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鼎记》里韦小宝的两个“爱好”,放在康熙年间都能送命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竹映月江

说起金庸先生的封笔之作《鹿鼎记》,就不得不提主人公韦小宝惊险重重地“成长史”。从初入宫遇到的海大富假太后,再加江湖上的天地会郑克塽神龙教,各方关系错综复杂,游走于其中的韦小宝真可谓是每天都在刀尖上跳舞。

所幸韦小宝凭借着天生的机敏,在一众大佬间左右逢源,混得风生水起。然而,若是在真实的康熙时代,像韦小宝这样的行事做派,真的能如《鹿鼎记》中那样吃得开吗?

一、老子我大杀三方,发财了发财了

抛开主角光环来看,韦小宝若到了历史上真实的康熙朝,别说各方势力是否能够摆平,单是小说里他那两个“必胜”的法宝,就绝对能要了韦小宝的命。

《鹿鼎记》说,韦小宝手中有三宝:匕首、软甲和骰子。

诚然,作为全书中第一好赌之人。韦小宝向来是骰子随身带,一日不赌就浑身难受。那一手赌不赢就出老千的“神”赌技,陪着韦小宝在赌桌上一路结交朋友。无论是康亲王府里因赌结缘的杨溢之,还是王屋山下聚众赌博的经典一幕,都给读者留下了难以磨灭的深刻印象。

然而,韦小宝的赌博戏份虽精彩,放在真实的康熙朝,却是个相当忌讳的事。

众所周知,明朝亡国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滥赌。当时明朝许多官员都在家中开设赌场,崇祯年间好些官场“交易”,也都是在赌桌上完成,美其名曰雅贿。

骰子声中,北京城不知不觉地变了天。崇祯皇帝只能一边恨恨念着“群臣皆可杀”,一边黯然上了煤山。

明亡清兴后,清政府吸取明朝的教训,将赌博与乱民、盗贼、娼妓一起列为四大恶习,从入关到康熙雍正年间,一直对此严厉打击。

抓赌风头最紧之时,别说赌博的人分分钟法办,就是制造赌具都是大罪。清王朝规定:凡造卖骰子、纸牌、骨牌等赌具,为首者发配边卫永远充军,为从及贩卖为首者,杖一百流放二千里;贩卖为从者,杖一百并处三年徒刑,甚至就连藏匿赌具的人,也要发配边卫永远充军。

这条法规到了雍正时代,进一步升级成了“凡旗人造卖赌具者,绞监候”。好在乾隆没有老爹那么狠,当家做主后更改为“凡旗人造卖赌具者,为首者发配极边烟瘴之地充军;为从及贩卖为首者,发配边远地区充军;贩卖为从者,发配边卫充军”。

如此严打之下,韦小宝若真敢如《鹿鼎记》中写的那样,在康亲王府大赌特赌,那真是嫌自己的命太长了。

或许有人会说,清朝对旗人赌博管得严,可韦小宝是汉人啊,他赌博应该没事吧?毕竟在陈小春版的《鹿鼎记》中,误以为韦小宝“英勇殉职”的索额图,还当着康熙的面,给韦小宝烧了个大骰子呢。

读者们的想象很美好,可惜现实很骨感。清王朝对高官赌博的严打程度,比起平民来更上一层楼。

《大清刑律》规定,官员赌博财物者,照常人加一等治罪。具体执行时,历代帝王会在法理的基础上,略微进行些个性化调整。比如雍正就曾下旨规定“无论赌钱赌饮食之物,满汉官员犯者俱革职,永不叙用,仍杖一百枷号两月,不准折赎”。

这样又打板子又丢工作的惩罚足以证明雍正禁赌的决心,而这股严打赌博之风哪怕到了以“宽仁”标榜的乾隆朝,仍旧要求“凡现任职官,有犯赌博者,加重发往乌鲁木齐等边远地区效力赎罪,并须先简赌博本例枷号两月,然后再行发往”。

