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叔辛苦》 两人结合处走路都连接在一起

柴进吗?脑中的记忆貌似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好像是什么皇帝的子孙,不过后来不是当了贼寇了吗?

“这位柴大小姐,我能问一下是那个当了贼寇的柴进吗?”

“那叫复国,复国你懂吗?而且我家之后世代都是名门望族,各个非富则贵。”

为什么我会在她的话语中听到一丝的狡辩呢?

不过现在我知道我眼前的这个女人的确不是一般的女子,是一位千真万确的大小姐。这倒是让我不知道怎么和她沟通了,毕竟我这个贫民还不曾与这么身份高贵的大小姐说过话。

“那个……大小姐,请问这里究竟是哪里?”我憋了半天也只能想出这么一个问题,不过好在还算有用。

“我怎么会知道呢?莫名其妙就出现在这里了,那门上不是写了这里叫做监禁之门了吗?难道说贫民都是不认识字的吗?真是太可怜了。”

“……”

我终于忍不住要发火了,究竟是这女人故意这样说话,还是说所谓的贵族都是这样的怪胎?

“就算知道这里叫做监禁之门又能怎么样?终归还是不知道这里是哪里,我要离开这里。”我大声的对着柴郡主说道。

说实在的,这样大声的跟一个美女说话实在是一件很丢人的事情,可是面对着柴郡主我觉得如果不这样做的话我反而会被憋死,在于我的生命和面子问题上我觉得还是选贼前者比较聪明,更何况这里并没有其他人。

“可怜的贫民啊,就算是认识字也没有必要大声的喊出来让全世界都知道。”

“大小姐,能不能告诉我究竟怎么样才能离开这里呢?”

“不清楚,如果知道我还会像现在这样坐在这里发呆吗?贫民就是贫民。”

我很想发火却发不出来,柴郡主是正确的,就像她所说的,谁会愿意留在这样一个鬼地方呢?我觉的还是少跟这女人有什么关系比较好,于是我去打开房门想要离开这间房间。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开。

“不要费劲了,你进来的时候我就想喊住你,不要关门,无奈你已经把门关上了。这回只好和你这个贫民勉强呆在同一个屋檐下,你可不要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否则我就咬断舌头。”

“那我不是占了大便宜吗?”

“别误会我说的是咬断你的舌头。”

这个词不是这样解释的好吧,再说了在这种情况下谁会有心情对你做什么奇怪的事情,是不是自我意识有些过剩了呢?

我仔细思考了一下,真的是一个贵族会做的事情吗?眼看着我将本来上锁却被我无意间打开然后又无意间关闭被上锁,中间不发出一声制止,就算不是一个贵族也不会这样做吧?不论怎么说事实已经如此了,那么我还能做的就只是随便找个位置坐下而已。

随便找位置坐下的我,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究竟是这房间熟悉,还是这氛围让我感到熟悉实在是说不清楚。也许是所有学校都差不多的缘故吧,或许我在学生时代感受过温暖,又或许我在学生时代感受过伤悲也说不定。

突然我在黑板上面看到了一张纸条,那纸条的熟悉感可比我对这教室的熟悉感要强太多了,一路走来都是应该说多亏了这些提示字条我才能够到这里,或许是因为这些纸条我才到了这里也说不定。

我连忙冲到字条的前面,我十分想知道纸条上面究竟写了些什么。上面写着:

在同一个房间的两个人,亲密无间,同心同意,便会打开前进之门。

或许柴郡主一早就看到了这张纸条,之所以她不叫住我,就是为了达成这一条件,毕竟只有她一个人永远都不会有人跟她同心同意,如果是这样还会是贵族做的事情吗?会吧,最起码在我的脑中觉得一切贵族都没有做过什么好事情才对,只有这样才符合柴郡主身为贵族的事实。

但是如果这就是柴郡主所期望的,那么她为什么不跟我好好相处呢?难道说是因为她觉得只有这样我才有可能跟她同心同意吗?这是不可能的,我们现在可是连交流都有问题呢。这样下去我将会永远的和柴郡主一起困在这里。

等等,难道说之前柴郡主说的话是有意的引导我?难道她是想让我对她做奇怪的事情吗?不可能,一定会被咬断舌头的,这女人一定会说的出做得到的。

仔细的想一想,小孩在在一起的时候,最初的时候谁也不认识谁,也没有什么贵族与贫民的区别,究竟他们是通过什么在一起的呢?是游戏,没错是游戏使两个彼此陌生的人渐渐的成为了朋友,那只要和柴郡主玩游戏就好了,慢慢的两个人就会同心同意了才对,不过贫民的东西柴郡主真的会玩吗?也许会吧。我在讲坛的下面发现了三种棋盘,也包括三种棋子。

