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件差点葬身熔炉的文物,最早出现“中国”二字!

在宝鸡市青铜器博物院内,有一件与“后母戊大方鼎”齐名的青铜尊,铜尊的内壁底部有122个铭文,记录了周王室的一位重臣,放言要“居住在天下的中央”的故事。

铭文中,“中国”二字首次现身器物之上,这是华夏子孙引以为豪的祖国名称,在泱泱五千年历史长河中的首次亮相。

何尊正面,西周早期,通高38.5cm,口径29cm,重14.6kg,宝鸡青铜器博物院收藏。(图片由宝鸡青铜器博物院提供)

但就是这样一件如此珍贵的国宝,却曾经流落到废品收购站。若不是宝鸡市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用30元钱买下了它,说不定就会被当成废铜烂铁融化掉。

1963年6月的一天,宝鸡县贾村镇贾村村民陈堆因老屋住不下,租了隔壁陈乖善的两间房子住。当年8月的一个雨后的上午,陈堆在后院发现下雨坍塌后的土崖上好像有亮光,好奇的他,便和妻子张桂芳用手和小镢头刨,结果在坍塌的土崖上刨出了一个怪模怪样的青铜器,夫妻俩不懂文物鉴定,便暂时将其放在阁楼上装粮食。

第二年,陈堆夫妇因故要去外地,临走时将青铜器交给哥哥陈湖保管。1965年,因生活困难,陈湖将弟弟寄放的青铜器以30元的价格卖到了废品收购站。废品收购站的师傅也不懂文物,便将这个铁疙瘩与其它废铜烂铁存放在一起,准备送冶炼厂。于是,这个没被认出来的“国宝”险些要和废铜烂铁一起回炉熔化。

何尊上的“饕餮纹”

一个月之后,即1965年9月,一位叫佟太放的文物工作者发现了这件青铜器。他虽然工作经验较少,说不出所以然,但可以肯定这是一件青铜器,便叫来了宝鸡市博物馆保管部主任王永光。王永光工作多年,见多识广,立即认识到这就是商周时期的青铜器。他向上级汇报之后,拿出30元钱,从废品店买回了这件国宝。经考古人员初步鉴定,认定这是一尊西周早期时的青铜酒器,其上的浮雕被称作“饕餮纹”。

时光荏苒,到了1975年,为纪念中日建交,国家文物局要在日本举办中国出土文物精品展,时任上海博物馆馆长、著名青铜器专家马承源先生赴京组织筹备。经审核后,马承源很快从全国各地调集了100件一级文物,其中就有宝鸡出土的这件饕餮纹铜尊。

马承源(1928~2004)

马承源过去只听说但没有见过这件铜尊,见到实物后,反复看了好几遍,心中一直纳闷,这么大的器物为什么没有铭文?随即他用手在铜尊内壁、底部反复摩挲,忽然感觉底部某个地方似乎刻有文字。他大为振奋,随即让人送去除锈。经过清除泥土和锈迹,果然在铜尊底部发现了长篇铭文。马承源高兴至极,马上做了拓片,经研究,隶定出的铭文有122字:

何尊内壁底部铭文

唯王初壅,宅于成周。复禀王礼福,自天。在四月丙戌,王诰宗小子于京室,曰:“昔在尔考公氏,克逨文王,肆文王受兹命。唯武王既克大邑商,则廷告于天,曰:余其宅兹中国,自兹乂民。呜呼!尔有虽小子无识,视于公氏,有勋于天,彻命。敬享哉!”唯王恭德裕天,训我不敏。王咸诰。何赐贝卅朋,用作庾公宝尊彝。唯王五祀。

何尊铭文拓片,“宅兹中国”见左起第6行上4字

铭文比较艰涩,但专家翻译过来之后,令人震惊。它记录了周王室的一位重臣,放言要“居住在天下的中央”的故事:

周成王五年四月,一位叫“何”的周王室重臣,在刚建成的洛邑(周朝金文称“成周”、“王城”)受到新居那里的王的训诰和赏赐。“何”用得到的赏赐,铸成这件铜尊,记载这一重大殊荣。其中有一句“余其宅兹中国”,意思是“我要居住在天下的中央”,这是“中国”二字作为词组首次在器物上出现。

铭文中的“中国”二字

那时,铭文“中”,是一面飘扬的旗帜,高高升起。让人不禁想起今天飘扬在各个重大场合的五星红旗。那时,铭文“国”,是一个持戈的士兵,昂首屹立。就像今天的共和国士兵在默默守护着和平。那时的中国,是一个小小的地名。今天的中国,是十几亿中华儿女共同的家!

“中 ” “国”二字

事后,马承源将其命名为“何尊”。也因为这一重大发现,国家文物局取消了何尊赴日本展出的安排。1998年,宝鸡市青铜器博物馆建成开馆,马承源应邀而来。在新落成的宝鸡青铜器博物馆参观时,听讲解员介绍“何尊是镇馆之宝”时,他当即指出:“它应是镇国之宝,不仅仅是你们的镇馆之宝。”

何尊,现藏宝鸡青铜器博物院

为了确保文物的安全,2002年1月,国家文物局印发了《首批禁止出国(境)展览文物目录》,规定全国有64件国宝此后永久不准出国展出,“何尊”便是其中之一。

时至今日,“何尊”仍保存在宝鸡市青铜器博物院内,供游人观赏。2005年1月7日,72岁的张桂芳老人带着儿女来到宝鸡市青铜器博物馆,在长达42年后,再一次见到了当年被她发现的国宝“何尊”。

图文整理自网络,侵权立删。

本站选取的不少文章素材均来源于互联网,所载内容仅供参考!如有文章无意中侵犯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予以更正。相关合作请发信至2874706225@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