可见,作为康熙朝高官的韦小宝,若真如《鹿鼎记》中那样骰子不离手,光凭一个“赌”字,就能要了他的命,还能顺带把多隆、索额图等一众好牌友一并送上不归路。

二、大家好兄弟,讲义气

由此看来,赌博对韦小宝的杀伤力实在不小,但若是和韦小宝另一个“爱好”比起来,赌博就不过尔尔了。谁让韦小宝别的什么都不喜欢,偏偏就喜欢和人拜把子呢。

纵观《鹿鼎记》全书,韦小宝简直是从头拜到尾。无论是吴应熊的保镖,还是天地会群雄,亦或是桑结喇嘛、蒙古王子、御前侍卫、朝中重臣,韦小宝真是逮着谁就跟谁结拜,真正做到了“四海之内皆兄弟”。

一时间,“大家好兄弟,讲义气”成了韦小宝的口头禅。兄弟情谊加持下,韦小宝左手拖着赵良栋在王屋山大显身手,右手拉着天地会群雄策马驰骋纵横江湖,日子过得好不惬意。

然而,如此舒坦的日子,在真实的康熙年间却实在难寻。只因明清时期的结拜,并非像电视剧里演绎得那么简单,韦小宝的义气可不能说讲就讲,把子更不是想拜就拜。

据史料记载,明清时若要结拜,并非简单的歃血为盟口头允诺,而是需要互换“兰谱”。兰谱上还需要分别写上各自姓名、生辰八字,籍贯住址,以及曾祖、祖父、父母、兄弟、妻子等等家人信息,然后互相交换作为凭证。

随着时间的推演,民间“换帖”渐渐衍生出基于共同政治诉求的兄弟情,其中最典型的便是韦小宝当香主的反清组织天地会。

如此一来,民间结拜就上了清王朝的黑名单。为了巩固国本,清王朝专门在《大清会律》里加了一条:凡异姓人歃血为盟,焚表结拜弟兄,不分人数多寡,照谋反未行律,为首者,拟绞监候。

若是以今天的眼光来看,清政府不分青红皂白见歃血为盟就算谋反的举动恐怕有些太偏激,可放在百年之前,清政府只觉得这样做还不够。

于是,《大清会律》里很快又多了一条:哪怕没有歃血为盟焚表结拜弟兄,只是随便磕了个头认兄弟。为首者仍要打一百大杖,其他从犯各减一等问罪。

连民间结拜个兄弟啥事不干,也能算成谋反的时代,试想韦小宝以爵爷之尊,若真拉着赵良栋、张勇、孙思克、王进宝四位手握重兵的悍将拜把子,最后铁定是哥几个手拉手一起走,刑场上一个都不能少的“团圆”大结局啊。

从这个方面来看,《鹿鼎记》中韦小宝没被康熙一锅端,还能带着七个老婆逍遥江湖,也算是祖宗保佑了。

不过,虽然韦小宝的两大“爱好”放在康熙年间死一万次都不够,但若是到了晚清时代,这点小瑕疵就根本不叫事了。

时光的脉搏跳动到1848年,当时朝臣段光清奉命前去禁赌,时任浙抚的吴文熔便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我以前也试图禁赌,可那些赌徒如肥田恶草,我拼尽全力除之,却始终无法除尽”。

一番肺腑之言,让段光清深表赞同。这或许从某个侧面说明,晚清时期赌博成风,官方无力根除赌博这个毒瘤,偶尔有几个官员用心禁赌,也不过是尽心除去些许“恶草”罢了。

赌博屡禁不止的同时,官府对拜把子的控制力也在减弱。咸丰年间,户部钱法堂主事书年和炉头等人公然举办宴会“换帖”,过后竟然啥事没有,结果几个把兄弟愈发大胆,干脆携手捞钱,致使钞务钱法弊窦丛生。

