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尤物班主任唐雨欣 坚持不住的搞笑图片

“……唔……”

安格尔躺在地上不太舒服的哼唧了两声,意识慢慢苏醒,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就被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惊的一下子彻底惊醒过来。

“啊,这里是……”

他一下子坐了起来,环视着周围阴暗的环境。

20年前,他也曾经来到过这里。

“哈,什么嘛……”

安格尔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慢慢用手捂住了眼睛。

“……结果……我还是死了啊……”

酸涩的情绪慢慢溢满全身,安格尔呜咽着却没能流出一滴眼泪。

灵魂,是没有眼泪的。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才刚刚想要活下去,才刚刚发现自己深爱着艾斯,为什么偏偏自己就没能挺过去啊……

……现在……离开了艾斯,离开了兄弟,离开了那缤纷多彩的时间……他要怎样继续活下去啊……

他早就不可能在融入到和平的现代社会里去了啊……

“啊啦,醒了?”

“嗯?”

安格尔放下手看着那个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这里的男人。

是那个见过两次的地府的人。

“我现在心情非常不好,劝你不要来烦我,地府的人。”

安格尔冷冷的说着。

“真生分,我也是有名字的。”

那人眯着眼睛笑着,却只让人感觉到一股冷意。

“叫我阿飘什么的就好哦。”

“阿飘?”

对这个和对方形象极其不相符的名字不做评价,安格尔转过头不再去看着对方。

“好吧,阿飘,能麻烦你出去吗,我想要自己待一会。”

“诶,这样真的好吗?”

阿飘笑着,惨败的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我可是给你带来了一个好消息哦。”

“好消息?”

安格尔讥笑着。

“要是说我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了的话,对于现在的我而已可是完全算不上是什么好消息。”

“是吗。”

阿飘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略带调侃的看着安格尔又把头瞥向了一边,继续不急不慢的说着。

“那,不知道能让你重回海贼世界算不算……”

“你说什么?!”

没等阿飘说完,安格尔就立刻站起来几步走到了他的身前,激动中带着几分不敢置信。

“你说……你可以……”

“可以让你回到海贼世界。”

阿飘依旧保持着微笑,一挥手旁边就出现了两张沙发和高档茶几,外加两杯热气腾腾的香茶。

“来,咱们坐下慢慢说。”

安格尔对突然出现的桌椅多少表现出了一丝惊异,不过想来这里是阴曹鬼府,一切不能用常理来判断,便不动声色的落座了。

“首先先让我不得不感叹一下您的运气。”

阿飘笑眯眯的品了一口茶说着。

“我们有机会送您回去,其原因还是您受的伤恰到好处。”

“哈?”

安格尔愣了一下。

“什么意思?”

“简单来说,如果您受的伤再轻一点,您就不会来到这里,而是安安静静的再那里养伤。”

阿飘笑着,放下了茶杯。

“而要是再重一点,即使是我们出手也无能为力。”

“您受的伤,是刚刚好好,卡在了能治愈的极限之处。”

说到这里,阿飘的笑容竟然出现了一瞬间的柔和。

“这是您的幸运,也是我们的幸运。”

“……前半句我倒是还能理解……”

安格尔现在更加疑惑了。

“接下来就是了。”

那一瞬间的柔和好像是错觉,阿飘现在又带上了冰凉刺骨的微笑。

“现在,我谨代表地府向您表达歉意。”

“哈?”

安格尔的脑子已经要转不过来了。

“我说你们说话就不能一口气说完吗?或者换一个我能听懂的说法?”

“我们欺骗了您。”

阿飘微笑着点了点头,完全不像是在道歉。

“我们,并没有将您送回原来的世界的能力。”

“……哈?!”

这下安格尔直接拍案而起。

“你说啥?!”

