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检教授把我干了 半夜和小姨子车震

石块?

石块!?

我真是日了……!这些他妈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石块!

“哇——!”

那风一样的懦夫刚刚走到水边,向下望了一眼的他肯定被吓傻了吧。

“怎么了,红桃K!?”

“别问了,混蛋!你自己去看看就懂了!”

尸体,和卵块。

被固化的粘液固定在水面,路多罗斯的尸体。上面无数白色的卵块正在有规则地脉动着。

数量非常之多……

“小雷。”

“……”那个蠢货跟班也看呆了吧。

“准备相机。”

“早就准备好了,鱼姐!这就是我想要的世纪大新闻啊!”

这家伙脑子坏了吗?他能理解现在的处境吗?

“听好了,杀手和红桃K。本次事件已经不是实验体逃逸造成考察站受袭了,这是一次严重的外来物种入侵。任务必须终止,等小雷拍完照片作为证据以后我们就破坏掉这些卵然后立即撤退。没有意见吧。”

“当当当当当当然没有!”

“你现在说这些已经有点迟了。”

“什么?”

最深处的洞顶,一张恶心到了极点让人看一眼就会掉一地鸡皮疙瘩的大嘴正缓缓爬出。

“丑八怪来了。”

“在哪!?”

“深处的洞顶,朝这边爬过来了。”

“红桃K,把灯举高!”

“是、是!”

虽然昏暗,不过他们应该都能看见了吧。

“撤!”G级混蛋掏出一个球,朝水里扔去。

向洞口狂奔,身后突然传来爆炸声。瞥了一眼,一大堆卵块和粘液都被炸上了天。那个好像玩具一样的小破球居然是威力这么大的爆弹!?能给再给那混蛋点时间多扔几个的话这些卵应该就都报销了。只可惜我们现在没这个时间。

我记得洞口的那个坡有点陡,爬上去应该挺费劲的。对我来说问题不大,可是对——

顺着洞口向上望,只能看见一张嘴。

很好,我们被包围了。

“只能一战了!外面这只卡在洞口,一时半会儿还进不来,趁现在先把里面的那只干掉!”

“哇——!扑上来了!它们扑上来了!”

砰。

很好,灯没了。

红桃K胳膊上被一只恶心的幼体咬住,然后不中用地把灯松开了。

现在对半瞎子们来说,唯一的光源就只有G级混蛋背上的那把刀了。

一匕首刺穿那个白色的东西,把它甩到一边。然而周围的蠕动声提醒我,事情开始变得麻烦了。

“G级混蛋,你刚才那么一炸把附近的所有恶心的东西都叫醒了!”

“不是正合你愿么杀手?现在满地都是你的报酬了。小雷,准备备用火把!”

然而里面那只几乎已经在我们头顶了。

“噢噢!等等!感觉怪物靠过来了!在那边!”

这家伙居然能察觉到!?这样就好办了,只要一箭把那丑八怪射下来,就能好好给它上一课。

咔嚓。

“你他妈的在干什么!?”他居然把这最佳也是最后的机会给了那个破盒子!

“噢噢噢噢!灵异相片到手!”

“到你祖宗啊!你没病吧!?”姐姐大人说的就是这个意思吧!?这白痴虽然直觉很强,但他会优先把机会给相机,而不是武器。

“所有人都闪开!”

我当然知道闪开!拉住还欠我十万的那个人的手,把他拉到一边。那个端着破盒子的超级蠢货本身就在安全位置,不过我特别希望把他直接扔到那边喂给丑八怪!剩下的——

剩下一个通知我们闪开的人依然站在原地。

我连喊都来不及,她和她那闪着电光的破刀就被从天而降的大嘴吞噬。

这家伙在搞什么——

名堂……!?

丑八怪两半了。

从下至上,一条笔直的直线,被一道雷一分为二。在被尸体砸扁之前,那G级混蛋冲到我们身边,将那能把人闪瞎的刀收回鞘中。

“和想象中一样软呢。”

“鱼姐好霸气!”

“在你耍帅的时候惹你兴致真对不起啊混蛋,可你现在满身都是恶心到死的血和粘液,臭得要命,离我远点行吗?”

