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体面试小说 不要…好痛不要

原著向

作者:百家天灯

释义:秋曦

秋日的阳光

––––––––––––––––––––

书承上文

时隔多日,终于从木水镇传来了郁痕的消息。

门生受蓝启仁之意,到静室传蓝忘机和魏无羡前去。

蘭室

蓝曦臣一边喝着茶,一边在和蓝启仁商量着什么,见二人已来,伸手示意他们入座。

待二人坐定后,蓝启仁道:“忘机,无羡,郁痕兄发来请帖,邀我们去梦华船的白秋酒宴。”

蓝忘机道:“何时?”

蓝启仁道:“三日后。正值金气秋分,露冷期半。”

蓝曦臣道:“这次梦家的动静可不小,虽说梦家世代都与世家中人并无来往,不过从合本上受邀的人看来,差不多都是四大世家的。”

魏无羡不用想也知道梦无生请了谁,毕竟这个连塔都不出的大少爷,和他们一路走来,也认识了不少新朋友。

他前几日还和蓝忘机念叨着,生怕梦无生只顾着和郁痕恩爱把这事儿给忘了,没想到合本竟这么快就送到了。

蓝曦臣道:“想必这也是梦华船再一次名声大噪的好时机啊。”

魏无羡不解道:“再一次?”

蓝曦臣道:“梦无生没有跟你们说过吗?梦华船其实是世家的禁忌之地。你们之前也去过木水镇几次,可曾见过有其他世家的人?”

魏无羡细细回想了一下,这么说来……

确实没有……

奇道:“为什么?那里只不过拿着梦境做生意而已,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怎么就成禁忌了?”

蓝曦臣道:“都是二十几年前的的事了,只不过那一次没有除掉还是少年的梦无生,而现在的梦无生已经无人敢动了。世家与梦家深谙井水不犯河水的道理,这么多年才相安无事。”

二十几年前

木水镇

整个镇子上方笼罩着一层淡紫色的结界,郁痕大步在前面走,梦无生跟在后面急急地追。

郁痕蓦地停下了脚步,梦无生一把扑了上,死命拽着他的衣服,大声哭道:“我不让你走!你出去的话会死的……”

郁痕道:“好好待在塔里,我们会再见的。”

梦无生摇摇头道:“不!你骗人!我不信!”

郁痕道:“无生,听话。”

还没等梦无生再说什么,郁痕便在他脖子上重重地打了一下,生生晕了过去。

郁痕将他抱了起来,交给梦家的仆人带回了无忧塔中。

木水镇外早已集结了一大批修士,将镇口围了个水泄不通。

郁痕从结界中慢慢走了出去,神色中没有一丝畏惧,拿着剑挡在了镇子前面,仅凭气势就已让不少人不由地向后退去。

此种结界只有在设界的人死亡的情况下才会被迫打开。外面的人进不去,但是里面的人也出不来。

冲在前面的一个修士大声地道:“真不愧是抱山散人的座下高徒,竟连这种最高的守护结界也能使出来。我们敬你是个英雄!所以先礼后兵。但是今日,你若是站在这里胆敢阻挠我们,就是和我们玄门百家为敌!

“对!帮了他就是敌人!”

“躲在塔里那个,都屠了别人一族的人,还装什么无辜!快点滚出来!”

“杀人魔!滚出来!”

“滚出来!滚出来!滚出来!”

郁痕挥起剑在地上重重地一击,土层应声而崩,裂出一道深邃的裂缝。

剑气凌然,向四周散去,众人被骤然掀起的白光刺地睁不开眼睛,不得不扬起袖子遮住自己的脸。

本就不太齐整的队伍,一时间连连后退,其中一些人被剑气震得连兵器都从手腕里脱了出去。

裂缝像一条河界将他和那群人分隔开来,郁痕道:“我对于屠族一事没什么可争辩的,做了就是做了,可是,这也是那人娇纵轻狂的言行所致。”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难道谁惹到他了,就要赔上全族的性命不成?!”

“就是!简直是狂妄!”

“那个姓梦的就是个怪物!本就不应该留在这世上!”

郁痕眼中突然起了杀意,冷声道:“你说谁是怪物!”

“怎么了?!我说错了吗?这才多大岁数?就屠了别人一族!以后长大了还了得?!留着就是为祸苍生!”

郁痕仰起头冷笑了一声,道:“哎呀,可真是好笑。为祸苍生……我自出山后也见识了不少在你们世家里出的荒唐事。我琢磨着,在场的人若是都不在了,也许这世间就清净了。”

“郁痕!你别在这里故作清高!痛快一句话,你交不交人?!”