“请冷静下来。”

阿飘丝毫没有感到恐慌,微笑着抬头仰视着对他怒目而视的安格尔。

“我接下来就会解释了。”

“……好吧。”

安格尔愤愤不平的抱着胳膊做好,毕竟这是人家地盘,看人家的力量很明显是打不过的。

“这件事情实际上解释起来很简单。”

阿飘解释起来。

“实际上当我们当初发现失误的时候,原本是打算将您的灵魂塞回肉l体的,不过当时您的肉身已经被火化了,所以这一条便不可能了,想要将您送回原来的世界,必须倒流世界。”

说到这里,阿飘的笑容淡了下去。

“而这,可以算是地府唯一做不到的事情。”

“即使我们强大到可以随意生成或者毁灭新的世界,我们依旧不可能让任何一方世界的时间回转。”

“原来如此……所以我的确不可能在原来的世界复活啊……”

安格尔皱起了眉头。

“那你们当初答应的……”

“是的,我们的确答应过你把你送回去。”

阿飘淡淡的笑着。

“实际上,如果我们不说,您也的确会以为我们地府做到了当初的承诺。”

“嗯?”

“我们虽然没有办法让时间倒流,但是就像我刚才说的一样。”

阿飘笑了笑。

“创作一方世界对我们来说轻而易举。”

“所以,你们复制了我原来的世界?”

安格尔惊讶的说着,而阿飘也点了点头。

“没错,我们将你死前时间点的世界完完全全的复制了一个出来,所以如果你选择回去的话并不会发现任何的异常。”

听到这里,安格尔不禁又皱起了眉头。

“好吧,我明白了,可是这和我能不能回到海贼世界有什么关系啊?”

“接下来就是重点了。”

阿飘笑着,慢慢的靠向了沙发背。

“虽然那个复制世界已经存在了,不过那里面的人还没有被赋予灵魂,时间也还没有开始流动,毕竟那个世界是为了你而创造出来的,你不过去那个世界就没有意义。”

“不过,一旦这个世界开始运转,那么地府就要去管那突然多出来的无数灵魂,工作量会加大,虽然并不算很多,但是能不要最好还是不要。”

“哦。”

安格尔挑了挑眉。

“也就说说,如果我选择回到海贼世界,那么那个复制世界就会在运转之前被销毁。”

“正是如此。”

阿飘点了点头。

“那就奇怪了。”

安格尔歪歪头。

“既然你们怕麻烦,那为什么还要为我造一个海贼世界?”

要知道,一个海贼世界的人口,可是远比地球要多的多。

“这是最初一任阎王定的规矩。”

阿飘说着竟然露出了些许无奈的表情。

“地府既然犯了错误,就要给人家赔礼道歉,所以送给那些倒霉蛋一个世界,算是赔礼,也算是地府对自己的惩罚。”

“好在无数年来这种失误屈指可数,不然地府可真就要忙不过来了。”

“好吧,事情的始末我了解了。”

安格尔点了点头。

“那你们要如何让我回到海贼世界呢?”

“你身上的伤属于能够治愈的极限,我们地府虽然不能直接帮你治愈,但是可以帮你压住你的灵魂,让他一直待在你的肉身之内。”

阿飘笑着说道。

“到时候,灵魂的力量会唤醒你的身体,慢慢润养自身的伤口,虽然会花上比较长的时间,不过总会好的。”

说着,阿飘站起身来,朝安格尔笑了笑。

“虽然我觉得完全不需要,不过程序还是要走的。”

此时他的嘴角压了下去,用一张严肃的表情看着安格尔。

“请问,您的选择是回到原来的时间,还是彻底挥别过去,成为一个彻彻底底在海贼世界的人?”

安格尔压抑着自己激动的内心,慢慢的站起身,笑着看向阿飘。

“那还用问吗。”

“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和我的弟弟们重逢了啊!”

艾斯,萨博,路飞,对不起,让你们担惊受怕了吧。

哥哥,回来了!

“都准备好了吧。”

罗站在潜水艇的甲板上,指挥着小弟们搬运着医疗器材。

“马上了,船长。”

罗点了点头,又看向了白胡子船上的萨博。

“萨博当家的,准备出发了。”

“马上就来。”

萨博喊了一声,就又担心的看向那幽暗的船舱。

一整天了,艾斯一点动静都没有出。

除了最开始将路飞拜托给他之后,就静静的待在安格尔的手术室里,看着安格尔的遗体发呆。

不哭,不闹,却是最让人感到惶恐的状态。

没人知道艾斯现在是什么想法,没人知道他下一步想要干什么。

“走吧,萨博。”

马尔高说着。

“艾斯那边我们看着,路飞那家伙就靠你了。”

“等他醒了,你可有的忙的。”

“革命军那边我会回去一趟的。”

伊万酱说着。

“你也不用着急,龙知道你的情况,最近好好休息,不要胡思乱想太勉强自己了。”

“嗯,我知道了。”

萨博沉重的点了点头,看向两人。

“有什么事情,随时联系我。”

说完,萨博转头朝船舱内喊了一句。

“安格尔,艾斯,我走了,路飞那边不用担心!”