“是吗,看来刻意避开毒腺是成功了。”她掏出一个小包,把里面的白色粉末撒在她的刀鞘上,“备用火把还没好吗,准备突围了。”

“是,鱼姐!”

“杀手,你殿后没问题吧。”

“当然,我可不想站在你那臭烘烘的身体旁边。”

“同感。”

她直接冲向洞口。在另一侧待机。

说实话,我有点……吃惊。

现在对她来说周围应该是漆黑一片才对啊!她为什么还能这样毫不犹豫地行动!?就算是能看清周围的我,也不敢这样横冲直撞。这混蛋不要命吗!?

另一只丑八怪冲终于挤进来了。一进来就立即发现了我们。转向我们这边,抬起头。

它这是要干什么,喷毒?还是单纯的威慑?不行,在它实际动作做出来之前,我根本没办法作出判断。不过一旦做出来我就能立即反应,而且效果要比那些反应迟钝的人类要好得多。

要喷毒了!一个含有致命毒液的粘液球在它嘴中形成。虽然我不能确定那东西是不是真的有毒,但谁也不会想被那恶心的东西糊一脸。

目标是……那个蠢货跟班。那蠢货还在点火把,对即将发生的事一无所知。果然刚才只是蒙上的吗。

不管他了,反正是个蠢货。

然而那丑八怪下一个动作并不是吐出嘴里的粘液球,而是扬起前半身开始挣扎。粘液球从嘴角滑落,洒了一地。

那G级混蛋……在丑八怪背上,把小刀插入了它的脊背。如果真的只是小刀这么一插就算了,问题是从喷血的气势上来看,这一插造成的伤口绝对要比那小刀的刀刃大得多。总感觉那丑八怪已经被什么东西打穿了。

毫不犹豫,G级混蛋左手拔出小刀,侧身跃下,精确把小刀收回鞘中的同时直接钻到丑八怪身体下方。右手已经开始伸向背上的大刀。

雷击。

丑八怪瞬间被开膛破肚。

这混蛋……

她的攻击为什么这么……

是的,如果换做我的话也是可以打出这么流畅的攻击的,因为我可以看清一切。可她不一样啊!她只是个半瞎子一样的人类啊!为什么连她也能做到这一点!?不仅是现在的动作,我感觉她连对手的下一个动作,甚至下下一个动作都看透了,而且是在这种环境下!她的交手时的表现让我还天真的以为她只不过是个反应很快,洞察力很强,战斗经验非常丰富的人类罢了。

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个怪物。

“还在发什么愣,撤退了!”

“不是在等你开路呢吗混蛋!”

“鱼姐,火把好了!”

洞穴一下子亮起来了。与此同时,周围恶心的幼体们开始聚集过来。这里已经不能呆了,冲出去。

沿着沾满粘液的坡道冲出洞口,外面的隧道已经不是之前的样子了。

“啧。”

“这丑八怪,真是走到哪生到哪。”

我们现在被成百上千的幼体夹击了。

然而洞穴中满地乳白色躯体有将近一半已经不动了。它们从出生的一刻起就注定会夭折。产下它们的混蛋根本没打算照顾它们,而是把它们当做进攻的道具。就算是身后那些生长在腐肉上的幼体,有九成以上都会死于饥饿和低温。

真是太恶心了,恶心至极!

这些小东西迷茫着,哭嚎着,凭借本能寻找周围的热源,吸取养分,想要活下去。当然,它们都是些低等生物,或许不懂这么多。但我只要一想到这些还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他妈还在等什么,G级混蛋!冲上去啊!”

“这数量有点难办啊。”

“难办个屁!你不是很厉害吗!?滚到后面去,用你那破烂炸弹把洞里的那群都给我炸了!前面交给我!”

“说得好听,就算是你也没办法应对这么多吧!”

“少废话,看好了!”

可别小看了纳鲁加库鲁加的速度。

左前,右下,左下两只,正面,头顶,右下,最后正面三只算好角度一刀全斩。

眼睛在彩色和黑白两种模式下切换,周围哪些是死尸,哪些已经奄奄一息,哪些还有活力可以发动进攻我都一览无余。跳上来的速度和静止一样慢,浑身上下都是破绽。双手齐用,一刀砍死五只都没问题。

都给我去死……去死吧,去死吧,都去死吧!你们这些畜生!把你们杀光了才好呢!我才不会在此丧命!我连一滴血都不会让给你们!那孩子还等着我回去呢!你们就嫉妒吧!就恨吧!这群恶心到极点的低等畜生!

