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留守女人 女主叫宁倾城

轻掩门扇,翡翠眼眸的魔移目帘外,雨雪渐稀,风吹散一天浓云,间隙中泻下的清冷月光,冰白剔透。

忆及他将前后一切事宜向螣邪郎和盘托出,往昔邪肆狂放的青年嘴角剧烈的颤抖与克制,死死咬了牙,一口一口将半盏腥甜灌进嘴里,痉挛,咽下。

那些话,那时候,对于那个人,直是一道催命符。

耳听厢房之中,传来盘碗倾覆之声,侍女的慌乱低呼,与螣邪骤然拔高的语声。

“……吞佛童子——你、你好……!”

似是呓语,声音凄厉,继而呛咳不断,撕心裂肺——他性子本极为激烈,自挂帅领兵,才不得不刻意压制,遇上吞佛冷漠坚忍的脾性,一切种种,如今俱化作鲜血淋漓的刻骨伤痕。

红莲窟失窃一案,如今事实俱在,依照魔界戒律,倘若吞佛童子无法交回全部三件失盗之物,只怕难逃一死,而螣邪正是神迷心伤。邪族皇子素来倜傥不羁、放浪形骸,然而此刻念兹在兹,百转千回的心思,都已在那艳发霜颜的魔身上,情痴情错,相思刻骨,正不知该如何收场?

冷风扑面,犹带湿意,房间之内传来缭乱人声,俄而砰得一响,两扇门给人踢开,赫然正是螣邪郎。

手扶上门框,高热的躯体给门外冷风一激,不住寒颤。

一手掩上血色双眸,心思纷乱。

诉不明,理不清,似是有无数的疑问、无数的话充塞胸臆,非得一句句向他问个明白。

两名侍女荒不迭地赶过,给他披上厚重大氅。而摩呼罗迦却未曾动弹,只是远远的看着,目光微寒。

良久,则悠悠开口。

“世事不如意者,十常居七八,皇子何必如此苦苦执着……”

淡薄、随意的问候,而天魔莫测的神色之中,不期然掺杂了一丝凉薄自嘲之意。

身子略晃了晃,螣邪郎再抬起眼,血也似的眸子之中迸溅的火光,烈烈跃动,令扶持着他的女子不由得一阵颤抖。

挥开使女搀扶的手臂,一撩大氅,染上烈色醉红的脸容之上尽是尖锐的厉色。

“要去哪里?火焰之城的地牢吗?”

淡然相询,翡翠双眸对上红莲瞳子,手上一紧,已给邪族紧紧握了,螣邪略笑了笑,干裂的嘴唇微微抿起。

“先生……红莲窟四守将的尸首,也在自在天吗?”

“……在。”

“带回的刺客尸首呢……”

“一并被吾封存于冰棺之中。”

天魔的眼眸之中,猛然泛起一丝波光,邪族牙齿啮上下唇,仿佛燃烧着火焰的眼眸忽明忽暗的闪动着。

“皇子信不过吾吗……”

仍旧是极平淡的语气,并没流露喜怒情绪,摩呼罗迦望着螣邪的目光,却似含了某种希冀。

微微摇头,蹙起的双眉显示着邪族内心的决绝,螣邪缓缓言道:

“先生……天魔尊者,请带我前往冰室,我要……”

微狭的双目,原本高昂清朗的声音因发烧而显得嘶哑,此刻更显低沉。

“我要验尸!”

**********************************************************

自在天底下的冰室,一列摆开六七具巨大石棺,寒气遇见门外涌入的湿气,化作一丝一缕的白雾,缭绕身周,久久不散。

天魔自身功体属水,真元正是冰寒一脉,因此在气候炎热的异度魔界,也可长期以魔气化冰,保持尸体不腐。

开棺验尸,这些尸首早被摩呼罗迦一一检查,新近带回的刺客身体创伤,也已经加以比对,确出一人之手。

原本证据确凿,而吞佛本人又未出言辩解,不容罪名不定,而此刻天魔看着俯身在地的邪族,亦不由得心生钦佩。

一共六具尸首,四名炎魔,两名刺客,邪族身在高烧之中,却依旧蹲在尸身之前,先将手指探入创口,继而一寸一寸肌肤抚摸检查过去,六具尸体过后,也已经熬了三个时辰。

咬唇出血,眼前灯火晃动,光影已是模糊。旁观的魔虽仍是淡然,却亦不由得开口说道:“皇子……摩呼罗迦敢以性命担保,此六人每一个都是死于火焰刀气,而身上并未有其他中毒或受创的迹象!”

略微点了点头,螣邪嘶哑着声音道:

“好……果然如此,如此……请先生为我剖尸一看!”