说的就像是……安格尔还活着一样……

萨博苦笑一声,转身跳到潜水艇上。

毕竟女帝是七武海,你也不能让人家还一群与海军敌对的海贼呆太久。

而伊万酱他们也提出了辞行。

转眼间,这片海域就剩下了白胡子的残党还有红发一伙了。

“都走了呢。”

马尔高看着潜水艇和革命军他们远去的方向,叹了口气,慢慢转身。

“该处理这个麻烦……”

然而没等他说完,原本应该是处于屏蔽了一切外界信息状态的艾斯却连滚带爬的跑出了船舱大呼小叫了起来。

“船医!船医!”

“艾斯?!”

马尔高看他这样子还以为他终于还是精神失常了,一脸痛苦的来到了艾斯的身边,把他扶了起来。

“艾斯你冷静……”

“冷静不下来啊……”

说着,艾斯抬起头,马尔高惊讶的发现,此时浑身颤抖的艾斯竟然笑着涕泗横流。

“艾斯?到底怎么了?”

马尔高皱着眉头问道。

“安格尔……”

从现在的艾斯嘴里听到这个名字,马尔高的心不免的一突,然而下一刻,艾斯虽说的话,却让这一片海面都为之沉静。

“安格尔他……又有心跳了啊!”

“……哈?!”

十几分钟后。

艾斯跪在安格尔的病床边,小心翼翼的抓着安格尔有些冰冷的手,紧张的看着船医给安格尔做着全身检查。

“真是不可思议……”

检查完毕的船医不可置信的看着病床上浅浅呼吸着的人。

“我明明记得很清楚,当时的安格尔应该已经彻底没有了生命体征才对。”

“安格尔现在……”

艾斯小心翼翼的问着,握着安格尔的手,也控制不住的紧了紧。

“虽然算不上没事……”

船医说着,朝艾斯笑了笑。

“不过生命体征稳定,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随着船舱内无数舒了一口气的声音,艾斯用脸颊小心的蹭了蹭安格尔的手心,感受着淡淡的温度,不禁再一次热泪盈眶。

“……太好了。”

天知道当艾斯在那静谧的房间内突然听到那一声微弱的心跳时脸上是什么表情,在发现安格尔又一次开始呼吸时又是什么表情。

像是在漫漫黑暗中看到意思灯火,更像是在无尽的黑暗中看到了一丝曙光。

即使灯火可能转瞬即灭,朝阳可能永远不会升起,不过那温暖人心的希望,成为了艾斯活下去最后的动力。

安格尔……还活着……还是温暖的,还有可能张开眼睛,还有可能再叫一次他的名字。

这就足够,哪怕现在一切都只是可能,但是对经历过绝望的艾斯来说,这种还能怀抱希望的感觉简直是一种享受。

“太好了啊,艾斯。”

马尔高看着艾斯那又鲜活起来的样子,欣慰的笑了笑,拿出了电话虫。

“那我现在联系萨博他们。”

“等等。”

然而,艾斯却叫住了他。

“船医。”

“嗯?怎么了?”

艾斯慢慢的擦干眼泪,严肃的问道。

“安格尔,真的不会再有生命危险了吗?”

“……不,说不准。”

船医遗憾的摇了摇头。

“现在的安格尔连恶魔果实的力量都消失了,所以毫无疑问他的确是死了一次了,现在肯定是起死回生。”

“这种起死回生我从未见过,所以一切都是未知的,没有人知道安格尔下一秒会如何,所以……”

“……我知道了。”

艾斯没有多问什么,而是看向马尔高。

“马尔高,在安格尔再次睁开眼睛之前,就让世界以为他已经死了吧。”

对于那些爱他的人来说,不用再次经历痛苦的等待和绝望,对于那些厌恶安格尔的人来说,也不会再派人来找安格尔的麻烦。

“长痛不如短痛。”

艾斯看着床上已经紧闭着双眼的安格尔,淡淡的说着。

“就先不要让萨博他们知道安格尔还活着的消息了。”

