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德战场上最危险的兵种,德军发现马上拼命追捕

1941年希特勒突然放弃攻打英国,调转枪口朝着苏联进发,这让外界所有人都始料未及,仿佛已经做好准备般。苏联方面没反应过来就挨打了,德军以最快的速度攻破防线,取得全面性的胜利,苏军被迫莫斯科防线。莫斯科保卫战前期,苏军的胜算也非常低,反观德军的士气处于巅峰期,胜负似乎已经呼之欲出了。

结果斯大林格勒战役爆发,出现意想不到的转折,残酷的巷战把德军给打懵了,德军大量的伤亡使得军心出现动摇。苏联方面看着局势发生变化,源源不断的输送兵力,依靠人数的压制建立优势,最后处于劣势的苏军,成功逆转迎来最振奋人心巨大胜利,士兵们也是狠狠出了一口恶气。

双方交战期间,有个兵种相当的危险,德军专门针对他们进行打击,每次发现不惜付出生命的代价逮捕,抓到直接就枪毙。这个兵种就是“政委”,苏军的政委真不是闹着玩的,他们是军队冲锋作战的组织者,简单通过语言就能够激起士兵们的情绪,利用愤怒的力量,冲击德军的防线。

几乎每一支部队的政委都具备这样的能力,德军面对士气高昂且带着不怕死姿态冲锋的苏联士兵,有时候也无能为力,会莫名的感到恐惧,从而丢失掉阵地。德军高层经过观察,也知道苏军作战的核心在哪,为此下达命令,遇到苏军政委一律格杀勿论,使得该兵种的危险性比机枪手或者指挥官还要高。

如此针对的举措,使得苏联军队的政委数量不断缩减,但苏联方面也针对性的培养大量优秀的政委,并输送到战场上。那个时候斯大林号召百姓,为自己的祖国以及家园而战,年轻人踊跃参军,不管是男性还是女性都有,后备兵力达到3000多万,根本就不缺人使用,故而他们打仗也十分奢侈。

朱可夫战法中,不管是胜利还是失败,牺牲的人数都要比德军多,几乎就是用人数堆积出来的。所以苏联政委根本就击杀不完,倒下一个还有千千万万个,德军溃败之后连针对都做不到了,政委也因此名气大增,变成众多兵种中,最不可招惹的几个之一,特种兵的威慑力都比他低不少。

也许你还喜欢

妹纸拒绝我,说有喜欢的人,我该怎么办?

妹纸说有喜欢的人 你还跳得起来吗 01 相信很多哥们在撩妹的时候,会碰到这样第一个问题:妹纸会突然告诉你她有喜欢的人,或者心里还想着前任!然后会委婉的拒绝你,或者沉默,等你回答。 这个时候相信很多哥

微小说:“有种,你别跑!”

对!!就说你那。 怎么着啊,出息了你,学会离家出走了? 我这才出了几天差,回家一看连大衣柜都清空了。 可以啊你,怎么没想着把咱们家的组合音响电脑电视什么都也都搬走啊? 喔,不想过了,就留一纸条儿撒丫子

开心一笑:在公交车上,俺们都盯着一个穿短裙的美女

中学的时候,一次作业做得不好,作业本上老师给我批了两个字:重做。第二天早上我去买早点,然后就把作业本给同桌叫他帮我交。最经典的地方出现了,他老人家在“重做”后面写了个“不做”,交了。接下来就一悲剧……

张庭女儿被网友嫌“丑”,一句话漂亮回怼

昨天,米粒放学回家跟我说,他们班的一个女同学说他,为什么这一周他都穿同一件羽绒衣? 他老实地回答:“不知道。“ 结果,女同学扔给了他一个大白眼后,告诉他:“希望下周能看到你换一件羽绒衣。” 听闻此事

“刘嘉玲演技还不如Angelababy?”好家伙,居然被骗了这么久...

铁汁们印象中的老戏骨 都有哪些? 或许是年代滤镜带来的错觉 当我们重新审视他们的时候 往往会出现和记忆不同的定义 星星看到今天的投稿 着实震惊了 我印象中刘嘉玲老师的演技 可不是这样的啊...

火车上的豪华地铺,长见识了!!

火车上的豪华地铺,长见识了!! 高效碎蛋器,你值得拥有! 没想到,今天让一个孩子给撩了!以后绝对是个撩妹高手! 哥们过去容易,看你怎么回来? 这个猴的进化是不是太快了,脸已经成形了! 妹子,

蒋方舟:泡妞秘笈

我们班男同学活得不耐烦了,要编《泡妞密笈》。这我倒不大奇怪,我们班女生少,物以稀为贵嘛!这个《泡妞密笈》的创始人竟是自称为帅哥的班中最丑的男孩。 下课了,我没事干,照例四处巡查。竟发现每个男生的桌子

搞笑GIF图:女生宿舍,现在都喜欢玩这个有营养的游戏吗?

女生宿舍,现在都喜欢玩这个有营养的游戏吗? 编辑 熊孩子太会玩了 编辑 哥们,你这手速还不错,有我当年的风范 编辑 伦家不想看镜头嘛... 编辑 你是出来给我们尬舞的吧,这步伐真是厉害

开心一笑:女朋友第一次带小明回家见父母,大明很紧张

上大学时陪寝室一同学去学工部办公室,不知道办公室在哪个屋,所以敲门问了一个老师,老师说在隔壁屋就是。于是又去隔壁旁边门敲,敲了几下没人应,接着再敲,只见刚才那位老师开门出来,很生气的说,告诉你隔壁那屋

幽默笑话:我离开你不是因为你的别墅是租的,兰博基尼是借的

1、 每天坐公交车去上班的时候都会遇到一个妹子,每当我看到她时,她都微微一笑。终于有一天,在下车的时候她微笑着跟我说,“你每天都坐这趟公交车吗?”我高兴地说:“是啊,每天都是准时七点钟。”然后再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