吏治崩坏给了某些官员权力寻租的空间。咸丰四年,河南候补道员张维翰突发奇想,跑去和逃犯刘老长换帖结拜,妄图互相照应,保卫身家,光天化日下弄出“官匪一家”的闹剧。

当地居民自然吓得迁徙一空,而曾经辉煌的大清,也在吏治败坏引发的一件件小事里,慢慢陷入了落后挨打的泥淖中。

倘若韦小宝晚生几年,想来就算是把他的两个爱好玩出花来,照样能吃香喝辣活得潇潇洒洒,可这大清,真没几年活头了。

参考资料:沐椽《清朝官员的“结拜”之风》、杨明《清朝禁赌刍议》

也许你还喜欢

浙江临海:对进口冷链食品相关单位实行名单制管理

浙江省临海市发布关于对进口冷链食品相关单位实行名单制管理的通告。临海发布供图中新网台州12月3日电(记者 范宇斌)为有效防范秋冬季新冠病毒通过进口冷链食品进行传播的风险,浙江省台州市临海市新冠肺炎

广西崇左警方破获一起特大毒品案 缴获毒品海洛因3.5千克

中新网南宁12月3日电 (林洁琪)广西崇左市警方3日通报,崇左市公安局江州分局近日破获一起公安部督办的特大毒品案件,抓获涉嫌运输、贩卖毒品的犯罪嫌疑人9名,缴获毒品海洛因10块共重约3.5千克,毒资

甘肃提拔重用扶贫一线干部1822名:晋升看业绩和口碑

近年来,甘肃省白银市景泰县喜泉镇大水?村通过加强乡村旅游基础设施,打造农家乐餐馆、民俗客栈、手工香醋作坊等改造提升项目,使昔日30%以上的村民靠“吃低保”过活的小村庄,实现整村脱贫。(资料图) 刘

直面后疫情时代应届毕业生:主动求“变”,转“危”为机

中新网重庆12月3日电 (彭国威 吴冰 朱倪萱) 后疫情时代,当下应届毕业生会遇到怎样的挑战?毕业生们的状态如何?近日,中新网记者走进重庆校园,直面这群即将奔赴四方的天之骄子。图为何跃在工作中。 受

湖南耒阳煤矿透水事故全面进入井下搜救阶段(图)

新华社长沙12月3日电(记者刘芳洲、白田田)11月29日,湖南省耒阳市源江山煤矿发生透水事故,13人被困失联。12月3日,经过4天抽排水作业,源江山煤矿井下巷道拱顶露出水面,救援队员进入井下开展搜救

东部和南部海域有大风 新疆、贵州等地有小雪或雨夹雪

中新网12月4日电 据中央气象台网站消息,受冷空气影响,4日白天至夜间,台湾海峡、台湾以东洋面、巴士海峡、南海东北部海域、南海中东部和西南部海域将有8级、阵风9级的东北风,其中台湾海峡部分海域风力可

扶贫·扶智:甘肃临夏州脱贫攻坚的“嘉庚元素”

中新网厦门12月4日电 (记者 杨伏山)日前,跟随厦门市“聚焦东西部扶贫协作”采访团深入甘肃临夏州一路采访,位于临夏州和政县内一条以“嘉庚路”命名的道路,作为临夏州首条以东部元素命名的道路,显得格外

张文宏在云南启动“蓝农公益基金” “首战”瞄准耐药结核病

中新网昆明12月4日电 (杜潇潇)由中国农工民主党主办、中国国家卫健委主管的中国初级卫生保健基金会3日在昆明宣布,其名下“蓝农公益基金”正式成立,该基金首个项目即瞄准云南地区的耐药结核病的消除帮扶工

广州天河区一路段突发地陷 司机已脱困

中新网广州12月4日电(王坚)4日7时左右,广州市天河区棠德西路突发地陷,一辆泥头车陷在坑里,周围交通受阻。目前,该车司机已脱困,警方已在事发现场周围设置警戒线处置。事发现场 齐露露 摄市民苏先生住

杨锺健:用一生讲述不可思议的远古生物

中新网银川12月4日电 (李佩珊 李泽阳)“有人说我的祖父是‘中国恐龙之父’,他是中国古脊椎动物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12月2日至4日,科学家精神报告团“传承2020”宁夏行首场活动举行,中国科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