痛苦的人,有他一个就够了。

“……好吧我知道了。”

马尔高笑着收起了电话虫。

“那葬礼呢?红发那边是已经把安格尔的墓碑都定制好了。”

“……放个空棺木吧。”

此时的艾斯已经基本上振作了起来,经历完人生大起大落大悲大喜的他此时已经变得更加成熟。

“想要瞒过全世界,就要做全套。”

艾斯一只手摸了摸下巴,另一只手仍是小心翼翼的握着安格尔的手。

“一下子成长了不少啊,艾斯。”

马尔高欣慰的笑着转身挥了挥手。

“那我去和红发商量接下来的事情了,顺便让咱们的人保密。”

说完,便拉着其他几个来看热闹的队长离开,留下艾斯一个人呆在安格尔的病床前。

又一次回归静谧的房间,这一次,有两个人在呼吸。

艾斯再一次趴伏在安格尔的胸膛上,倾听着生命的声音。

扑通…………扑通…………

缓慢,但是,确实存在。

“安格尔……”

艾斯轻轻的叫着安格尔的名字,像是怕惊醒睡梦中的爱人,然后,他慢慢的牵起安格尔的手,放到唇边,闭上眼睛柔柔的一吻。

我已经当着全世界的面告诉了你我深爱的人是谁,那,安格尔,我等着你给我一个答案。

不管那个答案是好是坏,只要是你亲口说的,我都会毫不犹豫的接受。

希望,你不会让我等太久……

数天以后,新世界的某座岛屿。

“真不知道该怎么谢谢你,红发。”

马尔高站在两座精致的墓碑前,看着灿烂的花海说道。

“没什么好道谢的,白胡子他是一个值得尊敬的男人。”

香克斯挥了挥手,有拍了拍站在一旁的艾斯的肩膀。

“我期待着你的未来,艾斯。”

说完,便在白胡子海贼团的注目礼中,慢慢走下小山坡。

艾斯回头目送着红发海贼团远去,又回头看向面前的两座墓碑。

白胡子老爹的死,所有白胡子海贼团的人都已经放下了,他们的老爹死的伟大,死的光荣,泪已经流过了,现在只需要继续前进。

而面对另一座小巧一点的墓碑,艾斯却无论如何都无法保持平静。

一把特质的手l枪,一个小巧的弹壳。

比起老爹那巨大的关刀和威武的披风,不起眼的让人心酸。

可是,这是安格尔留给艾斯唯二的两样东西。

拯救了艾斯性命的两样东西。

安格尔这一生,从没有执着过什么,也未曾拥有过什么,他的目光,从始至终,一直跟随着他不断成长的弟弟们。

“如果安格尔真的就这样走了,我们说不定会成为安格尔唯一的遗产吧。”

艾斯压了压脑袋上安格尔赠予的牛仔帽,淡淡的说着。

“我们兄弟,还有海军那边机动部队里的那些家伙。”

“被安格尔所改变的我们,可能是安格尔唯一存在于世的证明吧。”

“又乱想些什么呢。”

马尔高拍了拍艾斯的后背,转身慢慢离开。

“咱们也没多少时间,这段时间好多咱们白胡子的地盘陷入了混乱,得赶紧去帮忙才行。”

“嗯,我知道了。”

艾斯点点头,低头看了看套在手腕上好似记录指针的小东西。

只是那个小玻璃球里,摇摇晃晃着指向某个方向的,是一张小小的,正在燃烧的卡片。

这是这几天重新给安格尔做的生命卡,从诞生之日起就在慢慢燃烧。

这指向着安格尔的永久指针,是艾斯能毕竟放心的让安格尔离开视线的原因所在。

只要这个东西还戴在他的手腕上,他就可以随时知道安格尔的情况。

而事实也证明,知道艾斯的生命消亡,这个小小的指针,也没有离开过艾斯的手腕。

确认了安格尔现在一切正常,艾斯又一次抬起头,看着安格尔的墓碑默默地献上了属于他的那一枝花。

那是一朵,如火焰般绽放的赤红玫瑰。

回到船上,艾斯理所当然的直奔安格尔所在的手术室,往安格尔的床沿上一坐,就开始盯着安格尔的美颜发呆。

“不用你一直看着吧。”

马尔高此时拿着一份报纸走了进来。

“船医不是说安格尔的伤口开始缓慢的愈合了吗,没有意外的话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吗,你就是这么一直看着他也不可能突然醒过来啊。”

“我只是……”

艾斯头也不回的淡淡说着。

“有点害怕这只是一场梦……啊!好疼!”