“简直是神乎其神的反应啊,杀手!”我没空理她,不过她也没打算让我回话,她在队伍最后对付那些漏网之鱼肯定也挺费劲的。

杀了多久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最后突围成功以后我衣服基本已经变成纯红色了。身后已经没有多少活口了,就算有似乎也没有追上来的意思。它们那缓慢爬行的速度也根本追不上我们。姑且,我们已经暂时安全了。

好臭。

“斯奇明前辈,能收到信息吗,斯奇明前辈!?”G级混蛋的通讯器突然响了。

“能收到!”

“我们是公会派来的增援,斥候爱露反映遗迹中有大量吉吉内布拉,特来支援!”

“不要支援了!通知公会,吉吉内布拉已经开始猎杀当地物种并开始疯狂繁殖!必须立即进行大扫讨!”

“什么!?这么严重!?明白了!那前辈现在处境安全吗!?”

“刚刚突围成功,现在正在撤离,没有什么大碍。你们现在有多少人?”

“总共四队猎人,都是上位猎人带队!”

“让你的人分两组去守住遗物库,决不能让吉吉内布拉在那里产卵!”

“明白!”通话结束。

“你还……有模有样的嘛……”

“这种时候G级猎人经常要兼任指挥。你的体力没问题吗?”

“哼……用不着你操心……”

不行了,两腿发软。

“红桃K!”

“什、什么!?”

“把那杀手背起来,我们一路冲到遗物库去!”

“我、我自己都快累得不行了……!”

“真是不中用,小雷全程背着弓和相机也没有像你这么喘的。算了,还是我来吧。”

“别开玩笑了混蛋……你也累得够呛了吧……”

“我可是轻装上阵,刚才突围的时候也并没有费多大劲。”说完,也没经过我同意,她就把我……抱了起来!?

“喂!混蛋!干嘛要用这种姿势!”

“你这个身高和体重抱起来毫无压力啊。而且我背上还背着耸弧,你总不会不想时不时被她电几下吧。”

“放我下来,混蛋!我自己能走!”

“你体力已经快耗尽了,别以为我看不出来。”

“那也别用这个姿势,小心我捅死你!”

“好吧好吧,事真多。”

双手一用力,她把我像一袋面粉一样扛在左肩上。

我怎么感觉这个动作更加耻辱。

算了,总比之前那个好。

就这样被一路扛着,来到了之前的那个遗物库。之前那些猎人已经到了。

“斯奇明前辈!”

“通知公会了吗?”

“公会正在安排……您肩上的这是……?”

“协力者而已,不要在意。”

“是吗……好像给前辈添了不少麻烦的样子啊……”

“可别这么说,如果她现在还有力气肯定会冲过来砍死你的。”

说得真对。

“是、是吗……总之之后的事情交给我们了,前辈快回去休息吧。”

“好的,多多保重。”

“放心吧,前辈。”

随后,来到遗物库另一侧的门前。

“红桃K,如果你还有力气的话就把你的锅拿走吧。”

“咦!?”

“你这么惊讶干什么。”

“真要给我吗!?”

“我说了要给你还会骗你么?还有杀手,你和你姐姐的船还在港口那边吧。”

“在,怎么了?”

“这次勘察任务以及之后扫讨行动奖励中所有我能够搞到的白化精粹在扫讨结束后我都会寄给你们。”

“那我就不做什么期望地等着了。”

“你们两个在黑市上混了很久我理解。但请你们别把我当成黑市上那种无赖。猎人公会向来秉公办事,赏罚分明,谈妥的交易绝不会反悔。我作为一个在公会管理层任职的猎人当然也会如此。”

“你就吹吧。”

“这不是吹嘘。只是向你们展示我们的公平性而已。你们都是有实力的人——”

“实力?”笑话,“那个风一样的蠢货哪里有实力了?”

