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是男主侍妾的古言 大太监素衣音尘第4章

记忆,了解它是一件非常简单轻松的事情,一种储存过往经验的能力,代表着一个人对过往、感受、经验的印象累积。

接收到的教导和指令,以某种形式烙印在脑海角落,是确定某种假想事件成立的必然过程

将这些教导和指令以及情感,转化重温通过视角、幻想展现出来的重要回忆,则是实现认知某事的终点。

贝尔卡斯在训练之中遭受残忍的毒打,伤痕一遍遍累积,痛苦一遍一遍回响,徘徊于死命间的挣扎,让他记住了痛苦所带来的伤害。

因此他在战场上以同样的方式,将痛苦施加于肉眼所见的敌人身上,乃至千倍万倍不断扩大。

记忆中有些事情是不必在意的,就像是在鞭策下对人性的探讨,而有些则是永远也忘不掉的,就像是成人礼上的某个心动的瞬间、或是强加在身上无法甩掉的枷锁

每个人都只有存在一份记忆,从出生到死去伴随自己,而不同记忆混淆在一起,会让人陷入迷茫与困惑,会使人崩溃

因灵魂的不确定因素,只允许一份记忆的存在,可是当两个灵魂无限的接近,两份记忆无间断地反复重合,场景不断的冲击遭遇一次次重叠,将进深处的不可逆逐渐填满,或许也就能够完成在所有记载都未提及的“奇迹”

-

慢慢的身体逐渐有力,羸弱的四肢得以舒展,支撑着身体他睁开了惺忪的睡睛,自己已经不在马车上

那现在是在什么地方?他带着疑问抬起头,那依旧是个晴朗的早晨,可房间的环境变了样,或许并不是原来那个房间,格局虽然一样但是从装饰来说,这一尘不染的地板,为了孩子准备的崭新生活用品与玩具,明显已经离开那个地狱。

还是出于习惯的坐在房间的角落,女佣从房间外端来早餐,无论怎么呼唤他都没有反应,佣人很为难,可那个人的到来似乎缓解了这个场面

青年缓步走进房间,他看到原本应该在床上休息,现在却蜷缩在墙角的孩子,看着少年眼神中流露出的一丝不安,看见孩子手指上的淤青有些难过,咽下情绪蹲下身,抚摸着孩子的头发

那孩子抽搐着就像惊弓之鸟,紧紧抱住身体,想要靠他瘦弱的四肢去保护自己,青年没有作声只是蹲在一旁,他偷偷瞄着眼前只是在微笑的大哥哥,马上将视线收回去。

“还在害怕吗?没有必要再这样了,没有人会欺负你,因为已经到家了,杰诺德。”

听到这样的话,少年抬起头困惑地看着青年,那温柔的笑脸让他感到安心,但是家,在哪里都一样

青年看着女仆手里还没有动过的粥,站起来低声和对方交谈几句,然后将粥端下来凑到孩子身边,他不理解青年的用意只是在一旁看着

粥还热并不是可以立刻吃的,青年用汤匙盛上一勺,放在嘴边轻轻吹拂,递给了孩子想要喂给他。

起初在犹豫,从来没有被这样亲近过,突如其来的改变让他不知所措,可是肚子很饿咕噜噜的声音已经很大声的传达出来,他张开嘴试探着,一口将勺子吞进嘴里

“真乖,这样才对嘛。”青年的感情喜形于色

碗被递了过来,放下戒备心的他捧着碗,狼吞虎咽的吃完了剩下,青年伸出手吓得孩子颤抖起来,只见他摸着孩子的脸擦掉嘴角的粥,他脑子有些乱什么也想不到,只知道鼻子有些酸,眼泪莫名其妙的涌了出来

“好了孩子,有哥哥在。”

他轻轻的搂住了孩子,听着那娇嫩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好像是在怪他没有早一点出现,现在心中所想的只是让他忘去那些不好的回忆

“我是艾比德尔,你的亲人,你的哥哥”

“现在你可以叫我艾比大哥,哥哥,无论叫什么只要你开心,不过哥哥现在有些事要忙没办法陪你,所以先在这里休息吧,我会再来看望你的。”

那是他第一次与人交谈很久,青年准备离开的时候他又哭了,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哭,只是想到亲近的人要离开,非常舍不得想到用哭的方式把他留下,在过去哭泣会招来责骂与批评,想要被关注而哭,这还是第一次

“我会的……会等着你。”

