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历史之人鱼传说的真相

嗨,我是踢踢。

没有走错片场,这里依旧是剧场摩天轮的安利部,这次我们继续野田秀树作品巡礼——

《逆鳞》

导演:野田秀树

编剧:野田秀树

首演年份:2016年

首演地点:东京艺术剧场

字幕@瑛太吧

《逆鳞》是MODA MAP第二十个公演剧目,2016年在东京艺术剧场上演。

“逆鳞”一词出自《韩非子》,指的是龙下颌一小块逆着长的鳞片,无论是谁触及这块鳞片,龙都会震怒。在日语当中,“逆鳞”(GEKIRIN)被引伸为“上级/长辈的愤怒”,“触碰逆鳞”意思就是惹怒上级/长辈。

仅仅是碰一下后果就会非常严重了,但野田在《逆鳞》里甚至写出了“吃掉逆鳞”,而发出这个动作的,是传说中美丽的人鱼。

▲ 松隆子,主演过《悠长假期》《Hero》《四重奏》等,第33届日本电影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奖得主,是大腕。

海洋馆里正在策划人鱼抓捕行动,准备把海豚秀改成人鱼秀。在迷恋“人鱼学”女儿的建议下,水族馆派出7位潜水员下水抓人鱼。

《逆鳞》可以分为两幕,第一幕都在讲上面的事,看似简单,但其实不怎么好懂。野田的作品,台词多,演员语速快,加上他的文字游戏,信息量很大。

而且,《逆鳞》的第一幕没有清楚交代这个故事的时代。虽然戏一开场,绿色头发的人鱼独白:“我在潜水艇的窗外,看到了那景象”。

这个开场很直接告诉大家,这是一个非现实的故事。但《逆鳞》的文本设定和服化道之间都透着一种不协调的怪异。

水族馆有着一个巨大的可以联通海洋的水箱,这样水箱听起来技术含量很高,但下水抓人鱼的潜水员的安全措施只是脖子上套着的绳子,另一头让人拉着。

馆长女儿(井上真央饰)一副来自未来的都市丽人的打扮,但邮差(瑛太饰)送的却是电报。

▲瑛太(右),我印象深刻的是日剧《交响情人梦》,后来的《最完美离婚》也是他的佳作。

舞台是灰色调,还有一个坡面,整个舞台看起来又宽又高,而且一尘不染,和演员的服装是另一种风格。

▲ 演员可从坡面滑下来

这种怪异,让《逆鳞》像一个诡异的谜。

里面的角色就更怪了,保安(阿部隆史饰)能读心,听见别人心里的话。

邮差可以看见海面上不存在的船。

水族馆馆长要把海豚秀换成人鱼秀,原因是海豚秀不刺激,换成人类捕人鱼,能够让人看到“杀生”的可怕之处,才能让人们思考生死,这里又带点反乌托邦的味道。

至于《逆鳞》的故事情节就更加晕乎。

水族馆的管理层劝服海豚秀工作人员和保安成为潜水员去抓人鱼的时候,之前被阴差阳错关起来的邮差被发现,他的呼救声召唤来了人鱼,然后人鱼把他走了,带回去当祭品。

被带进深海的邮差发现真正的人鱼,和印象中一头红发,活泼自在的小美人鱼不同。他们有着绿色的头发,以死人为食,生活在阴暗的海底里,孩子还会比父母先死。

人鱼对人类充满恨意,人类出于私欲制造了他们,却弃他们不顾,还把他们扔进安徒生童话里被“随意摆弄”。

这时邮差突然被从水中捞起来,来到水族馆人鱼公开招募的现场。

▲ “腐烂尸体”和“弗兰肯斯坦”“Francine”读音相似,野田的文字游戏火力全开

水族馆为了筹备人鱼秀,不断打捞的同时,公开招聘人鱼,而带邮差去到海底的绿发人鱼也出现了,然而她却不认识邮差。

▲ 此梗出自中岛美雪的歌曲《恨》(うらみます)

与此同时,水族馆打捞出了一条无头的大鱼,人鱼学专业的馆长女儿一眼辨认出这是一条“活化石”,这种鱼的属性就是,孩子会比父母先死去。

察觉到了吗!这熟悉的前世今生的味道。这个故事其实是跳脱在不同的时空里。两个时空不断交错,快速切换的故事情节,产生一种“闪现”效果,所以看起来很晕。

那么另一个时空是啥,为啥邮差可以召唤人鱼?

