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闷哼一声释放滚烫浊白_粗大胀硬白浊


毕竟,她只是提醒我,但没有听到凌姐说话,我暗自松了一口气,不敢想太多,认真按摩那里找病因。

经过我的检查,凌姐不断翻腾,呼吸越来越沉重,不时发出娇小的声音。

我看着她红润的嘴唇,使劲地咽了下去,情不自禁地向她倾斜着身体,想吻她。

“嗯。”听到玲姐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重新进了房间,许小倩见我进来当即就白了我一眼,那态度真的让我不想帮忙,但看在玲姐面子上我还是忍了。

“脱了吧!”我直接道。

许小倩俏脸当即抹过一片红晕,看了我一眼道:“你转过身去。”

我觉得好笑,待会还不会都要让我看到,现在转身过去有什么用,不过我也懒得跟她吵转过了身子。

“好了。”许小倩喊了一声,我转头过来看到许小倩那妖娆的娇躯,心中不禁一颤。

她虽然脾气不好,但这身材真的好的没话说,看的我是一阵热血沸腾,特别是她那紧皱着眉头,眯着眼睛那醉人的样子更是显得十分迷人。

好在从业这么多年,这一点定力还是有的,缓缓走向她身边,伸手摸向许小倩,迅速从身上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用火消毒了一下,当要施针的时候,我正色道:“许小倩,我现在要为你做针灸治疗,贯通你胸部所有血脉,这期间你会…会有点疼,但你必须忍住。”

许小倩睁眼看了看我,见我一脸严肃的样子,微微点了点头。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拿起一根针直接扎下许小倩的气户穴,许小倩身躯当即一颤,发出一道娇哼声,身躯不由跟着摆动了一下,那销魂的模样十分诱人。

我缩了缩眉头,尽量沉住气不去乱想,继续扎针。

第三针下去,许小倩就忍受不住了,呼吸越来越急促,不断的发出轻喘,摇着脑袋:“难受……

”我见她要坐起来,慌忙摁住她肩膀。

第四针落向她的乳根穴。

许小倩大喊了一声,整个脑袋往后仰去,瞪大着眼睛。

身子不断的摇动着。

扭头看向我的双眸内也是充满了渴望,我又拿起了银针,正想落针止住她这种难受,不过想到许小倩刚才对我的态度,我忽然涌起一股恶趣味,不帮许小倩控制欲望。

就让她难受着,看她怎么办。

我笑了笑,这一针就不扎了,而是朝着另外一边又扎下四针。

这四针扎下去,许小倩再也控制不住体内的冲动,不断的摇晃着脑袋和身体朝着我喊道:“帮我……”

 文学

看着她动情的模样和那乱动的身姿[看着她动情的模样和那乱动的身姿]我体内的浴火也跟着涌动了起来,心里头也是一阵痒痒的,毕竟我不是啥柳下惠,这么完美的女人就躺在你跟前换谁都受不住。

“帮我,求你帮帮我……”许小倩被浴火驱使之下,完全忘却了害羞,朝着我哀求着。

“帮你可以,但你事后不能怪我呀!”我对许小倩道。

“嗯,嗯……”许小倩如同小鸡啄米的点头着。

身为一名会针灸的催乳师,我太清楚刚才自己施展那八针,会勾起许小倩多大的念头,更了解此时此刻许小倩有多少难受,当然她难受,我也挺难受的,我吞了吞口水,伸下手帮许小倩……

就这会许小倩达到了巅峰。

看着手上,我不由郁闷,这也太快了吧,不过想到刚才自己让她受了那么久的痛苦,也是正常的。

许小倩一下瘫软在了床上。

我想要继续按摩,但此时她全身处于最敏感时候,我必须要帮她催乳。

看了看许小倩那有反应的地方我咬了咬牙让自己不要乱想,伸手朝着她胸部抓去帮她催乳,刚才我已经用针灸解开了她血脉,这一会配合独特的按摩手法,很快就让许小倩的胸部里面肿块化开。

因为比较多,弄的我是满头大汗,特别是此刻许小倩还是光着呢,我得趴着帮她按摩,总是碰上我的身子,弄的我心里一阵急躁,只能加快速度帮忙其催乳。

随着手法加快,许小倩的哼叫声也越来越大。

她娇喘一声,直接抱住了我,跟玲姐一样达到了极具舒服的效果,这种滋味只有女人才懂,许小倩一把直接抱住了我,我贴在了她的身上,闻着她身上的香味。

我忍不住也抱住了她。

许小倩又是一颤。

咯吱……

就这会门突然被打开了,玲姐走进来惊愕的瞪起眼睛;“你……你们……”

我们两人都被吓了一跳。

我慌忙离开许小倩的娇躯,许小倩也是吓的直接坐了起来,慌乱拿衣服穿。

“哼。”玲姐哼了一声跺了跺脚就出去了。

许小倩见到玲姐出去,立马伸手拍了拍我:“都怪你。”

我一下子就有些冒火:“你怪我啥呀,你舒服了,我还难受着呢?”

