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霸被学霸做哭了 老公的棒棒好历害

(一)

Taxi转过一个弯口,唐糖悲哀的发现书包里的棒棒糖已经告罄了。“师傅,麻烦你前面最近的便利店放我下来就可以了。”没有棒棒糖的夜晚,她会觉得很哀怨的。

夜幕低垂,繁星闪烁,月光柔和地洒向大地,微风淡扫鬓角,发拂过面颊,有酥酥麻麻的感觉,有虫儿在轻声吟唱,奏着大自然的交响诗。

如此夜色唐糖不愿错过,她嘴里咬着棒棒糖,放任自己在夜色中漫步。

正所谓无巧不成书,前方的说话声随风传来,依稀是夏天的声音,中间夹杂着的别的什么人,不熟悉,而且似乎不怀好意。

她脑中闪过一念,借着夜色掩护不动声色的靠近,隐在了低矮的树丛之后。有几个打扮得很自以为是的混混在欺负夏天跟任晨文,任晨文害怕的脸上马赛克都出来了,不过……人的脸上也会出现马赛克吗?

脸上很好笑的划着一个〤的人抢走了死人团长送给夏天的那把吉他,夏天很倔强的任由一个小光头打得鼻青脸肿,他既不还手,也不退步,就这么傻傻的重复着“把我的吉他还给我。”

唐糖有点看不下去,但她却找不出为夏天出头的理由。夏天是个好人,但好人就不会被打吗?而且,他是个男人,还是个个子很高,长得很壮的男人,没有理由去寻求别人的保护!

但接下来的这一幕,如果放在几个月前被她看到,那她要么是以为自己疯了,要么就是这个世界疯了。

她看到小光头撕掉了夏天脖子上的纹身贴纸,然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天空中电闪雷鸣后,一个与夏天长得一样,却明显很不一样的人取代了夏天站在了那个位置上,造型这种东西真是逆天的存在,明明是同一张脸或者说完全是同一个人,却可以一个普通到掉进人堆里找不着,一个帅到了惨绝人寰。

她听到任晨文说:“欧,我的天哥……哦不,是鬼龙,你终于来了,给我扁他们!”

夏天果然不是麻瓜!变身后的夏天,异能指数甚至超过了她的哥哥aChord。

“ParytTime!”

夏天,哦不,现在应该叫做鬼龙,异能行者的反击是潇洒漂亮,干净利落的,鬼龙手指一动教训过那群没长眼的东西后,就兴奋地不知跑哪儿去了,任晨文焦急地捡起那张纹身贴纸,也一路追了过去。

唐糖想,应该要打个电话给aChord或者是脩,心念才一动,却忽听得身边好像流淌着一丝异样的气息,她猛然回头,不期然却好像撞到了墙壁,直撞得她眼冒金星。

“惨了,这次换你脑震荡了。”她听到一个带着戏虐的声音。

她的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人,正半蹲着朝她刚刚看的方向探头探脑,她撞到的正是这人的胸膛,没想到这么硬,果然人不可冒相。“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呐!”唐糖揉着额头,撇了撇嘴角说道,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上次被她砸了脑袋的男生——舞。

“那边有什么?让你这么鬼鬼祟祟的偷看。”舞好奇地张望,那边发生的事早已结束,只有地上还躺着不住呻呤的刀疤他们。

“刚刚有个大侠在替□□道,你没看到?”唐糖试探地问道。

“这么有趣的事情居然让我错过了,好可惜啊。”舞惋惜的说。

唐糖看他的样子不像是在撒谎,胸中实实在在的出了一口大气,还好没看到,不然要怎么解释这种颠覆世界观的事情。

“你还要准备蹲多久?这么短的裙子还要摆这种姿势,怪不得有怪蜀黍要跟踪你。”舞站起来,眯眼勾了个坏坏的笑。

被他这么一讲,唐糖才发觉自己现在的形像是有多不雅,她慌忙扯了扯裙子站起来,然后,眼前又是一串金星在飞舞,郁闷,是蹲太久了。

“我知道我很有魅力,可把你电晕我也会不好意思的。”舞好心的扶了她一把,嘴里却很臭屁。

唐糖等那股晕眩劲儿过去了,才有心思去飞他两个白眼。

“有常识没有,女生蹲久了都这样,要说魅力,我哥哥那种才叫做有杀伤力咧。”

一颗棒棒糖塞进了她的嘴里,熟悉的甜,是她最喜欢的那个味道。

舞又朝自己的嘴里也丢了一颗糖,“拜拜,棒棒糖女孩。”他说。

(二)