“梦里人是不会感到疼的。”

马尔高睁着死鱼眼收回了给了艾斯一拳的拳头,然后将手上的报纸递给了艾斯。

“看了这场葬礼的确消除了海军所有的疑心,安格尔的死讯终于登报了,当然,对于这种叛徒,极尽诋毁是少不了的。”

艾斯接过报纸,看着上面那一一列举的安格尔的罪行,曾经海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情,或者干醋杜撰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事件,让安格尔彻底变成了一个穷凶极恶的罪人。

而海军则被塑造成了被安格尔欺骗的正义组织,之前那些将安格尔当做榜样的宣传全都是被安格尔欺骗的结果。

而这次安格尔的死,这完全是大快人心的事情,这样艾斯恨不得一把火把写这篇报道的人彻底烧成灰烬。

“……这种漏洞百出的东西怎么会有人信啊……”

艾斯不爽的说着。

“骗骗那些不明真相的群众足够了。”

马尔高拿回了报纸。

“……安格尔他……”

艾斯看向沉睡着的安格尔,忿忿不平的说着。

“……明明那么喜欢海军,还为海军做了那么多事情……”

“所谓的“为了正义”啊。”

马尔高耸了耸肩。

“不过,看样子安格尔的那个副官还有机动部队并没有受到影响,这算是唯一的好消息了吧。”

“布鲁布鲁布鲁布鲁布鲁……”

突然,马尔高的电话虫响了起来。

“吧咭。”

“么西么西?”

“马尔高吗?”

萨博。

马尔高和艾斯对视了一眼,然后便回话道。

“啊,是萨博啊……”

“是我,那个……艾斯他……”

马尔高看了一眼坐在安格尔身边的艾斯。

“啊,他啊……没什么太大问题。”

“诶?”

萨博愣了一下。

“真的?”

毕竟按照他的猜想,艾斯他要不就是直接开始发疯,要不然就是彻底封闭自己,就算再怎么说,也不应该几天之内就缓过来才对。

“红发他也跟艾斯谈了许多,艾斯虽然不算是彻底走出来了,不过也没有之前预想的那么糟糕。”

马尔高看着艾斯笑了笑。

“不信让他自己跟你说吧。”

说着,他将电话虫递给了艾斯。

艾斯接过电话虫,调整了一下状态。

“萨博。”

“艾斯……”

萨博沉默了拍片刻,最终还是犹犹豫豫的问着。

“安格尔的事情……”

“我知道。”

艾斯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安格尔的脸庞。

“我不会让他失望的。”

“是吗。”

萨博听着艾斯那坚定的声音,放心的笑了笑。

“亏我这几天还在为你担心。”

“萨博!安格尔呢!”

身后突然传来的大喊声让萨博愣了一下,随后不禁苦笑着。

“路飞终于醒了,竟然赶着这个时候,怎么去安慰他我还没跟头绪呢。”

“总之,艾斯,别勉强自己,该哭就哭一次。”

“如果有时间的话我会去看你。”

“嗯。”

艾斯点了点头。

“路飞就拜托你了。”

“吧咭。”

接过艾斯递过来已经沉睡的电话虫,马尔高笑了笑。

“以后你他们要是追究起来我可是要毫不犹豫的把你供出去,我可不想被革命军的二把手追杀。”

“不会的。”

艾斯站起来,抻了抻懒腰。

“好了,接下来……”

走出船舱迎接着温暖的阳光,这么多天下来,艾斯终于露出了一个愉悦的笑容。

路飞醒了,身边有萨博看着,安格尔还活着,已经让艾斯足够满足了。

“得赶快变强才行!”

为了让老爹安息,为了不让所有人失望,更是为了再也不会经历失去的痛苦。

“在你苏醒之前,我一定会变强到让你大吃一惊的程度!”

艾斯高举起他的“安格尔指针”,开心的笑着。

“等着吧,安格尔!”

