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大的怪物与美女3d动画 快穿肉肉攻略军人

数月练习,他早已熟悉了这具人类的身体,平日的行动已再无沉重之感。春雨渐收,周遭和风温润,让他慢慢平下心来。他放慢步子,静静想起绛云说过的话来。褚闰生是褚闰生,主人是主人,若是他本意不想成仙,谁又能逼得了他?

幻火微微皱起了眉头,心中烦躁起来。这时,一缕清风盘旋而至。幻火察觉这风中的妖气,止了思考,举步追了上去。

那妖气自是姜希。他只行了几里路,便伤重倒地。力魄被封,他全身都虚软无力,方才凭着最后一成妖力勉强脱身,如今,却再也动不了分毫了。

污泥染满他烟青的衣衫,那样子,自然是狼狈不堪。他暗暗咬着牙,眼神里尽是不甘。

幻火虽不认识姜希,但见他情状凄凉,思忖了片刻后,正要上前。忽然,少女银铃般的笑声响起。

幻火辨出那声音,微微一惊。

只见一名少女从天而降,手执枣红执伞,肩披五色彩绫,一袭墨绿裙衫,衬得她肤白胜雪,娇美绝伦。此人,正是地仙何彩绫。

姜希抬头,看了她一眼,一语不发。

“真是有趣,我初见你时,你也是这般姿势呢。”何彩绫俯下身子,笑道,“嘻嘻,几十年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呢?”

姜希不答她。

何彩绫拎起裙裾,蹲下身去,将伞打在了他头顶,替他挡去蒙蒙的雨水。

“你这样忘恩负义的妖精,我该不该再救你一次呢?”何彩绫自语般地问了一句。

“要救就救,那么多废话。”忽然,男子不满的声音自一旁传来。语气之中,满是不屑。

何彩绫起身,转身看着来者,笑道:“他先前对我无礼,给我赔个不是,也是应当。”

“哼。”来者是个约莫二十五六的男子,一身猎户装扮,姿容俊秀,神情中却暗藏轻蔑。他走到姜希面前,伸手扶起他,又对何彩绫道,“你分明是有意折辱。”

何彩绫掩嘴而笑,道:“真无趣……嗯,还是那个叫做褚闰生的小子嘴甜。”

那男子皱眉,不搭理她。他探了探姜希的脉搏,道:“定魂咒法,封魄之术?莫非是上清派高功梁宜?”

听到这个名字,姜希甩开那男子的手,冷声道:“伤我的不是她,是童无念。”

“梁宜加上童无念……”何彩绫在一旁,轻巧地说道,“还好只有两个高功,不然你今天就没命回来了呀,呵呵。”

姜希闻言,不怒反笑,道:“我毕竟与仙子不同,没有那么多‘有渊源’的人对我手下留情。”

何彩绫的笑意一收,挑眉道:“姜希,我不杀你是因为我不屑杀你,别会错了意。”

“光动嘴有什么意思?”那猎户打扮的男子开口,语带轻蔑,“有本事你们动手啊。”

听得这句,姜希和何彩绫同时望向了那男子,气氛紧张至极。

这时,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数十骑快马飞驰而来,为首的是一名魁伟的男子。马匹站定,他看见受伤的姜希,眉头立刻皱起,语带不满,道:“姜堂主,我已经嘱咐过你,不可单独行动。”

姜希道:“刘堂主,你我身份相当,我不记得你有资格‘嘱咐’我。”

那被唤作刘堂主的男子,自是刘还海。他摇了摇头,“上清派的诸位高功实力不可小觑,贸然行动,不仅毫无胜算,更会破坏全盘计划。姜堂主还请以本盟大业为重。”

“刘堂主传书找我回来也是为了此事了。”那猎户打扮的男子开口道。

刘还海点点头,道:“本盟得悉,‘上清派’令弟子下山寻经,上清弟子多有异能,必然妨害本盟大业。”

那男子沉默片刻,道:“看来覆灭上清,势在必行了。”

幻火听到这句话,微微惊讶。这些事,倒也听主人提起过,不过,事不关己,他也未曾多想。如今看来,此事波及甚广,怕是会累及主人。

这时,他忽觉背后隐有杀气。他一个翻身,避到了一边,就见自己方才站立的地方,插着三支羽箭。

“小鬼,你听了那么久,终于肯现身了啊。”那猎户打扮的男子含笑开口,如是道。

幻火听得话,抬头再看之时,发现自己早已被数名弓箭手包围。既然被发现了,他便大大方方地站直了身子,抬手一挥,火焰顿现,彪猛如鞭,将那数名弓箭手击倒在地。烈火炽热,那几人慌忙拍打着衣上的残火,甚是狼狈。

刘还海见状,皱了皱眉头,正声道:“你是谁?”