我挺了挺腰喝道。

许小倩一看俏脸立马浮起一道红晕,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整理了一番,我们一起出去,面对着一脸生气坐在沙发上的玲姐,我们两个就跟做错的小孩子一样。

许小倩想跟玲姐解释,可她又不懂得如何解释,反而是越解释越糟,我哼了一声道:“好啦,这没你的事情,你先走吧!”

许小倩看到我生气的样子,缩了缩脑袋:“哦,那我先走了。”

她一走就留下我跟玲姐一起在客厅里面。

我看着玲姐蜷缩在沙发上,头皮一阵发麻,不知道该如何解释,舔着脸上去推了推她道:“玲姐,咋啦,吃醋了吗?”

玲姐一听立马哼声道:“我吃什么醋呀,我都结婚的人了。”

“那你生气什么呀!”我坐到了玲姐身边道。

“我……”玲姐一时语塞,看了我一眼,干脆耍无赖道:“我就是看到你们那样心里不舒服不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我点了点头,从身后把玲姐搂入怀里道:“我玲姐最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哼。”玲姐狠狠掐了我大腿一把。

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过只要玲姐开心就好,过了一会玲姐没那么生气了,转头对我道:“小六,你怎么那么控制不住自己呀,你说你把…把我闺蜜办了[办了],我跟她老公也熟悉着,你以后让我怎么去见人家呀!”

“我没有办[办]呀!”我贴着玲姐,忽然大胆的挺挺腰,在玲姐耳边轻声:“玲姐,我要是上了的话,还会有这么大反应吗?”

玲姐刚才没注意听见我的话,低头一看俏脸当即浮起一阵红晕,白了我一眼道:“色狼。”

不过并没有推开我,我顺势紧紧的搂住玲姐道:“玲姐,其实我说的都是真的,我真没办[办]她,就是帮她针灸催乳啦。”

玲姐又是瞪了我一眼:“你骗谁呢?玲姐我都是孩子妈了,你还没结婚还想骗我。”

我苦涩笑道:“玲姐,我说的是真的。”

见玲姐不信,我只好把自己治疗的方法说了,还有其中的各种原因解释了一遍。

见玲姐不懂,我皱了皱眉头道:“玲姐,简单点说吧,就上次我帮你,你不是反应也很大吗?而且利用摩擦针灸治疗,打通血脉,会比那更快更舒服,所以许小倩才抱着我,谁知道刚好被你看到啦。”

“真的那么舒服?”玲姐不由瞪起眼睛,一脸不信任的看着我。

“嗯。”我点了点头,接着就看到玲姐一双眼睛充满着渴望的色彩,不由一愣,难道说玲姐还想试一试那种滋味不成。

我正想问玲姐,哇……

睡在里头的孩子哭了,玲姐连忙起来去抱她,我一阵郁闷,这啥时候哭不行,偏这个时候哭。

我去看了看,玲姐正在给孩子喂母乳,也不好意思偷看,跟玲姐打了一声招呼,跟她说先回去店里头。

玲姐点了点头道:“那你晚上过来吃饭。”

“嗯,好。”我点了点头就先走了。

一路闲逛着回去,走到隔壁街就看到一家产后修复中心正在装修着。

在我隔壁街开店。

我缩了缩眉头,这同行本事冤家,看着正在装修,我就走了进去,一进去就看到一个大屁股女人背对着在那边指挥着装修,不用想了,她肯定是老板娘。

“你好。”我礼貌的喊了一声。

她立马转头过来,飘逸的头发甩过,我立马被她的美貌给吸引住了。

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包裹着她那性感的娇躯,长发之下那性感的小脸蛋透着一股妩媚的气息,那低领之下的风景,令人移不开视线。

她看到我的目光,黛眉微微一蹙,显得有几分不悦。

我这才反应过来,尴尬一笑,随口道:“装修呀,我是隔壁街的。”

“哦。”说完,她打量了我一眼,继续去指挥装修压根没理我。

我自讨了个没趣,看了看店里头设备,好像都要比我那边先进,装修也比我那边好,这是要抢我生意的节奏呀!