不久之后,草帽小子再次闯入海军总部,向全世界告知他还活着的事实,并纪念他的哥哥,随后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后数个月,整个世界陷入动荡,白胡子的残党被无数人视为最大的一块肥肉,不过他们还是用强大的力量守护住了自己的一方净土。

而这几个月来,艾斯已经彻底习惯了安格尔昏迷不醒的生活,虽然偶尔还是会盯着安格尔紧闭的双眼发呆,不过其他时间已经再次变回了那个爱笑爱闹的大男孩了。

当然,他的成长有目共睹,性格方面变得更加稳重成熟,实力更是在没日没夜的修炼中变得越来越强。

安格尔这几个月下来身上的伤已经是好了个七七八八,除了胸口上几个粉嫩的疤痕昭示着他曾经的创伤,看起来和睡着了没什么两样,连带着生命卡也已经复原到了原来的样子,不带有一点火星。

可是,他就是没有醒。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白胡子团里渐渐开始避讳安格尔的话题,甚至有人认为安格尔可能再也不会睁开眼睛。

这也难怪,毕竟安格尔本就是死而复生,还能有呼吸有心跳就已经是奇迹了,想让他再次睁开眼睛,似乎像是一种奢求。

当然,即便如此,艾斯也从来没有怀疑过。

他依旧每天用从船医那里学来的手法按摩着安格尔的肌肉,小心的喂安格尔喝一些流食,吃喝拉撒被他一手包办。

虽然辛苦,却也乐在其中。

此时,距离安格尔昏迷不醒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的时间。

艾斯看着安格尔被他照顾的白白嫩嫩的,满足的笑了笑。

不知道安格尔醒了之后知道这一年一直是我照顾他会是什么表情啊……

艾斯叹了口气,照例轻吻着安格尔的额头。

“快醒过来吧,安格尔。”

“艾斯,吃饭了!”

“啊,来了。”

于是,为了防止肉被一抢而空的艾斯没有注意到,在他转身离开的那一瞬间,安格尔微微颤抖的手指。

当天下午,艾斯和往常一样,在甲板上和其他队长们对练玩以后坐在地上吃着加餐。

“啊,年轻人真是不服不行啊……”

萨奇满头大汗的躺在另一边无奈的说着。

“这种进步速度太可怕了吧!”

“不变强不行啊。”

艾斯嚼着肉说着。

“我还要保护安格尔呢,还有蒂奇那个混蛋最近也挺嚣张的。”

“安格尔吗……”

萨奇盘腿坐了起来,托着腮看向那禁闭的船舱。

“等他行了是不是就要准备你和他的婚礼了?啊真遗憾啊,那样一个美人……艾斯你把火收起来!”

“萨奇你也是不长记性。”

马尔高失笑着走了过来。

“上次被烧的只剩胖次,这次怕不是连胖次都不会给你留了。”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萨奇抱着胳膊理直气壮的说着。

“不过安格尔穿上婚纱一定很好看吧。”

艾斯想了想,默默的擦了擦自己的鼻子。

“要真举行婚礼的话可是要半场大的。”

以藏不知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笑着说道。

“得把红发他们也请过来。”

“还有七武海里面的鹰眼,那家伙人不错。”

“还有甚平老大!”

“海军要不要也叫来几个啊,就当娘家人了。”

“艾斯的兄弟们也要都叫来呢!”

“那不是当然的吗?”

“呐……”

艾斯看着参与进讨论的人越来越多不禁无奈的扶额。

“安格尔他什么时候醒还不一定呢……”

“吱呀……”

没有注意到身后船舱那里传来的开门声,也没有注意到突然安静下来的白团,艾斯自顾自的继续低着头说着。

“就算安格尔醒了,答不答应和我在一起也……”

“也怎么样?”

身后突然传出那心心念念的熟悉声音,艾斯愣了一下,随后不敢相信的抬起头,就看到他那些伙伴也一个个的都用见了鬼的眼神看向他的身后。

……不……会吧……

我……不是在做梦吧……

“怎么?傻了?”

那个让他魂牵梦绕声音,又一次想起。

这一次声音更加近了,甚至艾斯的耳朵都能感受到那温暖的气流,随着微风,几缕银色的发丝缠上了艾斯的脖子,沉重的让艾斯几乎窒息。

“真傻了假傻了?”