他用稚嫩的声音说出来,青年听到后欣慰微笑点头示意着离开,目送青年高大的背影,心里满是再一次见到他的期待

在那里一直被禁足,因为走出去会被责骂,所以墙角永远是为他而准备的,但是在这里没有人再训斥他,没人再驱赶,能行动的地方也变得多了起来,可他却始终徘徊在窗口和门前,渴望着期待着那个人的出现

青年来的很勤快,而且每次来都会给杰诺德带新的甜品,和一些有趣的故事,每次都能让他开心好久。可是青年还是没有等到他叫出那句话,有时候也习惯了,既然他不愿意自己也就不去强求,什么时候他想通了也不迟

那天很晚,青年一直陪杰诺德在庄园玩,说着过去发生在他自己身上的趣事,不久之后突然来了很严肃的男人,他有些害怕躲在青年身后

“艾比德尔少爷,伯爵那边的宴会就要开始,还请您注意时间,不要耽误了行程。”男人恭敬地向青年行着礼,他瞥一眼不懂规矩的男人,摸了摸杰诺德的头

“告诉他们我有事耽搁了,晚些时候到。”他有些遗憾的蹲下来:“小杰,哥哥很快就会回来。”

他从仆从手里接过礼服准备离开,可转身的时候心却动摇了

“哥哥,可以留下来陪小杰吗?”那稚嫩的声音敲打着他的心,孩子的祈求让产生他无法抵抗的暖意

“可以再叫一声吗?”

“艾比哥哥。”已经穿好礼服的艾比德尔抱起了杰诺德朝洋馆走去,身边的仆从都在催促着

“少爷,您这样会误了时间的。”

“去告诉他们,艾比德尔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对这次缺席感到很抱歉。”他从没有像这样快乐过,这样的日子似乎也只有梦里才有过,只是被抱起来他就可以开心好久

和在那里完全不同,仆人们虽然还是爱说闲话,可有了哥哥后,她们不敢那么嚣张,杰诺德是很听话的孩子,尽管有着不少恶意的传言,但他的亲近还是能让人安心,努力的融入大家让人接受他,慢慢的那些流言消退了,他也成为了仆人们特别喜爱的的孩子。

看着他逐渐开朗起来,艾比德尔也放下心来,他觉得有些事情应该揭晓了,所以他带着杰诺德离开了小庄园,那并不是他们本来的家,只是其中一处为了让杰诺德适应环境的住所,现在他们所要去的则是真正的家

“思林卡罗家的起势之地,帝国旧都格雷迪”

青年本名为艾比德尔·思林卡罗,是从这一血缘派系分离出去的,与其说是分离,倒不如说是为了避免卷入权力争斗而主动脱离,现在这个孩子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他应当也必须有属于自己的身份

那是规模很大的庄园,杰诺德竟然一时间望不到庄园的边际,在新的环境里孩子显得有些手足无措,就像是最初来到这里一样,但是握着哥哥的手他逐渐振作起来。

不知要干什么,只是哥哥说要见很重要的人,被引导着来到自己不熟悉的地方,佣人们恭敬的站在两边,也没人站出来说些可以缓解气氛的话

一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站在对面,他面容和善温柔的朝杰诺德笑着,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第一次见却有着某名的亲近感,男人蹲下身向他伸出手

可当哥哥告诉他这是爸爸的时候,他惊恐的推开了男人,他们疑惑着杰诺德扎进哥哥的怀里哭喊着,他从没有听人提起过自己还有个爸爸,那些人咒骂他,说他是野种是母亲不洁的证明,这一切都是因为那时候抛弃了他们的人,现在他出现了也有着自己的家庭,自己也只是个外人

艾比德尔抱着孩子,看着那满脸惆怅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的男人,叹着气绕开了他。真正来迎接他的是那位女性,她很**小的杰诺德没有太多的词汇去描述,只是她的成熟与知性让人觉得可以依靠,她说出来的话可以听信,她的行动绝无恶意

是不认识的人,但能够让人安心,如果那人是父亲的话,这位就是母亲了吧,应该说是艾比哥哥的母亲,那么自己应该称呼她为什么呢?没有以任何称呼呼唤她,只是应对她关切的话点着头。

似乎是理解了芥蒂,那位女性并没有责备,只是微笑伸出手为孩子擦去泪痕,轻轻的将他揽在怀里,在自己脑海中没有关于母亲的事情,有的只是几幅画和大人口中的她,所以在女性的怀抱里幻想着母亲的样子

还是没有称呼,不过这一次一家四口坐在一起,再也没有什么可以伤害到他,看起来真是温馨,贝尔卡斯站在一旁回味着,当他发现自己可以从孩子的身体中脱出的时候,第一时间的转到了外面

