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鹰”为啥陨落--核战争鼓吹者沉浮录。

对如此好战的铁杆鹰派,狂热的“核信徒”,胆敢瞒着上司擅自改变既定的战略任务的战场指挥官,很多人弄不明白:连被奉为“美国英雄”的麦克阿瑟上将都免不了被解职的命运,为啥从罗斯福、杜鲁门、艾森豪威尔、肯尼迪没人会把他一炒了之?为啥到了约翰逊时代“铁鹰”陨落了?

对这个问题,具体到每一位总统,笔者将给出不同解释。

“铁鹰”出世

柯蒂斯·勒梅到欧洲担任轰炸机部队上校指挥官时,意识到轰炸机采取规避行动,减少目标命中,需要重复任务,造成高损失,因此,他命令他的飞行员不要采取任何规避行动。由于护航战斗数量偏少,尽管飞行员们提出了抗议。但是面对勒梅的“如果畏战将受到军法处置”的警告,很快,看是有违轰炸机行动规则的‘勒梅战术’取得了成功。“不采取回避行动”成为整个第八空军的规则。勒梅因此被誉为‘’铁鹰”。

擅自行动

1944,勒梅被调到到美国空军在太平洋马里亚纳群岛的XXI轰炸机司令部。莱梅的前任刚被解除指挥权,因为,美国空军参谋长看不到他在对日本的战略轰炸有任何战果。勒梅到任后莱梅决定放弃美国军方先前的所有常规轰炸战略,开始尝试一种完全不同的战略——燃烧弹轰炸。

然而,作为前线指挥官,勒梅没有将战略的转变向顶头上司美国空军总参谋长亨利·阿诺德(henry·arnold)中将报告。他也无视他的飞行员们的抗议,飞行员们觉得他们简直是被派去执行自杀攻击。他发出威胁:贪生怕死者将被送上军事法庭。

1945年3月9日,勒梅的334架B-29轰炸机第一次对东京进行了大规模燃烧弹空袭。空袭造成的大火燃烧了四天,温度最高达982摄氏度。造成83793人死亡,40918人受伤,26171座建筑物化为废墟。东京一个41平方公里的城区被夷为平地。

此时的勒梅是罗斯福总统的太平洋空军司令部司令。

在杜鲁门接任总统后,到1945年8月初,勒梅的燃烧弹战略已经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战果,军方高层已经接受了勒梅的战略设计。这时的美国飞行员认为,马里亚纳-东京的航线简直是观光旅程。因为,日本战斗机不是被勒梅的护航战斗机击落就是被轰炸机投的燃烧弹烧毁了。

勒梅的常规燃烧弹轰炸战略,让杜鲁门和军方高层不得不从道德层面考虑是否应该放弃“小男孩和胖子”(轰炸广岛和长崎的原子弹)。

然而,杜鲁门并没有将在战争中擅自改变战略计划的勒梅将军解职。相反,二战结束后,莱梅被任命为负责研发的空军副总参谋长,

冷战战士

1947年勒梅接任美国驻欧洲空军司令。在苏联封锁 柏林期间,他指挥了柏林空运行动,空运期间,他向全世界宣布,苏联是一个重要威胁,核战争是可能的。他是第一个鼓吹要让美国占领战略核力量制高点,强大到让苏联不敢向美国开战的美军鹰派人物。

在朝鲜战争中,特别是在1950年,柯蒂斯·勒梅的轰炸机不仅摧毁了朝鲜的工业设施还摧毁了其农业水利设施,限制了朝鲜的战争潜力。然而,他并没有违背总统战略计划把炸弹投到鸭绿建对岸。

老兵回家

而作为作为战区总司令的麦克阿瑟就非常不同了。在对这场战争的研究中,笔者初步掌握到了,麦克阿瑟在朝鲜战争战争初期不仅操纵了韩国的李承晚并把金某人诱进了他布下的口袋,以展示他的两栖战威力,甚至推动了美国总统介入战争并将战争持续扩大。事实上,在麦克阿瑟策划“仁川登陆”计划时,出于对麦克阿瑟的疑虑,国务卿艾奇逊曾建议杜鲁门解除麦克阿瑟的指挥权。出于出师未捷先换帅会动摇军心的顾忌,尤其是将一个二战英雄撤掉。还有一个原因,杜鲁门告诉杜勒斯,麦克阿瑟对美国政治卷入的太深,(尽管他十几年不回美国)。杜鲁门答应艾奇逊在适当的时机他们俩将联手采取行动。当麦克阿瑟不顾与在太平洋维克岛与总统商定的朝鲜战争战略政策,执意要与鸭绿江对岸的人口大国全面开战并建议对其实施核打击时,杜鲁门终于抛开了所有顾忌解除了麦克阿瑟的指挥权也断送了自己连任的希望。