那双每天都会摩挲几遍的洁白修长的手从后面捧上了艾斯的脸,稍一用力,就让艾斯仰起了头。

然后,那一年中无数次梦到的银色的眸子,那柔软的带着温柔笑意的双唇,就这样,突然映入了艾斯的眼帘。

“啊啦,吃的满嘴都是油。”

安格尔笑着挑了挑眉毛,用大拇指轻轻擦了擦艾斯惊讶到微微张开的唇。

“这样我可下不去口啊。”

“……安……格尔……”

幸福而欢愉的泪水带着这一年份苦涩溢满了艾斯的眼眶,顺着脸颊流到了安格尔的手上。

但是,哪怕实现已经模糊,艾斯仍然不愿意闭上哪怕一瞬间眼睛,而是任自己毫无形象的涕泗横流,也不愿意浪费一分一秒,去稍微打理一下自己的形象。

“安格尔……”

伸出手握住了捧住自己脸颊的手,艾斯小心翼翼的确认着这到底是梦幻还是真实。

“安格尔……”

他一边一边的叫着安格尔的名字,就像是这一年里无数次想要轻轻叫醒那睡熟的人一样。

“我在。”

安格尔回握着艾斯的手,露出了一个带着几分心疼的笑容。

“我回来了,艾斯。”

“……欢迎回来。”

艾斯的脸上终于带上了笑容,他慢慢的伸出上手,捧着安格尔的脸,慢慢下压。

然后,四唇相接。

带着苦涩的泪的味道的初吻,轻柔而珍重,像是在小心的亲吻着一件独一无二的艺术品,生怕稍一用力就会让美好支离破碎。

安格尔先是被这吻弄的愣了一下,随后感受着艾斯的小心翼翼无奈的笑了笑,主动伸出舌头舔舐起艾斯还带着肉香的双唇。

感受到了安格尔的回应,艾斯惊喜的睁大了眼睛,慢慢放开了自己,他一把将安格尔捞入怀中,尽情的享受着安格尔温暖的气息,像是要把这一年欠下的份一次补齐一样,直到发现安格尔开始急促的呼吸起来,才突然反应过来,松开了安格尔的唇,紧张的看着他。

“抱歉安格尔!你没事吧!”

“……哈……没事没事……”

安格尔此时已经面红耳赤了,虽说刚才算是他主动,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却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刚醒来……身体还有些虚,不过没有大碍的……”

“是吗,那就好。”

艾斯抱着安格尔坐在地上,看着近在咫尺的精致脸庞,回想起这一年来自己总是半夜从噩梦中惊醒,连滚带爬的跑到旁边的床上确认安格尔的呼吸,抱着安格尔才能安然入睡。

如今,噩梦已经结束了。

不光如此,安格尔刚才,还回应了他的吻。

安格尔不讨厌他……甚至也和他一样,深爱着他……

这是艾斯做过的,最好的美梦。

他慢慢抱紧安格尔的身体,将脸埋进了安格尔的颈侧。

“……唔……”

听着艾斯忍耐的呜咽声,安格尔笑着轻轻的拍了拍艾斯的后背。

“想哭的话,就哭吧。”

“……唔……呜……”

终于,艾斯抬起头,时隔十一年,又一次,放声大哭。

“……唔……呜呜呜……呜呜呜哇!”

像是一个漂泊在外的游子终于回到了最让他安心的港湾,像是走时的孩童找到了他的父母。

在最令人安心的地方,在不需要有任何掩藏的地方,艾斯肆意的展示着被自己小心遮掩起来的脆弱和悲伤,发泄着自己整整一年的不安和痛苦。

“乖,乖。”

安格尔笑着一下一下拍打着艾斯的后背,像是最初的最初,哄着一不小心跌倒的稚龄的婴孩。

过了好一会,哭够了的艾斯擦了擦眼角,从安格尔的肩上抬起脑袋。

“……呜……安……格尔……”

“什么?”