略略斜了头,锐利眼神紧盯螣邪郎。

“剖尸……好,吾便为皇子依次解剖这些尸首,以解疑惑。”

取了绢帕擦拭帝释天剑锐薄冷锋,于烛炎之上燎烧,这柄闻名三殿的宝物,原来只是长不盈尺的一柄短剑,天魔回手,剑尖刺入死者肌肤,上下游走,不伤血脉脏器,手法极其娴熟。

看到天魔使用帝释天剑解剖尸首,半坐在旁的螣邪目光微闪,摩呼罗迦侧了头微笑言道:“奇怪么?……呵,封印之前,帝释天剑原本就是交在吾手里的兵刃……”

摇了摇头,心想无怪当初魔君一看尸体伤口,立刻想到帝释天剑,螣邪微微摒了气,凑过去察看尸身状况。

冰室之内,灯火摇曳,闪现出一种奇异的丽色。此刻密封的石室之内满是寒气,青石墙壁上也结了一层薄霜。

猛然之间,只听摩呼罗迦轻轻“嗯”了一声,仿佛不胜惊奇,一时之间,停了手中动作,两人俱都沉默无语,气氛竟然显得有些奇诡。

良久,螣邪扶上身边石桌的手掌亦在剧烈颤抖:“怎么?”

天魔长出一口气,温润脸容之上荡漾开冷酷的微笑,直面邪族,微微摇头。

“……呵,经脉凝滞,血行不畅,四名炎魔身死之前,原是被人点穴制住了的……”

点穴之法,体表不留痕迹,因此初时摩呼罗迦并未觉察。此刻天魔手指在尸体之上,一一叙说,然而螣邪只听得几句,脑海之中,各种念头纷沓而来,如潮水狂浪,席卷翻覆。

即已制住四名看守,为何又要辣手杀人?四名看守尸身原不在一处,既要杀人灭口,为何又用火焰刀气这留下明显痕迹的手法?既杀人盗物,那么九峰莲滫……

想到九峰莲滫,心里却猛地一疼,心思一番番回溯过去,嘴里喃喃说道:“案发那日……赦生对我说,师兄旧伤复发,在医官处……”

摩呼罗迦深不可测的眸子动了动。

吞佛被魔君委派了去苦境捕杀佛剑分说,重伤昏绝,自己替他医治,也确有发现来历不明的严重内伤。

“四炎魔的身手,未曾联手……却不可能有机会伤他分毫……嗯!”

一语未毕,忽然顿住,而邪族也未曾出声,危险而诡秘的氛围,在两人之间盘旋缭绕着。

往事如烟,杳不可追,而此刻却像水般波波潮涌,无法扼止。

螣邪立起身,却只感到满目如梦的晕眩。

想他烛火下霜白的峻颜,想他低沉柔润的语声,想他琉璃白的肌肤,白衣上绽开的妖红莲花。

心脏处泛起剧烈的疼,想起他站立在漫天风雪之中,冷酷而寂寞的眼神。

想他薄唇之中,吐露的淡薄语声,满是难以察觉的不甘和嘲讽——雪骨梅心,魔胎黑莲,旧人……旧人……

才记起对那段往事,他之前原是没提过的,只自己追问着他……

[我有否一剑封禅的记忆,你在意吗?]

[为私,或者为公?]

[同僚的关心,吞佛童子多谢了!]

灯火跳跃着模糊不清。

想起他说……炎华殿的红莲已凋谢了,螣邪,汝知道了吗?

不可忍,伸手按上胸口,仿佛历历在目。

……长逐寒月下烽烟,一任碧血洗霜颜。

笑蓬莱,风帘动烛影摇,醉里挑灯听晚箫……

血丝度鬓霜冷眉梢。

如今残荷听雨秋窗,正是长夜孤影诉寂寥。

为何,为何……明明可以相爱……

剧烈痉挛的手指,抓紧了衣襟与大氅,咽不下满喉痛楚梗滞胸口。

眼见螣邪仿如着魔一般,踉跄走出冰室,天魔平淡无波的容颜霎时变得严峻决绝。

轻轻收拾了地上诸般物事,走出地下室,正遇着九祸静静等在门边。

一身焰火红衣的女子转身,却被他一把拉了手掌。

“九君……”

第二殿的君王闻声,缓缓回身,眼波之中,亦是疮痍过后的平静。

“九君……汝是否也觉得,汝座下的幕僚任沉浮,很像一个人?”