回想着自己的家,想着父亲母亲,以及家中的兄弟姐妹,可是无论怎么去回忆,他都没办法想到任何关于他们的事情,父亲长什么样子,母亲的样貌又是怎么样的,他们叫什么,做什么样的工作,自己一概不知

因年代太过久远而忘记了吗?绝对不是。

只知道自己被带离了人群,从那时起的记忆就变得模糊,记不得发生什么,身上的伤痛又是哪里来的,自己为什么手里握着剑,又因何而舞动。

眼中是看不到光的天空,没有色彩的世界冷漠又无情,所有都事都在引导他走上一条没有里有存在的道路,可自那个人的出现,一切变得有意义,那个改变了自己人生轨迹的温柔少女,藏匿多年的心被悄悄唤醒,哪怕只有一点。

可是一切又在某一天结束了,为了不存在的传闻,少女被人杀死,对那个时代唯一的记忆被抹去,心中除了嗜杀的怨恨绝无善意存在。

【艾莉西亚,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所以不顾一切的向上攀爬,放弃做人化成恶鬼,不择手段将一切计谋用于贯彻道路,最终成为他的眷属、成为最为痛恨的一类人——黑骑士

而那群撕碎了自己拥有过的一切,并毫无廉耻的赞扬着那不值一提的寥寥功绩的人,一定会让他们偿还,让这干枯的灵魂要得到滋润,就用他们后人的血来浇灌。

-------------------------------------

犹如鸡蛋的内壁开出的裂缝,一个狭小的空间慢慢的在天空中浮现,及其的突兀与恐怖,仅仅是作为记忆的探访者受到了影响。

那空间还在拓展,随之而来的是如同鲜血一般的液体涌入,落到地上形成漩涡,嘈杂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像啼哭、像怒骂、像哀嚎。

那满含悲怆的声音回荡在脑海,无论是遮住耳朵还是妄想靠魔法去屏蔽都没办法摆脱,那摄人心魄惊悚痛苦愤怒的声音,就像是自己也在发出那样的声音

当他视线再次回到裂缝的时候,一个虫茧的血色团块矗立在那里,孤零零的拉起了血色的蚕丝,将一切靠近的记忆吞没,有人在啼哭,自己听见了,仿佛有着独特的魔力牵动着内心,不知为何泪落了下来,紧接着眼前一片漆黑

是自己在流泪吗,为了什么?

马车里传来阵阵抽泣,他睁开眼睛,除了库拉所有人都在流泪,新月掩着面任由库拉呼唤也难以制止

“大人,您感觉到了吗?那份悲伤。”

“是啊,勾起了不好的回忆,就像是听闻艾莉西亚离去一样。”

他长喘着气,这种感觉可不太妙,被那份悲伤震撼到的他一下清醒很多,听到了门那边的叹气声沉默着,即便是身份有别的她,也有这不为人知的过去吧

也许你还喜欢

罪城林岚全文免费 学长你不可以

莉丽丝与赵小柒并肩走在路上,路上行人频频回头看向她们。但是赵小柒总觉得有谁在跟着她

宠妃当道皇上靠边站 车文np纯肉

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呢?姐姐她应该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就是要上她。所以小萝莉挥了挥了挥自己

巨大的怪物与美女3d动画 快穿肉肉

数月练习,他早已熟悉了这具人类的身体,平日的行动已再无沉重之感。春雨渐收,周遭和风温润

男主在女主下面纹自己的名字 寒玉

而比尔和查理自上学后就不再造访这里,他们甚至明确表示就算是入学前他们也很少能克服“

《皇叔辛苦》 两人结合处走路都连

柴进吗?脑中的记忆貌似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好像是什么皇帝的子孙,不过后来不是当了贼寇了吗

女人下边流出白色液体 哬,,哦,,用

当莎兹琪注意到蛋白质女王朝着自己飞来时,莎兹琪已经完全没有躲闪的时间了,光是能注意到

皇帝绑在柱子上用毛笔刷花缝 西沉

早餐仅仅只是用米粉烫水煮熟放点猪肉青菜就弄好了,两三块钱就能够买个一两斤的米粉,足够

女友交换系列70部 啊不就好棒棒表

瑞典短鼻龙在龙类里属于性格温和的龙,它们不会主动攻击靠近自己的人,哪怕是在保护自己的

渔船顾平和三个女n 你个小浪蹄子是

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因为胭脂扣没上线,不开心/面无表情的燕逍福打滚咳咳。

自己上来动到我满意为止 市长与教

蓝月的房间就在旅馆的最顶楼、最里面也是最大的一个房间,大家都知道。月樱不需要问,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