安格尔笑眯眯的看着还红着眼圈的艾斯。

“我爱你。”

明明还在微微打嗝,明明眼睛还带着一丝红肿,可是艾斯却依旧摆出最认真的表情,慢慢的吐出了这三个字。

安格尔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不过随后就幸福的笑着,点了点头。

“我也爱你。”

终于听到安格尔亲口确认,艾斯兴奋的又一次紧紧的将安格尔拥入怀中。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

“我知道了啊。”

安格尔无奈的揉了揉艾斯的头,看着早就被马尔高拉着躲得远远的却还在探头探脑的看过来的白团,不禁不自在的红了脸。

“别这么旁若无人啊,你的伙伴还在一旁看着呢。”

“啊,对了!”

艾斯此时才想起来那些被他抛弃已久的伙伴,狠狠的擦了擦眼睛,站起身来,一手捞起安格尔的大长腿就是一个公主抱。

“小的们!开宴会了!”

“啊!艾斯你干什么!给我放开!”

“安格尔你才醒还有些虚呢吧。”

艾斯带着还有些泛红的眼睛灿烂的笑着。

“累着了可不行!”

“是啊,小安格尔。”

萨奇也大笑着走过了挎上了艾斯的肩膀,看向在艾斯怀里的安格尔。

“大病初愈好好休息吧!”

“船医呢!快来给安格尔检查一下!”

“去准备吃的!今晚咱们彻夜狂欢!”

“不够吃再抓几条海王类!”

“啤酒也不能少!”

“要不要在做一个结婚蛋糕?”

“现在还太早了吧!”

“真是的。”

马尔高看着闹成了一群的白团还有抱着安格尔幸福而灿烂的笑着的艾斯,还有他怀中已经羞红来了脸的安格尔,欣慰的笑了笑。

“这下子,老爹也能彻底放心了吧。”

说着,他将喝了一半的酒壶扔进了大海,走到了艾斯身边。

“怎么样?两位决定什么时候结婚啊?”

“啊!马尔高你怎么也和他们一起起哄啊!”

“安格尔,这不叫起哄哦,这婚早晚得结嘛,早点定下来也好,是吧艾斯。”

“啊?哦,嗯。”

“嗯个鬼啊!你根本没有搞明白状况吧!”

“啊!好疼!”

时隔一年,又一次被安格尔揍了的艾斯丝毫没有抱怨,而是笑着蹭了蹭安格尔的脸。

“嘛,我听安格尔的。”

“……好肉麻……”

安格尔不自在的挠了挠泛红的耳朵,看着艾斯都快要咧到耳根子的灿烂笑容,最终还是无奈的笑了笑,凑上去亲了亲艾斯的脸。

“今后就以另一种身份请多指教了,艾斯。”

这一瞬间,艾斯的眼神前所未有的明亮。

“嗯!请多指教啦,安格尔。”

全文完

也许你还喜欢

罪城林岚全文免费 学长你不可以

莉丽丝与赵小柒并肩走在路上,路上行人频频回头看向她们。但是赵小柒总觉得有谁在跟着她

宠妃当道皇上靠边站 车文np纯肉

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呢?姐姐她应该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就是要上她。所以小萝莉挥了挥了挥自己

巨大的怪物与美女3d动画 快穿肉肉

数月练习,他早已熟悉了这具人类的身体,平日的行动已再无沉重之感。春雨渐收,周遭和风温润

男主在女主下面纹自己的名字 寒玉

而比尔和查理自上学后就不再造访这里,他们甚至明确表示就算是入学前他们也很少能克服“

《皇叔辛苦》 两人结合处走路都连

柴进吗?脑中的记忆貌似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好像是什么皇帝的子孙,不过后来不是当了贼寇了吗

女人下边流出白色液体 哬,,哦,,用

当莎兹琪注意到蛋白质女王朝着自己飞来时,莎兹琪已经完全没有躲闪的时间了,光是能注意到

皇帝绑在柱子上用毛笔刷花缝 西沉

早餐仅仅只是用米粉烫水煮熟放点猪肉青菜就弄好了,两三块钱就能够买个一两斤的米粉,足够

女友交换系列70部 啊不就好棒棒表

瑞典短鼻龙在龙类里属于性格温和的龙,它们不会主动攻击靠近自己的人,哪怕是在保护自己的

渔船顾平和三个女n 你个小浪蹄子是

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因为胭脂扣没上线,不开心/面无表情的燕逍福打滚咳咳。

自己上来动到我满意为止 市长与教

蓝月的房间就在旅馆的最顶楼、最里面也是最大的一个房间,大家都知道。月樱不需要问,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