郁痕斜着眼睛,看着眼前的这群人,笑道:“不交,你们能奈我何?今天想要我交人,就从我的尸体上跨过去!”

“好!那就休怪我们不讲道义,清理奸邪!大家上!!!”

郁痕仅一人和一群人大战了三天三夜,最终灵力干涸,濒临到只能以肉身相搏的境地。

就在他杵着剑快要倒下的时候,十几道冰蓝色的剑光闪过,加深了地裂炸裂的范围,土层错落崩开,人群中一阵慌乱,纷纷慌着退到安全的地方。

等众人回过神再去找郁痕的时候,地上只残留着一圈蓝色火焰,却已不见他的踪迹。

这时一名红衣女子御剑从半空缓缓落下,只见她眸球乌灵,长眉连娟,皓齿粲烂,气质绝佳。

她扬起手又加固了身后的结界,笑道:“你们要不要换个人打啊?我可不是你们世家的人,自然也不会手下留情。”

趁她说话的时候,人群中突然闪出几道银光,几个带钩刃的暗器向她袭了过去,她眉头一皱,挥出一剑将暗器照原路射了回去,那人瞬间被击中,猛地吐出一口血就倒在地上不动了。

她冷冷瞥了那人一眼,道:“见不得光的东西!”

“藏色!你也来管闲事!”

藏色先道:“闲事?你们管这么声势浩大的剿灭行动叫闲事?我这个人啊,向来都是帮亲不帮理。刚刚我师兄伤得那么重,好像都是你们弄的。你说我要怎么算?”

众人一看又多了一个帮手,而躺在地上的人,已过了大半,死的死,伤的伤,只好暂时鸣金收兵,先保命再做打算。

云深不知处山下

蓝启仁扶着郁痕从传送口走了出来。

郁痕虚弱道:“启仁兄,怎么是你?”

蓝启仁道:“我们蓝家虽未参战,但也无力劝导他们,是我力薄帮不到你,但是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在那里啊。”

郁痕摇摇头道:“我走了,木水镇怎么办?”

蓝启仁道:“藏色也来了,我和云梦的江宗主已派人去助她一臂之力。那些人也已经元气大伤,暂时不会有什么动作了,你先在我这里安心养伤。其他的事,我就交给我们吧。”

郁痕抓着他的袖子,道:“那就拜托启仁兄了……”

蘭室

魏无羡难以置信地看着蓝启仁,就连素来波澜不惊的蓝忘机,脸上也极为罕见的显露出惊讶之色,道:“是叔父您救了他?”

蓝启仁点点头道:“当年,也算是走了一招险棋啊……”

魏无羡道:“所以世人传郁痕前辈死了的事是?”

蓝曦臣道:“自然是世家的人为了自己的面子,杜撰出来的话罢了。”

魏无羡道:“……那……那我娘……”

蓝启仁道:“郁痕在竹苑修养的半年里,世家的人一直找不到他的尸体,也寻不到他的踪迹,只好急着给他盖棺定论,来维护世家的颜面。诽谤、谩骂、诋毁都加倍地压在了他的身上。可只有你娘,藏色散人站出来力排众议,维护他的名声。还替他一直守着无忧塔,保全它的安危。”

魏无羡的眼睛瞬间一亮,道:“那后来呢?”

蓝启仁道:“后来,郁痕的功力已恢复的差不多了,你娘来云深,见了郁痕一面,将无忧塔的事又重新交还给他,就和你爹出去云游四方了。”

魏无羡面色微变,没有再接话,他知道接下来他可能就要听到他父母双双殒命的事……

对于他的父母,魏无羡在不知道真相之前其实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他一直单纯的以为自己的爹娘只是因为意外而去世。

可经历了云釉山一事以后,他的心境已是大不相同。现在他又从蓝启仁嘴里听到自己母亲的以前的事,心情愈发复杂。

而他想要知道的旧事早已积着厚重的灰尘,消逝在漫长的时光中,不再为人所知。

蓝启仁低头看了一眼坐在他左侧的魏无羡,像是明白了什么,直接跳过了这一段道:“郁痕从云深离开了以后,回到木水镇呆了几年,与我还时有书信往来,后来我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而无忧塔从他消失后就被封了许多年,从不与世家中人往来,也不受玄门统辖。这件事就此封尘,总算是风平浪静了。”

