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上来动到我满意为止 市长与教育局局长

蓝月的房间就在旅馆的最顶楼、最里面也是最大的一个房间,大家都知道。月樱不需要问,直接走上楼就行。

站在门口的侍女似乎已经等了很久,但她没有很着急的样子,在引入月樱进去之后,她就自觉地关上门,听脚步声,是走开了。

蓝月就坐在房间的梳妆台旁,她的气色还不错,并没有因为长途旅行而有什么不适。

午后的阳光照了进来,蓝月刚好背对着窗户,在以前这种光度对于月樱来说不算什么,但现在,他竟然觉得有些晃眼。

真奇怪。

而在月樱揉眼睛的时候,坐在椅子上的人却换了一个。

“……爱丽丝姐姐?”

在感觉到一阵微弱的魔力波动后,月樱便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小月不在这吗?”

“她有事。”爱丽丝指着附近的一张椅子说道:“坐。”

前段时间爱丽丝似乎一直被深雪使唤着做些很秘密的事情,月樱也不知道具体内容,这让月樱有好几个月没见过爱丽丝,现在见到,月樱自然有些欢喜。

爱丽丝倒是没有变化,一如既往的惜字如金,还好月樱大概摸清了爱丽丝的性格,她要表达的意思月樱都能揣摩清楚,不然的话两个面瘫交流起来真的是非常可怕。

在月樱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爱丽丝直接丢过来一张纸,这是从报纸上裁剪下来的照片,一个男人站在露天讲台上,似乎是在对台下的人说什么。

“这是?”

“欧顿将军。”

“嗯……”

“记住。”

月樱虽然笨了点,但记忆力还行,他很快就把照片上男人的模样记下,然后将这张纸揉成团,扔到了垃圾桶里。

见爱丽丝皱起眉,月樱有些奇怪,“这种东西不是应该立刻处理掉的吗?”

“……算了。”

其实爱丽丝的本意是让月樱保管好,免得到时候忘记目标是啥样子,毕竟只是一张从报纸上裁下来的纸,不算什么麻烦物品。

想来,月樱这种思想肯定是在电视上看到的,现在的小孩子学东西很快,而能提供大量资讯的电视就是他们的好伙伴。

可惜的是,在奥德赛还没有电视这玩意,报纸这种大众传媒倒是有了,要是有电视的话,月樱也不至于这么无聊。

落后地区就是这样没意思,相比于斯尔斯卡尔这样的大都市。

“爱丽丝姐姐是过来帮我忙的吗?”

“不是。”

“那具体是……”

“逃跑。”

爱丽丝很理直气壮地说出了能够让人丧气的话。

说白了,冲锋陷阵还是得月樱一个人上,身为人偶师的爱丽丝本来也不是打前锋的角色,彩虹人偶的辅助功能太强,让爱丽丝跑前方去敲人才是浪费。

不过确保了撤退的路线,也是好事。

“另外。”爱丽丝又丢过来一张地图,“集合地。”

如果月樱没理解错的话,爱丽丝的意思是,如果出了什么问题,就到地图上的那个点集合——考虑的还算周到,假如这张地图不是那么简陋的话。

“时间是定在什么时候?”

“一天后,蔚蓝城。”

“……就是明天啊。”

月樱抬头看了下天花板,又看看爱丽丝,说道:“稍等一下。”

“怎么?”

月樱没回答,只是在房间里找了个晾衣杆,掂量了一下之后,突然将其投掷到了窗外,一声惨叫之后,月樱那怪异的感觉便消失了。

“有老鼠,要去追吗?”

“……不需要。”

在看完报告之后,欧特兰只感觉一阵寒气直窜上自己的脊椎。

如果不是自己想多了的话,那么……自己要面对的对手,非常棘手。

“你在慌啥子,你怕的话让阿特鲁去干掉那小子不就行了,阿特鲁不行就全叫上——当然不要算上我。”说话的是一个躺在椅子上的年轻女人,她做了一个砍头的手势,咄咄逼人,“都踢上门了,只要你发话——”

“说的比唱还好听,你当时不怎么直接下手?”欧特兰没好气地说,“你可是五天王之一的丹娜,你最擅长的不就是这个?”

名为丹娜的女人保持着那洒脱的微笑好一会,脸色突然发白,“你是不知道我为了不被发现花了多大的功夫!那小孩的气场……怎么说呢就和恶龙一样,我差点**死!王室哪找来的这么一个怪物?”丹娜抱着身体在做作地发抖,看起来月樱的确是给这位盗贼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当时月樱扔出的晾衣杆只差几厘米,就能刺穿丹娜的身体,那声惨叫是丹娜被吓到而不自觉发出的声音。

“我知道就好了!”