当然生意各做各的。

要想做好各凭本事,人家不理我,我也没必要在这里套近乎,直接回了自己店里,看着自己店里头要跟她那边对比一下还真够寒酸的,不过自己也不在乎。

我在催乳师行业立足这么久,也不是白混的。

谁高谁低,到时候谁赚的钱比一比不就知道了,我倒是对她那肥臀挺感兴趣的,还有那胸,她能开这店,估计自己也是催乳师吧,能有这么好的胸也是正常。

只是自己就不知道有没有幸摸到了。

下午没啥生意,就几个人来买了一些通乳器的小玩意,我就在那边继续研究自己的针灸术,毕竟中医太过于博大精深了,怎么研究都不会透的,有人跟我抢饭碗了,我必须加强一下针灸治疗手法,这样才会有优势。

只是刚研究到一半,就有人加我微信了。

我以为是生意上门了,加进去之后才发现是许小倩,心凉了一半。

虽然许小倩很美,很漂亮。

但就她那脾气自己不喜欢,自然也不愿意宠着她,但怎么说都是玲姐的闺蜜,我也没晾着她,闲聊了几句,原来许小倩是来谢谢我的,她说她有母乳了。

而且胸要比之前软多了,自己摸的都舒服。

也许你还喜欢

移民局政策或再生变,工签人士和技术移民申请人应如何应对?

新西兰政府临时修改移民法后,各种实施细则逐步出台,那么接下来移民局还会有哪些举措?工签人士和申请技术移民的朋友们,未来会面临什么情况,如果现在遇到失业或工作有变动,又该咋办呢? 上周四,移民局针对技

做“三好公司” 迎“长寿时代”——泰康人寿年报精读

年报精读 泰康人寿2019年年报已经发布。作为一名优等生,泰康人寿交出一份漂亮答卷。 年报显示,2019年泰康人寿实现: ·主营业务收入1747.96亿元,同比增长近17%; ·净利润达170.15亿

全国近1000万人"卖保险” 100多万执业登记信息不完整

在国内保险行业,代理销售人员扮演了重要角色。即便在今年一季度疫情影响、线下保险销售不畅之下,个人代理渠道原保险保费收入仍占据人身险公司保费收入的近六成。 据银保监会统计,全国险企销售人员接近1000万

互联网消费金融 4 种常见资金合作模式

互联网消费金融,分为联合贷模式、联合贷+担保/保险模式、联合贷模式、助贷模式、助贷+担保/保险模式四种模式。本文给大家一一解释一下~ 互联网消费金融正在成为一个快速膨胀的巨无霸,2019年互联网金

孙文华:农民理应享受退休制度,农民的养老金可以通过集体经济组

中国城镇化促进会城乡统筹委副秘书长 孙文华博士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郑青春 近日,关于建立农民退休制度的问题引起热议。是否应该建立农民退休制度?如何让农民退休后也能领取到退休金?对此,搜狐智

众安在线2019年年内溢利亏损6.39亿元 亏损收窄 信用险规模收

作者:芋圆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2020年4月27日,众安在线(06060.HK)公布的年报显示,2019年实现保费收入146.29亿元,同比增长30%;年内溢利为亏损6.

封进:激励工资较低的人早退休,有能力的人晚退休

复旦大学经济系副系主任 封进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徐小奇 近日,有提案建议,中国应弹性实施延迟退休政策。弹性退休能解决哪方面的问题?具体政策应该如何设计?对此,搜狐财经连线了复旦大学经济系副

午评:两市震荡整理沪指跌0.03% 光刻胶强势

经济日报-中国经济网北京5月25日讯 周一早盘,两市开盘涨跌不一,盘初小幅跳水,悉数翻绿,随后光刻胶、白酒等崛起,带动三大股指反弹,集体翻红;盘中回落,临近午间,指数再度走高,整体上呈震荡整理走势。盘

招聘丨全国AA级保险公司,岗位多、地区广,交银康联人寿保险有限

交银康联人寿保险有限公司(下简称“交银康联人寿”)是经国务院同意、监管部门批准成立的国内首家银行控股的寿险公司,是交通银行控股的中外合资保险机构。 公司介绍 基本情况 公司成立于2010年1月28日,

周延礼:应降低税延型养老保险领取金额的税率

全国政协委员、原中国保监会副主席 周延礼 出品 | 搜狐智库 编辑 | 郑青春 我国老龄化趋势日益明显, 解决老年人口养老问题无疑十分重要。随着我国经济持续发展、收入水平不断提高,人们对养老保障以及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