****************************************************

旷野之上,长风呜咽,鸱鸮啼鸣,夜宿在外的军营之中,很是凄冷。

主帐之中,黑发谋士目光低垂,投射在棋盘之上。

这已是第三局,前者胜负各一,阎魔旱魃看似武人,谁知棋力也甚为可观。

数着一过,任沉浮弃了边角纠缠,专攻中腹,他素日为人谨慎,棋盘之上,却极是潇洒。只是内心暗暗疑惑,不知为何,君上此日专门将他宣来弈棋。

一边案几之上,放着一封加盖第二殿火漆印记的书信,似已拆开,任沉浮却并不知晓,这恰是魔界要旱魃回转发落吞佛童子的。

又下了几手,任沉浮依旧风度从容,而旱魃不知为何,竟显得有些急躁。魔界君主忽而一笑,停了手中棋子,低声道:“不下了。”

恰在此时,门帘一掀,门外侍卫低声说道:“魔君——天魔尊者夜夤夜到访……不知何事。”

眉心微微一皱,身边玄裳谋士依然极守礼数地敛衣起身,悄然告退。

手里仍然拈着一枚黑子,旱魃若有所思地轻捻着冷清剔透的琉璃,半晌沉声道:“有请。”

飘然而入,天魔华服缨络,眉眼俊秀,气宇华美,带着一丝与沙场不合的缥缈气息。

落座看茶,摩呼罗迦只是微笑言道:“听说好友萍山对练峨眉一战而胜,尽雪前耻,吾尚未来得及道贺。”

“……仅仅是道贺,何必连夜赶来。”

“趁夜到访,当然不止于此。”

“所为何事?”

“一些陈年旧事。”

天魔闪烁的目光锐利非常,而旱魃不禁稍稍皱起了眉头,看得出,摩呼罗迦并未直入正题,而含糊暧昧的语意,却并非魔君喜爱的谈话方式。

“好友……”

长出一口气,旱魃低声说道:“那些旧事,汝说过再也不想提及。”

“如今情势不同。”

“哦?有何不同?”

“吾时日无多,有些事情,倘若不能向好友一一问个明白,摩呼罗迦虽死不能瞑目。”

语出惊人,旱魃棱角分明的唇微微抽动,骤然凌厉的目光投射在天魔面孔之上。

摩呼罗迦轻笑,旱魃手指按上他的腕子,嘴角猛然抽搐几下。

“好友——你!”

“如你所见……呵,倘若并非如此,汝肯吐露真心吗?而吾聆听了阎魔旱魃的秘密,可还能活着回去吗?”

“好友……”冷硬面容之上忽然浮漾出的苦笑,是从未有过的心绪流露,阎魔旱魃摇头说道:“你要问的旧事,吾未曾相欺,无奈好友坚持不信……而如今又何必出言如此呢?”

“出言如此……?哈,君王的尊严,绝对的威信,难道不是不允许任何私情来玷污的么?”

“……”

沉默,然而并没维持多长时间,摩呼罗迦长出一口气,忽然说道:“吞佛童子的内伤很重……而如今我才相信,原来你真的从未想要取他的性命。”

一语即出,似是毫不相干的杂乱意思,然而王者缓缓起身,背对着昔日同窗挚友,使之无法见到自己眉眼之间的神色变换。

眼望窗外乌云遮月,阎魔旱魃低声说道:“吾也是在取阴阳骨的任务之后,才知道原来当日红莲窟之内吾形迹泄露,暗中交手一掌的人,竟然真的是他。”

“……倘若并非战神,只怕早已丧生你的掌底。”

“吾本意不愿伤人。”

“然则四守将只是被你点穴……”轻轻点头,印证心中所想,天魔向后仰了身,微微闭目,“如此说来,红莲镇魂是被你取走,而刻意以火焰杀人,继而带走帝释天剑和琉璃天珠的人,却是战神?”

“……正是如此……”

“好友,关于此事,本来与我无涉……然而摩呼罗迦只问你一句,你是何时肯定吞佛童子确是决心为你代罪的呢?”

“代罪”二字出口,魔物如山双肩也不由得微微耸动,旱魃悄然回转过身,直视天魔双眼,一字一顿说道:“那是好友告诉我,吞佛童子自愿为螣邪试药的时候。”

摩呼罗迦轻轻点头,而思绪不由得回到数日之前——魔界的境况。

逆风夜行,邪族不管不顾地直向火焰魔城的方位走去,心头凄惶,一阵一阵,袭来的皆是不知所措的痛楚。

镜花水月,假意虚情他不怕……只怕那只魔从头到尾,一切一切的设计,都只为了让他螣邪郎揭破了,再由他亲手把魔自己送到死地去。

想起天魔曾对自己说,吞佛童子自愿以身试毒,若并非早有死念,何致于此呢……

口中胸中,原还留着那魔的腥甜血气。

只不知那段情那份意,那些纠纠缠缠千回百转,在不在他吞佛童子的设计之中?