月樱的来历并不算是秘密,欧特兰自然也知道帝国和斯尔斯卡尔,只是月樱有着和自己年龄不符的力量,这就让人十分吃惊。

至于丹娜的反应也很正常,她虽然号称是欧顿五天王,但除了暗杀潜行这些标准的盗贼技能外,她的硬实力其实并不咋地,要正面和人对打的话,丹娜可能连等级5的修炼者都打不赢。而一个敢跑来刺杀欧顿将军的人,有两把刷子也很正常。

欧特兰也想用意图暗杀欧顿将军的罪名直接将月樱抓起来,但问题在于,月樱是王室的人,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只会惹怒贵族势力中的中间派。

贵族势力中的确有相当的一部分已经倒向了欧顿将军,但也有一部分贵族目前还在观望,他们的力量无可忽视。即使不能把他们争取过来,也尽量不要让他们变成敌人——然而,很多人都不明白这个道理。

在欧顿五天王里,唯一能被称之为聪明人的大概只有炼金师图拉曼,不过图拉曼这家伙总是神神叨叨的,那双似乎几百年没睡过的眼睛看着你的时候只会让人后背发寒,穿着的袍子也因为炼金道具的关系到处都是污垢,欧特兰不喜欢那家伙,欧顿将军却很器重他。

时势和运势都站在欧顿将军这边,只要稳健行事,拿下奥德赛王国只是时间问题。月樱这样的扰乱棋盘的棋子,欧特兰无法容许。

在这时,一名阴沉着脸的卷头发男人走了进来。

“阿特鲁!”丹娜喊出了男人的名字,男人却没有回应,而是直接对欧特兰说道:“将军叫你,赶紧过去。”

听到是将军的传唤,欧特兰赶紧收拾桌子上的报告,准备提交给欧顿将军,月樱是个大威胁,不能不除,但要如何行动,必须和将军仔细商量。

传令的阿特鲁并没有帮忙,而是转身走向笑嘻嘻的丹娜,伸手探进了她的裤袋,在丹娜发出尖叫之前,阿特鲁拿出了一个钱包。

“啊——”

“下次别总偷自己人的。”阿特鲁的声音隐隐地带了一些威胁性的意味,“要偷去城里。”

“但是偷自己人的不会被通缉啊。”丹娜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

丹娜就这个缺点,总按捺不住小偷小摸的欲望,她加入欧顿将军的队伍,也是因为欧顿将军撤销了她的通缉令,在以前丹娜还是一个人行动的时候,她没少因为这个习惯而被追打。即使是被招安了,丹娜也没有改正的意思。

至于阿特鲁,则是五天王里最强的那一个。他曾经单枪匹马干掉了一只毒火蜥蜴,这是一种能够单独毁灭一个村庄的强大魔物。因为这个功绩,阿特鲁还有着杀龙者这个称号,虽然不知道一只蜥蜴是怎么以讹传讹变成一头龙的,但因为阿特鲁不关心,所以大家也就默认了。

毕竟杀龙者挺好听的,对于欧顿将军的名望也没有坏处,在啥也不懂的平民看来,蜥蜴和巨龙其实差不了多少。

话又说回来,月樱的名字里也有一个龙字——欧特兰忽然有些期待,两人相遇的时候会是怎么个样子。

也许你还喜欢

求求你别弄了—男女主从小住军区大

白月回到荒莽区没几天,便是中秋节,檬珑檬瑶两位宫主寄来了一些中秋果品来。江小厨打开一

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 扒开腿开嫩

在医院看樊云对医生告知家属的那些名词一知半解,易非好像交了差,一周才现身一次。易然开

高迪个人资料的真名 和嫂子啪啪啪

"王爷,夫...夫人她不肯吃饭...哭闹着非要清姑娘去陪她..."苏总管的出现打断了我与他

男按摩师日记 厨师搞老板娘

“完美?”宫寻低头笑笑,“我都已经不完美了,还有什么资格谈完美的恋爱?”王跑跑撅了噘嘴,“

乡村留守女人 女主叫宁倾城

轻掩门扇,翡翠眼眸的魔移目帘外,雨雪渐稀,风吹散一天浓云,间隙中泻下的清冷月光,冰白剔透。

50岁的女人 公主赏给你们玩

“顾随,顾随,快奶我,我快死啦。”“马上,马上,你等下我们守的人参精快采集成功了,不能动,再抗

大叔那方面很有经验—体罚室体罚美

郁白泽欢迎她的话还没来及出口,就被一下子戳中了痛点,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没有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长得俊cp肉

话说虽然丸井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不说,但这家伙还是忍不住告诉自己搭档,然后跟茶叶蛋说不

产妇可以吃什么水果 小说最难不过

晚上的课是三小节组成的,下课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五十了。刚说了下课,学生们就一大波一大波

草字头有什么字 被按摩棒折磨到求

痛,好痛。心口那个地方,扯得生疼。金色的光线钻入眼缝中,让林幻不得不睁开双眼。眼前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