蓝曦臣道:”梦魂的强大,你们也应该看见了,只是不知道梦无生现在控制的怎么样。你们也最好对他多多看顾一二才好。

魏无羡与蓝忘机对视了一眼道:“是,兄长。”

蓝启仁交代了一番白秋酒宴上备礼的名单,道:“今日相州徐万篍、徐宗主会携领门下弟子到云深不知处求教乐理,为时半月。这次酒宴我便不与你们同去了。”

蓝曦臣道:“三日后,我们一起动身。”

这时门外弟子来报:“蓝先生,徐宗主已到山下。”

蓝启仁道:“好,曦臣,随我一起去见一下。”

二人起身先行一步出了蘭室,魏无羡和蓝忘机则从侧路回到静室。

静室

魏无羡趴在桌上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桌案上的茶托里放着一个杯子,他将手里杯中的茶水慢慢沥完以后,又将手里的杯子放在下面,继续重复着一样的事,仿佛在无声地宣泄着自己的情绪。

他的脑中时不时会浮现出一些场景,是仅存在他记忆深处中有关他母亲的零碎的片段。

杯中的茶水泛起一层淡淡的柔泽,却有一种莫名的伤感。

蓝忘机目光落在他的身上,静静地看着他许久,轻声道:“在想你母亲的事?”

魏无羡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当最后一股茶水倾倒完,他的手也蓦地顿住了。

窗外的竹子随着清风簌簌摇曳着,发出极轻的沙沙声,竹叶尖挑在细细的杆枝上,相互拍打着。

竹影斑驳在麻纸上投下浅浅的影子,静静地形成了一幅画。

魏无羡伸出手在麻纸上轻抚着,他的手指突然动了动,深吸了一口气,推开了窗。

秋日的阳光尽落在他的脸上,一股温暖的风扫拂在他的脸上,带着浅柔的思念将他包围了起来。

微风带起了门前系着的那吊铜色的风铃,发出一阵清脆悦耳的叮铃声响。

魏无羡目光闪烁,鼻子有些发酸,涩声道:“蓝湛……我娘……她应该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吧?”

蓝忘机走到他身后,轻轻抱住了他,柔声道:“一定是。”

蓝忘机略略侧过身,抚弄着他的头发,金色的秋光带着丝缕的哀伤,偷偷溜进了魏无羡的眼中。

一滴泪珠泛着淡金色光,被眼睫轻轻一推,

掉了下去。

—————————

tbc

作者的话:

荡气挥洒做尘世游侠

道这苍穹世下万般浮夸

朔风梅雨焉然作罢

笑看这红尘刹那难辨真假

(有关年龄,不是说郁痕这时候就已经永远定格在35岁了,这时候他的实际年龄可以倒推至28岁,但是由于重明鸟对他驻颜的影响,他的容貌看上去是极为年轻的)

也许你还喜欢

罪城林岚全文免费 学长你不可以

莉丽丝与赵小柒并肩走在路上,路上行人频频回头看向她们。但是赵小柒总觉得有谁在跟着她

宠妃当道皇上靠边站 车文np纯肉

姐姐,为什么要这样呢?姐姐她应该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就是要上她。所以小萝莉挥了挥了挥自己

巨大的怪物与美女3d动画 快穿肉肉

数月练习,他早已熟悉了这具人类的身体,平日的行动已再无沉重之感。春雨渐收,周遭和风温润

男主在女主下面纹自己的名字 寒玉

而比尔和查理自上学后就不再造访这里,他们甚至明确表示就算是入学前他们也很少能克服“

《皇叔辛苦》 两人结合处走路都连

柴进吗?脑中的记忆貌似有听说过这个名字,好像是什么皇帝的子孙,不过后来不是当了贼寇了吗

女人下边流出白色液体 哬,,哦,,用

当莎兹琪注意到蛋白质女王朝着自己飞来时,莎兹琪已经完全没有躲闪的时间了,光是能注意到

皇帝绑在柱子上用毛笔刷花缝 西沉

早餐仅仅只是用米粉烫水煮熟放点猪肉青菜就弄好了,两三块钱就能够买个一两斤的米粉,足够

女友交换系列70部 啊不就好棒棒表

瑞典短鼻龙在龙类里属于性格温和的龙,它们不会主动攻击靠近自己的人,哪怕是在保护自己的

渔船顾平和三个女n 你个小浪蹄子是

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好几天了。因为胭脂扣没上线,不开心/面无表情的燕逍福打滚咳咳。

自己上来动到我满意为止 市长与教

蓝月的房间就在旅馆的最顶楼、最里面也是最大的一个房间,大家都知道。月樱不需要问,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