铁杆信徒

作为欧洲盟军总司令的艾森豪威尔上将,曾经将“血胆将军”乔治·巴顿上将调任,因为巴顿拒绝对执行在盟军占领区进行清算纳粹意识形态的行动计划。

他当选总统后,上任伊始就提出了新的国家安全概念(Basic National Security Policy -BNSP):美国军队将依赖核武器作为威慑力量,并将空军作为美国战略优势重点发展。在这种理念下,以指挥风格雷厉风行、大胆泼辣、不守规则和冷酷无情著称的勒梅被调任美国战略空军司令部(SAC)。勒梅上任后立即重组了SAC,并把最优秀的飞行员调到核打击部队。勒梅为自己定义的使命是:为美国打赢核战争做好准备。他还告诉部下“我们现在处于战争状态”。在他的整顿下SAC很快成为一级战备单位,随时准备发动核打击。

虽然政治家和外交官谨慎地表现出对苏联威胁的担忧,但勒梅却直言不讳公开挑衅,很少自我约束。作为SAC指挥官,他经常声明需要先发制人核打击。他经常提到“星期天的重拳”——全面的核大战——在苏联人知道战争已经开始之前摧毁他们。他认为美国太过逃避冲突,削弱了它的大国地位和全球声誉。

艾森豪威尔是原子弹问世以来最坚定的核战争倡导者,也是对任总统建议採取核打击行动的前总统(在肯尼迪和约翰逊任期中)。作为“伯乐”他相中了“千里马”勒梅。

艾森豪威尔的“国家安全”概念中,关于核战争规定了一个原则:在华盛顿面临或遭受核轰炸时,美国战略部队指挥官可以不经总统授权就可发动大规模核反击。有一个赤胆铁鹰捍卫美国让艾森豪威尔放心。

毁灭古巴

在古巴导弹危机期间,担任肯尼迪总统的空军副总参谋长的勒梅建议派遣海军封锁这个岛国,必要时,他的SAC轰炸机将“炸沉它”。如果苏联人试图反击,他相信SAC有能力保护美国。当苏联核导弹从古巴撤离回国,携带核弹头SAC轰炸机着陆后,勒梅称危机的和平解决是“我们历史上最大的失败”。其实勒梅的核力量的示威正是促使危机和平化解的根本原因。尽管他挑战总统的危机解决方案,然而,他一直是肯尼迪的空军副总参谋长。

在面对苏联严重威胁时,果断採取针锋相对的战争手段的肯尼迪知道:一旦美国决定进入核战争,勒梅的指挥风格和战功会起到鼓舞士气的作用,在剑拔弩张的冷战时代,身边有一个强悍好战著称的将军已让他更加增添底气。然而,他和他的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也不惜与军方对抗而采取措施以保证“核按钮”控制在自己手中。

“铁鹰”陨落

在越南战争升级后,尤其是美军地面部队面对北越发动的泰特攻势(春季攻势)的人还战术遭受了重大伤亡后,美军中的鹰派,从参谋长联席会议(JCS)到战地指挥官极力主张用战术核武器(TNW-tactical nuclear weapons )打击北越地面部队,甚至动用战略核武器摧毁北越背后的大国的起步阶段的核武库。

约翰逊是第一个派遣美国地面部队到越南的总统,然而,他又是坚决反对使用核武器的顽固派。影响他的因素可能有三个:一,政治责任。考虑到美国已经不是核垄断国,他不愿意承成为引发核大战的总统;二,道德责任。在广岛轰炸20年后,美国再次对亚洲国家进行核轰炸可能涉及种族主义;三,美国民意。即使面对越来越的美军伤亡,当时的民意调查表明,65%的美国公众反对在越南使用核武器。

另外,有管理学者背景的国防部长麦克纳马拉的坚定支持增强了约翰逊的行政能力。

在核选择问题上,文官政府与军方的发生对峙,在美国这样的国家,军方毫无胜算把握。主张核战争的铁杆鹰派中,美军战地指挥官斯威特·莫兰将军被调回JCS任陆军总参谋长。

身为空军副总参谋长的柯蒂斯·勒梅因反对约翰逊总统的反核政策和公开释放对麦克纳马拉国防部长的敌意,不得不在59岁时选择接受退役的决定。

经历了二战、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和两次面临超级大国交战风险的危机(柏林危机墙和古巴导弹危机)的美国军界“铁鹰”终于陨落了。

钓翁结语

杜鲁门是下令投下核弹的总统而勒梅是指挥投弹的将军;艾森豪威尔是首次提出了先发制人打击和大规模报复理论的总统,而掌管美国战略核力量的勒梅是该理论的铁杆核信徒与执行者;在肯尼迪的核选择关键时刻,勒梅指挥的核示威帮助总统达到了‘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最终目的。因此,在时刻准备进行核交锋的王者身后站着一个核信徒樊哙总是令人放心的。

然而,当易位后的王者是一个坚定的反核武器者,核信徒还是回家玩核大战游戏吧。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合作请发信至28747062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