推了牢房的大门,狱卒惊慌,不敢拦他。他看着桌上摆着刚端出的冷饭汤水,怕是那魔数日以来都滴水未曾沾唇。

哆嗦着为他开了囚室的铁门,狱卒又并不敢即刻离开,只看着螣邪走进去,吞佛童子正负手立于窗前,此刻微微侧过了脸,却看不清苍白面容之上的神色。

从高墙之上那小小窗口透入的月光与寒冷的空气在室内盘旋回绕着,邪与魔,竟然一时都未说话。

烛火,忽明忽暗,螣邪有些模糊的视野之中,似乎也觉得吞佛童子苍冷的面容忽远忽近地缭绕着。

隐隐有一个似模糊似清晰地念头在脑海之中浮现,而邪族却并不愿意去将它拣拾起来。

吞佛童子向他迈了半步,昏暗之中传来铁链相互撞击的叮叮之声。

螣邪郎亦向前迈出一步,而前方传出一声几不可闻的低叹。

唇微动,却见那名魔物缓缓举起了一只手……

“螣邪。”

先开口的一方,熟悉的低沉声音令邪族心中一颤。

低头脚下,地下画着两尺见方的棋盘,残棋,他曾经邀约,却最终欠下吞佛的那一局残棋——如今颗颗落下的棋子,尽是血色的印记。

“螣邪……”

对方的声音听来缥缈得不似真实。

“吞佛童子一生之中,未曾做过任何后悔之事,未曾要求过任何人的谅解……”

“因此,倘若吾……呵,算了。”

隐约听到传来这样的话语,黑暗之中重又归于沉寂,负责看守的狱卒搓着双手,正不知如何是好,想要入内一看究竟,却有终归不敢。

片刻之后,耳闻邪族皇子沉声唤他,却是要他取钥匙为吞佛童子打开镣铐,狱卒大吃一惊,三步并作两步跨入牢狱之内,却为眼前所见的景象惊骇,无法言语。

……虽早知战神伤重,而料不到竟然……

螣邪微微转过的眼睛,稀薄的寒色,却是令人不敢抗拒的神色,抖着手解去那幅身体手足颈项上的铁索,碰触到的肢体冰冷,手腕上依稀留着利刃划开的伤口。

不敢说话,亦不敢阻挠,心里只一遍遍闪过一个念头。

战神……沙场之上,何等的威凛傲气,想不到命终之刻,竟是囹圄之中,耗到油尽灯枯。

眼看邪族皇子俯下身抱起魔物的躯体,似是不愿白衣红发逦迤尘土。

高窗之中,月光隐隐透入,外边的海棠已砍去了,云暗天高,远远地望去正可见风眠殿寂寞孤高的身影。

他看着螣邪郎抱着吞佛童子的身子走出这一片昏暗中去,触到门外明晃晃的灯火,邪族身体晃了几晃,终究是无声地倒在地上。

也许你还喜欢

总裁吃醋惩罚进入 噗嗤噗嗤好爽再

萤萱,你是不是累花了眼呀,那边明明什么都没有。风回雪如是的一说的,便是坐在了一边的等候

总裁先做后爱 什么可以代替肠衣

穿好新式的墨蓝色裙子,整理好红色的小领带。至少在马车这件事上。看到她正面的写信时的

跟男朋友旅游他每天都做 r不戴套11

安氏立刻识趣地站起来退到一边,甄殓走上前去坐在老太太身边,刘氏一把扯住甄殓脖子上的挂

求你不要这样做㖭 疯狂输出

回陛下,中元将至,臣听闻陛下白龙鱼服微服私访,恐陛下有不测之舆,欲暗中保护陛下,与陛下相会

天作之合by拉面要加香菜在线 霸道

可是青羽没想到的是,厅堂一下子安静下来了,仿佛掉了一根针都可以听见。阿蛮越看越是心烦

健身房里的穿插 出门衣服上白色液

其他人赶紧坐到座位上!颜庆摆手,找找还有没有空闲的客栈吧。摇光说着说着,视线在甄殓雪白

百合宿舍纯肉互慰小说 哥我错了跪

想……想通了?怎么可能!墨韵完全呆了,她的修为竟然完全没了,仅剩的灵气也少的可怜。鹿原川

一个男人同时拥有两个家 情侣之间

无心的椿草,就和自己以前一样,从不在乎什么,也和自己一样,走上了想要追寻心的道路。你闻上

重生从小孩开始的小说 by琉璃的小

少女迅速躲在黑发男子身后,望见两名大汉神色慌张,互相对方,暂时不敢靠近。提维亚铺了上去

总裁宠妻厉景琛布桐 冷酷将军替嫁

公主,这裙子名为彩绣纱裙,上边的彩色的花纹是安塞国顶级绣工用了3天3夜绣出来的。楚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