这三种棋分别是,象棋、国际象棋、围棋。说实话在我的脑中,这三种棋之中我也仅仅是会下象棋而已,似乎水准不是很高,然而我想对付像柴郡主这样的大小姐应该不成问题,毕竟这是我们贫民的游戏才对吧。

“大小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要不要一起下几盘棋?”说着我向柴郡主展示了我的发现。

“哦?你会下棋吗?没看出来贫民还会这些,我应该对你刮目相看才对。不过对我来说实在是太幼稚了,毕竟是我很小的时候就玩的一种无聊游戏。”

“什么叫做幼稚,如果真的很幼稚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玩这个,甚至还有比赛什么的。”

“只是因为贫民多而已。”

“……”

“既然你觉得不幼稚,那么咱们三种棋一起下好了,随便哪一盘棋赢了我,就当做你说的对。”

既然柴郡主这样说,下就下谁怕谁。难道我还不能忙拳打死老师傅吗?

“全听大小姐的。”我是这样说的。

我便把周围的几张桌子拼在一起,组成了一张能够同时放下三张棋盘的桌子。然后把三个棋盘都摆好,看到柴郡主没有质疑我想我应该没有摆错吧。

“女士优先,大小姐您先。”

“还是你先吧,省得一会儿你摔棋盘。”

“我才不会,好,既然大小姐让我先,那就我先好了。”跟柴郡主根本就不能有一丝的谦让,让她先手也不过是我的客套。这样的女人我觉得比男人更加难对付。

我们下棋的过程就不在这里讲述了,不过要说的是,柴郡主的下棋的水准还真是很高,还没有两分钟的时间,三个棋盘我方都被她逼到死棋的地步。我愤怒的将其中一个棋盘举过头顶,迅速的砸向了我的膝盖。

“果然是摔棋盘啊,想不到贫民输了棋之后真的会摔棋盘啊。”

我将举在空中的手停在半空中,我坚决不能跟着这个女人的脚步,这个女人就如同恶魔一般,一步一步的引导着我无法和她同心同意,也许这不是她的本意,确是我的真实想法。为了避免一辈子就这样和柴郡主关在一起,此时此刻我一定要忍耐。

“我只是想看看棋盘下面是什么样子而已。”这谎话说的我自己都不信。

“可悲的贫民,谎言被戳穿之后还要继续用新的谎言来继续欺骗吗?那种低级的谎言也就只能欺骗欺骗自己罢了。”

我对面前的这个女人一点好感度都没有,她似乎能够看透我的心,并且将看穿的一切当场戳穿,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后背发凉的事情啊。有时候我甚至觉得眼前的这个所谓的柴郡主是恶魔的化身,她也许根本就不是人。

也许你还喜欢

求求你别弄了—男女主从小住军区大

白月回到荒莽区没几天,便是中秋节,檬珑檬瑶两位宫主寄来了一些中秋果品来。江小厨打开一

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 扒开腿开嫩

在医院看樊云对医生告知家属的那些名词一知半解,易非好像交了差,一周才现身一次。易然开

高迪个人资料的真名 和嫂子啪啪啪

"王爷,夫...夫人她不肯吃饭...哭闹着非要清姑娘去陪她..."苏总管的出现打断了我与他

男按摩师日记 厨师搞老板娘

“完美?”宫寻低头笑笑,“我都已经不完美了,还有什么资格谈完美的恋爱?”王跑跑撅了噘嘴,“

乡村留守女人 女主叫宁倾城

轻掩门扇,翡翠眼眸的魔移目帘外,雨雪渐稀,风吹散一天浓云,间隙中泻下的清冷月光,冰白剔透。

50岁的女人 公主赏给你们玩

“顾随,顾随,快奶我,我快死啦。”“马上,马上,你等下我们守的人参精快采集成功了,不能动,再抗

大叔那方面很有经验—体罚室体罚美

郁白泽欢迎她的话还没来及出口,就被一下子戳中了痛点,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没有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长得俊cp肉

话说虽然丸井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不说,但这家伙还是忍不住告诉自己搭档,然后跟茶叶蛋说不

产妇可以吃什么水果 小说最难不过

晚上的课是三小节组成的,下课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五十了。刚说了下课,学生们就一大波一大波

草字头有什么字 被按摩棒折磨到求

痛,好痛。心口那个地方,扯得生疼。金色的光线钻入眼缝中,让林幻不得不睁开双眼。眼前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