在另一个时空是二战,美国投下原子弹后,日军潜水舰队打算偷袭装载武器的战舰。

他们使用的武器就是人鱼。这人鱼是人类造出来的奇怪物种,把鱼头砍下,把人接上去。野田没有明说这是多么令人发指的行为,戏里好几次出现了造人鱼的图纸,细思极恐。

人鱼载鱼雷,这种人类鱼雷,简称“人鱼”。不仅如此,鱼雷上还搭人,潜水舰队发动的,是自杀式袭击。

野田这个文字游戏,真是好大一盘棋,佩服。带着观众从第一幕的时空来到第二幕的时空,则是被打捞起来那条人鱼的逆鳞,上面写着:“人鱼吃掉逆鳞”。

▲ 这个视觉效果真的很好看,圆形的鱼鳞和打字机的圆形按键相似,这一幕两人正在破解电报。

这是一句电报暗号,是人类鱼雷行动的代码。第一幕中,外号“鹈鹕”的水族馆潜水员,在第二幕是代号鹈鹕的潜水舰士兵。

鹈鹕拥有绝佳的视力,发现水里的猎物可以迅速冲进水面捕食,鹈鹕=入水捕人鱼的潜水员=绝佳视力的士兵。

和童话故事一样,人鱼爱上了眼前这个年轻的士兵。战争中的爱情大多是悲惨的,人鱼和士兵都知道自己不太可能活下来。

▲ 人鱼亮晶晶的大眼睛里闪着光,士兵眼里是恐惧,不愧是松隆子和瑛太。

人鱼此时发现敌舰上什么都没有,根本不需要进行自杀式袭击,让士兵白送性命。

仿佛在绝望中一下子看到了希望,人鱼知道自己是怪物,生来就是奔着死亡去。但眼前的士兵,她希望他能活下来,人鱼立刻把这个发现报告给队长。

队长,也就是另一个时空的保安,后来成为了水族馆潜水队队长,把情况上报,但却没有收到回复。眼看敌舰越来越近,再不出击等于白白放走了敌人。可是按照原计划,他们要执行的是自杀式袭击。

是服从军令,让士兵白白送死;还是违反,保住部下的性命。这里不单单是违反军令的问题,而是反抗当时日军奉行的军国主义中的“君为臣纲”。

队长选择了继续让士兵乘上鱼雷出击。

第一条人鱼出发后,迟迟没有传来爆炸声,这意味着攻击失效。这颗载人鱼雷也没有设置逃生装置,上面的士兵会因为缺氧,憋死在武器里。

所有人都明白出击就是白送命,士气达到了冰点,于是队长选择了自欺欺人。

能看见看不见的船,听见听不见的声音的邮差,就是这个“耳聪目明”的士兵。

队长突然“听到”了士兵的心声:我们都甘心赴死。

于是继续下令让士兵出击。

一条条“人鱼”出发,“抗争”“竞争”“祈愿”“起誓”相继入水...一套套的战争宣传说辞落入水中,“怀疑”和“违背”也落水,最后是“下葬”和“彷徨”。

这些士兵没有姓名,只是一个代号,是一个宣传词汇,甚至心中的想法都要需要上级代言。再怎么伟大的战争都是绞肉机,是像冰冷的深渊,没有战争是正当,本质都是对人的残害。

野田秀树把自己的文字游戏具象化,这信息从全方位喷涌进来,太有冲击力了。

最后一名士兵也出击,只剩下队长一人,直到听到天皇的投降广播,他才敢大声地讲出了真心话。

可是,谁都不在了。

银色的圆片落下来,像鳞片,像被炸碎的人体碎片,像纷纷落下的樱花,尘埃落定之感出来了。

日语和中文中都有一个微妙的表达,叫“上面”。

在另一个时空里,馆长手里牵着潜水员的救生绳,另一端套在了潜水员的脖子上,就是一个上吊自杀的造型,而他们都甘心把绳索交给这位“上面的人”。

怂恿馆长捕人鱼的是他的女儿,但潜水员只知道“上面”的管理层是馆长。这个模糊的“上面”,说不清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却让“下面的人”付出了切切实实的代价,士兵失去了性命,比父母更早地离开人世。

记忆就像沙滩上的字,浪一来什么都没了。邮差从海底送来同伴战死的信息,母亲也忘记了自己的儿子的名字。个人的记忆会消失,但集体可以保留这份记忆。

正如第一幕里,邮差和保安的台词,“没有一个人的海滩”(誰もいない)应该是“没有人一个人看见的海滩”(誰も見えない)。

常说“不要遗忘”,关于战争究竟“不要遗忘”些什么呢?不要遗忘战争是血肉和绝望,而非“不要遗忘”那些不能永恒的失败和胜利。

空无一人的海滩,平静得像从没发生过任何事情的海面下,回荡着人鱼的嘶鸣,住着永远年轻的士兵。

参考文章:

1.海底に眠る過酷な歴史を海面に浮上させる/野田地図(NODA・MAP)「逆鱗」観劇レビュー, 藤原央登

2.野田秀樹の戦争鎮魂歌, 作者不详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合作请发信至28747062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