“他的实力不在战斗上,我和他相识不止一年两年了,还算对他有些了解。继续刚才的话,你们都是有实力的人,希望以后我们彼此在合法领域能有更多的合作。另外,如果这些合作能够成为你们弃暗投明的契机,猎人公会随时欢迎你们的到来。不用担心黑历史问题,我会帮忙搞定的。”

说得真好听。要不是姐姐大人告诉过我那无能公会最根本的宗旨是什么,我说不定真的就有可能动心了。

天色已晚,我可不想和那蠢货一起露营。趁着夜色回去也不容易被发现身上的血迹。不过这蠢货看来真的是累到极限了,再加上一路搬锅,划船的速度慢得可以。一直到深夜我们才回到船上。

“啧啧啧,看来你们真的是经历了一番苦战啊~。”

“我先去洗澡了,姐姐大人……”

“去吧,好好休息。至于这位寻宝者……有些事情咱们能单·独·谈·谈吗~?”

“……”他今天好像已经受到了过多的惊吓,完全没有精神了。

不管了,姐姐大人要谈什么如果真的需要我知道之后她会告诉我的。我现在只想洗个澡然后睡觉。

洗澡的时候,那G级混蛋的话一直在我脑海中回响。不行,不能相信她。那无能公会表面上看起来很光鲜,暗地里其实比黑市还要可怕,决不能上当。

回到卧室,那孩子正盘成球卧在我枕头上睡着,光看看那样子就感觉心情轻松了不少。也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意,我刚躺下它就一个翻身,小爪子拍在了我脸上。我用手把爪子挪开,轻轻捏了捏肉球,它立即把爪子缩了回去。不行了,太困。明天再和你好好玩吧。

晚上做了一个梦。梦见我身边有一大堆小猫,都长得和那孩子一样,围着我喵喵叫。突然那个G级混蛋从天而降,冲过来要砍我。我想都没想就抓起身边的小猫,扔过去砸那个混蛋。然而怎么砸都没用,都被那混蛋躲开了。我非常生气,更加用力地用小猫砸她,反正我身边的小猫多到扔不完,要多少有多少。

扔着扔着,发现手感有点不对……

低头一看,我手上握着的是那丑八怪的幼体。而我身边的小猫也全都变成了那副模样,蠕动着粘糊糊的身体,沿着我的身体向上爬。

然后我就被吓醒了,浑身已经湿透。

又是噩梦吗……虽然获得新身体后几乎天天都在做,本以为早已彻底麻痹了,但今天这个……估计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你听说过背板吗---------------------------

也许你还喜欢

罪城林岚全文免费 学长你不可以

莉丽丝与赵小柒并肩走在路上,路上行人频频回头看向她们。但是赵小柒总觉得有谁在跟着她

宠妃当道皇上靠边站 车文np纯肉

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呢?姐姐她应该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就是要上她。所以小萝莉挥了挥了挥自己

巨大的怪物与美女3d动画 快穿肉肉

数月练习,他早已熟悉了这具人类的身体,平日的行动已再无沉重之感。春雨渐收,周遭和风温润

男主在女主下面纹自己的名字 寒玉

而比尔和查理自上学后就不再造访这里,他们甚至明确表示就算是入学前他们也很少能克服“

《皇叔辛苦》 两人结合处走路都连

柴进吗?脑中的记忆貌似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好像是什么皇帝的子孙,不过后来不是当了贼寇了吗

女人下边流出白色液体 哬,,哦,,用

当莎兹琪注意到蛋白质女王朝着自己飞来时,莎兹琪已经完全没有躲闪的时间了,光是能注意到

皇帝绑在柱子上用毛笔刷花缝 西沉

早餐仅仅只是用米粉烫水煮熟放点猪肉青菜就弄好了,两三块钱就能够买个一两斤的米粉,足够

女友交换系列70部 啊不就好棒棒表

瑞典短鼻龙在龙类里属于性格温和的龙,它们不会主动攻击靠近自己的人,哪怕是在保护自己的

渔船顾平和三个女n 你个小浪蹄子是

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因为胭脂扣没上线,不开心/面无表情的燕逍福打滚咳咳。

自己上来动到我满意为止 市长与教

蓝月的房间就在旅馆的最顶楼、最里面也是最大的一个房间,大家都知道。月樱不需要问,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