幻火心想,若是能在这里除去“太上圣盟”的堂主,不是比打上几只野味,更能讨主人欢心么?他上前几步,扬眉挑衅道:“就这般本事,也想灭我上清派?”

“原来你是上清弟子……”刘还海顿了顿,下令道,“给我拿下!”

他话音一落,两骑人马出阵。那两人皆是黑衣,手执铁链,二话不说,攻向了幻火。

幻火冷哼一声,轻巧跃起,避开攻击,袭向了刘还海。

这时,他面前有什么东西闪出光来。他仔细一看,就见前方竟布开了一张大网。但见织网的丝线细如发丝,通透无色。他心觉有异,退了开来。

那猎户打扮的男子轻轻伸手一招,丝网瞬间收紧,将幻火缚了起来。那男子开口,道:“刘堂主何必为这种小角色出手。”

刘还海闻言,伸手示意自己的属下退后。

幻火皱眉,周身火焰顿起。但任凭火焰炽烈,却烧不断那些丝线。他咬牙,心头生了怒火。

“区区火焰,也想烧断我的‘网元天纲’?”那男子面带高傲,说了一句。

幻火自知对付不了这些丝线,便喝了一声:“去!”

火焰得令,化作长鞭,击向了那男子。

男子腾身一跃,避开那焰鞭。他落地之后,伸手一指,丝线松开了半寸,继而刺入了幻火的肌肤。

丝线极细,倒也算不上十分疼痛。但那丝线如活物一般,延血脉游走,只一瞬的功夫,幻火的四肢便动弹不得。

“小鬼,你出手如此狠辣,也算得上修道之人?”那男子冷声,道。

幻火自然不答他,他皱眉,正要念咒。那男子手指一握,他瞬间觉得四肢绞痛,延及脏腑,连声音也不禁滞涩。他瞬间知了实力差距,心中愈发不甘。想起曾在主人身侧,斩杀万千妖魔,何曾如此狼狈?那份不甘愈发炽烈,化作了幽青火焰,从他身上蔓延了出来。火焰顺着丝线,烧向了那男子。

那男子正要施法,却见青焰之中无数魂魄悲鸣,可怖至极。他收线,退了几步。

“你不是凡人?”男子冷声,问道。

幻火吁了口气,他抬眸,看着面前的众人,笑了笑。那笑容森冷,诡异非凡。一瞬之间,青焰愈盛,千万精魂哀嚎出声,骇得马匹惊慌无措。

忽然,何彩绫笑了起来,那笑声此刻听来,分明突兀。何彩绫含笑举步,走向了幻火。

幻火正欲攻击,何彩绫的身影却瞬间消失。他正惊讶,却见何彩绫已站在了他面前,打伞在他头顶。幻火惊觉自己周身青焰消止,精魂退散,诸般咒法都使不出来了。弥天伞开,万法归虚。果然,名不虚传。

何彩绫娇媚一笑,道:“小鬼,别闹了,回你师傅身边去。”

“恶仙!”幻火怒视着她,斥了一声,猛地伸手,要擒她的咽喉。

何彩绫抬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嗔道:“真不听话,就让我替你师傅好好教教你!”

她说完,一掌击向了幻火的胸口,又用三分力道向上一托。幻火竟整个人飞了出去,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之中。

“呀……”何彩绫掩嘴惊道,“打远了。”

姜希见状冷笑一声:“仙子这招‘欲纵故擒’真是让我大开眼界。”

何彩绫转身,笑道:“就当我是故意放他,你能耐我何?”

姜希笑了笑,望向了刘还海。

刘还海叹口气,道:“何姑娘,万事请以大局为重。”

何彩绫满脸不耐烦,她伸手,捋了捋发丝,道:“好。我这就去找几个高功来杀,顾全你的‘大局’。”她话音落时,身形便消失在了五色光芒之中。

姜希见状,神色之中略带了惊慌。他顾不得身上伤势,化作清风,追了上去。

刘还海本要说些什么,看到这番情状,只得咽了下去。这时,天空之中,传来一声嘹亮鹰啸。一只苍鹰飞旋而下,盘桓在众人的头顶。

刘还海身后有人抬手,唤下了那只苍鹰,又从鹰脚之上取下一封小笺,呈给了刘还海。刘还海接过小笺,过目之后,脸上生了笑意。

那猎户打扮的男子见状,笑道:“看来,儿戏很快就会结束了。”

刘还海闻言,望向了那男子。

那男子拱手,道:“仙魔妖鬼,道门之争,将军也早已厌烦了吧。”他笑得诚挚,“这些事,交给在下就行了。”他的目光静静扫过那一众黑衣男子,“我先祝诸位将士马到功成、无往不利。”

刘还海听完这番话,笑了起来,拱手道:“多谢。”

