粉红从脸颊一直蔓延到脖子根,抓着椅子的手臂,都用力的青筋暴起。

柳如烟被他勾出了感觉了!

望着柳如烟那曼妙的身段,王大柱强忍住想要更进一步的冲动,抓住了张举人的手,按在了柳如烟的心口。

“你趁着现在动起来,等到夫人喊出来,就可以开始了。”

张举人连连应声说是,便加大了力道,柳如烟的娇躯,不受控制的颤抖了起来,那种酥麻的感觉,让柳如烟几乎快要崩溃了!

她竟然迫切的希望,王大柱可以进来!

那儿被王大柱玩弄着,身上又被自己相公挑逗,羞耻感和渴望夹杂在一起,让柳如烟绝望不已。

“相公……别这样,我快受不了了……”

柳如烟的身躯绵软无力,几乎瘫在了椅子上,说话也断断续续,有气无力的,饶是保守如柳如烟,也恨不得张举人现在就过来,好好爱她!

“可……可以了吗?”

听着夫人从未有过的娇柔低吟,张举人浑身一抖,邪念蓬勃的爆发出来,恨不得即刻将柳如烟办了。

“且慢,本山神再教你几个动作。”

王大柱狠狠吞咽着口水,打横抱起已经快要虚脱的柳如烟,放在了一旁的桌子前,用手将柳如烟的身子按在桌子上,随后用力在她那翘臀上猛地一拍。

“屁股翘起来……”

柳如烟被王大柱弄得生疼,眼圈一红,眼泪便不受控制的滑落下来。

但她却还不得不按照王大柱所说,极力的做好。

平时行夫妻之事的张举人,都好似例行公事一样按部就班的在床上来,哪里见识过这种花样?

再加上柳如烟如此楚楚可怜的娇弱模样,不光是王大柱看了,控制不住,就连张举人看了,也等不及的想要即刻享受美餐!

“张举人,你看好了,什么才是双修之道的正确姿势,我演示给你看。”

王大柱撒起谎来,那叫一个淡然,脸不红心不跳的掀开自己的衣服,开始磨蹭起来。

柳如烟哪里经受过这般挑逗,很快就沦陷了,她脸色又红又白,下意识就开始迎合起来。

等到她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柳如烟心中顿时羞愧难当,甚至有些怀疑,这还是那个恪守妇德的大家闺秀吗!

这画面看的张举人眼睛都直了!

张举人猛地吞咽着唾沫,急不可耐道:“山神,我看会了,你让我尝试一下,看看我学的对不对!”

既然张举人提出了这个要求,王大柱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只好强忍住心中的冲动,松开了掐着柳如烟脖子的手,站到了一旁。

王大柱刚一离开,张举人就迫不及待的欺身而上。

他先是学着王大柱刚才的动作,慢慢的靠近,然后磨蹭起来!

随后他又伸出双手,一只按住柳如烟的脖子,另外一只探到她的身前。

柳如烟几乎快要喘不过气来,刺激感几乎冲昏了她的理智!

“相公……停下来……”

一想到自己即将和相公行房事,柳如烟顿觉无比的羞耻,更何况旁边还有一个王大柱在旁观。

羞愤难当的柳如烟,开始挣扎起来,祈求自己相公能停下:“不……相公,山神还在,不要……”

但张举人的力气很大,即便是柳如烟想要反抗,她只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又如何能反抗的了一个大男人呢,她只能带着哭腔不断求饶。

也许你还喜欢

移民局政策或再生变,工签人士和技术移民申请人应如何应对?

新西兰政府临时修改移民法后,各种实施细则逐步出台,那么接下来移民局还会有哪些举措?工签人士和申请技术移民的朋友们,未来会面临什么情况,如果现在遇到失业或工作有变动,又该咋办呢? 上周四,移民局针对技

做“三好公司” 迎“长寿时代”——泰康人寿年报精读

年报精读 泰康人寿2019年年报已经发布。作为一名优等生,泰康人寿交出一份漂亮答卷。 年报显示,2019年泰康人寿实现: ·主营业务收入1747.96亿元,同比增长近17%; ·净利润达170.15亿

全国近1000万人"卖保险” 100多万执业登记信息不完整

在国内保险行业,代理销售人员扮演了重要角色。即便在今年一季度疫情影响、线下保险销售不畅之下,个人代理渠道原保险保费收入仍占据人身险公司保费收入的近六成。 据银保监会统计,全国险企销售人员接近1000万

互联网消费金融 4 种常见资金合作模式

互联网消费金融,分为联合贷模式、联合贷+担保/保险模式、联合贷模式、助贷模式、助贷+担保/保险模式四种模式。本文给大家一一解释一下~ 互联网消费金融正在成为一个快速膨胀的巨无霸,2019年互联网金

孙文华:农民理应享受退休制度,农民的养老金可以通过集体经济组

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城乡统筹委副秘书长 孙文华博士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郑青春 近日,关于建立农民退休制度的问题引起热议。是否应该建立农民退休制度?如何让农民退休后也能领取到退休金?对此,搜狐智

众安在线2019年年内溢利亏损6.39亿元 亏损收窄 信用险规模收

作者:芋圆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20年4月27日,众安在线(06060.HK)公布的年报显示,2019年实现保费收入146.29亿元,同比增长30%;年内溢利为亏损6.

封进:激励工资较低的人早退休,有能力的人晚退休

复旦大学经济系副系主任 封进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徐小奇 近日,有提案建议,中国应弹性实施延迟退休政策。弹性退休能解决哪方面的问题?具体政策应该如何设计?对此,搜狐财经连线了复旦大学经济系副

午评:两市震荡整理沪指跌0.03% 光刻胶强势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5月25日讯 周一早盘,两市开盘涨跌不一,盘初小幅跳水,悉数翻绿,随后光刻胶、白酒等崛起,带动三大股指反弹,集体翻红;盘中回落,临近午间,指数再度走高,整体上呈震荡整理走势。盘

招聘丨全国AA级保险公司,岗位多、地区广,交银康联人寿保险有限

交银康联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下简称“交银康联人寿”)是经国务院同意、监管部门批准成立的国内首家银行控股的寿险公司,是交通银行控股的中外合资保险机构。 公司介绍 基本情况 公司成立于2010年1月28日,

周延礼:应降低税延型养老保险领取金额的税率

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 周延礼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郑青春 我国老龄化趋势日益明显, 解决老年人口养老问题无疑十分重要。随着我国经济持续发展、收入水平不断提高,人们对养老保障以及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