刘还海身后众人见状,皆拱手回礼。礼罢,刘还海调转马头,领着众人离开了。

那男子垂手,目送众人离开。眼神之中,竟带着淡淡笑意。他站了片刻,轻轻吁了口气,转身向着方才幻火被击飞的方向走去。

……

幻火被何彩绫击了一掌,竟飞出了百丈之远,他狼狈落地,沾了满身污泥。虽说这一掌也不十分疼痛,但他心头已是怒不可遏。他正要回去报这一掌之仇,却察觉了异样。

天色渐暗,周遭一片阴霾。就在这阴暗之中,有无数丝线隐隐闪光。那景像虽幻美,却透着危险诡异。

幻火立刻想起方才缚住他的,也是这种丝线,唤作“网元天纲”。但凡叫得上名字的法宝,都不可小觑。他方才吃过这丝线的亏,又加上被那“弥天伞”制过咒法,如今要硬战,恐怕不敌。他想到这里,心头虽是不甘至极,但也冷静了下来。他咬咬牙,转身逃了开来。

那些丝线如同活物一般,在他身后紧追不舍。

幻火不禁紧张起来,若是这样回去,岂不是拖累了主人?他正要改道,却听有人喊了一声。

“圈圈!”

只见一道红光划破阴霾,落下了地,光华消尽之时,绛云站在了幻火面前,满脸不悦。

“你跑哪里去啦!我们都在找你呢!”绛云上前,一把拉住了幻火的手,“……哇,你怎么弄的这么脏啊?啧,好了,快跟我回去,闰生哥哥很担心啊……”

她还没说完,幻火就反拉住她的手,道:“我们快走!”

“啊?”绛云不解。

这时,那无数丝线已将他二人团团包围起来。绛云见状,不禁也紧张起来。

“从来没有猎物能逃出我的‘网元天纲’……”那一身猎装的男子缓步走来,道,“你们也一样。”

幻火刚要动手,却听绛云惊喜地唤了一声:“是你啊!”

不仅幻火,那男子也被这声呼唤弄懵了。他仔细打量了绛云一番,忆起了什么,道:“妖兽天犬?”

绛云听到这个称呼,心头不满,正要反驳,褚闰生却正巧赶到。

看到绛云和幻火,褚闰生松了口气,道:“总算找到了啊……幻火,别一声不响离开嘛,还以为你被妖怪抓了呢。”

幻火刚要说什么,褚闰生却一眼看见了那猎装男子,惊讶道:“咦,你不是那个抓鱼的大哥?”他依稀记得,不久之前,他曾见过这男子,也是这般猎装,也操纵着这通透丝线。此人似与雷将商千华有渊源。不论如何,也算得上是相识了。

那男子看到这番情形,无奈一笑,伸手收了丝线,道:“原来你们是上清弟子。”

褚闰生上前几步,笑道:“嗯。我是上清派弟子褚闰生,这是我师弟幻火。还有这位是绛云姑娘。”他介绍完毕,又问道:“还不知大哥怎么称呼?”

那男子颔首,笑道:“徐秀白。”

……

也许你还喜欢

求求你别弄了—男女主从小住军区大

白月回到荒莽区没几天,便是中秋节,檬珑檬瑶两位宫主寄来了一些中秋果品来。江小厨打开一

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 扒开腿开嫩

在医院看樊云对医生告知家属的那些名词一知半解,易非好像交了差,一周才现身一次。易然开

高迪个人资料的真名 和嫂子啪啪啪

"王爷,夫...夫人她不肯吃饭...哭闹着非要清姑娘去陪她..."苏总管的出现打断了我与他

男按摩师日记 厨师搞老板娘

“完美?”宫寻低头笑笑,“我都已经不完美了,还有什么资格谈完美的恋爱?”王跑跑撅了噘嘴,“

乡村留守女人 女主叫宁倾城

轻掩门扇,翡翠眼眸的魔移目帘外,雨雪渐稀,风吹散一天浓云,间隙中泻下的清冷月光,冰白剔透。

50岁的女人 公主赏给你们玩

“顾随,顾随,快奶我,我快死啦。”“马上,马上,你等下我们守的人参精快采集成功了,不能动,再抗

大叔那方面很有经验—体罚室体罚美

郁白泽欢迎她的话还没来及出口,就被一下子戳中了痛点,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没有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长得俊cp肉

话说虽然丸井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不说,但这家伙还是忍不住告诉自己搭档,然后跟茶叶蛋说不

产妇可以吃什么水果 小说最难不过

晚上的课是三小节组成的,下课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五十了。刚说了下课,学生们就一大波一大波

草字头有什么字 被按摩棒折磨到求

痛,好痛。心口那个地方,扯得生疼。金色的光线钻入眼缝中,让林幻不得不睁开双眼。眼前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