她再没有散步的兴致,匆匆拦了辆Taxi回家。

锁好房门后,她把装糖果的袋子往床上一扔,就拨通了aChord的手提电话。

“妹,怎么这么久?塞车吗?”aChord的电话才一响就通了。

“这么晚塞什么车啊,我跟你讲,我看到了一些事情……”唐糖BalaBala的把看到夏天变身的经过告诉了aChord,不过没跟他讲碰到了舞的事。

“太神奇了。”aChord惊呼,“我去告诉脩。”

电话挂掉,唐糖又想了想刚才的事情,觉得奇是奇怪了点,不过自己是异能行者还是东城卫aChord的妹妹这种事情都碰上了,夏美的哥哥会变身就没什么好大惊小怪了吧,不是这个世界缺少意外,而是自己缺少发现意外的眼睛。

洗完澡后,她百无聊赖的把棒棒糖都摆在了床上,看着花花绿绿的糖果,她的心里很满足。

但是……奇怪啊,明明买了十根,怎么只有七根了呢?

“靠,舞那家伙什么时候在我袋子里拿走棒棒糖了呀?我不是一直抓在手里的吗?还以为是他请我吃糖的咧,搞半天,原来又是我请他啊!”

周一去学校的时候,唐糖特意到得早了些,隐在学校门口的树丛边,等着夏天的到来,夏天心不在焉的进了学校后,她也尾随着跟了过去。

夏天似乎心情很差,老好人也有不合作的时候,有欺负他惯了的坏学生看他过来又想整他,他竟然对人家说:“我心情不好,要打改天再打。”

唐糖失望的摇了摇头,说真的,还是变身后的鬼龙更让人有爱,那一股狂野嚣张的气势,才像个大老爷们。

夏天已经进了教室,唐糖没法再跟了,只好也折回自己的教室,夏美不知道在看些什么,全神贯注还脸颊泛红,肯定不会是课本,估计又是哪个帅哥的限量海报。

“唐糖!”

夏美发现唐糖进了教室,有点急燥的就扑了过来。

“你跟东城卫……”

唐糖腾地起身捂住了她的嘴,另一只手在自己唇上一比,“嘘”了一声。

夏美好像没有太明白,只是用力掰开唐糖的手,脸上有些不爽,“你是怎样啦?”她说。

“小声点,我打工的事是个秘密,拜托拜托。”唐糖看了看四周,还好,同学们都习惯了夏美的一惊一乍,没有引起太多的关注。

“哎哟,真麻烦。”夏美拎了张凳子坐下,终于不再大呼小叫,“我问你,你跟东城卫谁的感情最好?”夏美压低了声音说。

“当然是aChord啦。”唐糖理所当然的说道。

“那跟脩咧?”夏美又问。

“还好吧。”唐糖想了想,又加了句,“和其他的成员一样啦。”

“是真的?”夏美脸上露出了笑意,又好像还有那么点不放心。

“比珍珠还真。”唐糖是一副信誓旦旦的表情。

“那……你知不知道脩他最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啊?”夏美终于露出了本性,搞半天原来这位大姐头对脩是真的有意思啊?还一直以为她只是嘴上说说而已的。

“这个……”唐糖努力去想脩平时的言行举止,但他那张总是一本正经公事公办的脸,实在没有任何能出卖他真实想法的破绽,“我想……应该……是漂亮的女生吧。”唐糖没折,只好敷衍着说道。

“真的啊?那我够不够漂亮?”单纯的夏美完全不知道这句话是有多敷衍,很兴奋地继续往上凑。

“你当然很漂亮啦,夏美。”唐糖嘴角抽了抽,单纯的孩子不好打发啊。

“真的吗?太好了,吼吼吼……”夏美捧着自己的脸,笑得很机车,“你的意思是说脩会喜欢我,他喜欢我这一类的,嘿嘿嘿,唐糖,你真是我的好同学!”

唐糖郁闷的想,拜托,我没有说过这样子的话好吗?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断章取义。

夏美似乎完全沉浸在自己想像中的粉色天地,压根不理会唐糖一副想要寻死的表情。

当天的课上完后,唐糖走向了吉他社的方向,她知道夏天在那儿学吉他,想再去看看那边会不会有什么状况,运气好的话,或许她可以再一次感应到夏天的异能指数。

不过走到半路就被一连串的惊叫阻止了脚步,她听到惊叫的中心内容是,“啊~东城卫,是东城卫……”

五个帅气的男生很酷的从一条条走廊中穿过,惊叫声就这样一直持续着,而且呈直线上涨的趋势,唐糖看到身边的女生都已经很不淡定了,她们看东城卫的眼神,那是整个儿想生呑活剥了,不知道到时候,是想生呑aChord的多,还是想活剥脩的多。

他们在她面前走过的时候,五个人都只是用眼神跟她打了招呼,aChord还不忘朝这个方向抛了个电眼,又引起了不大不小一阵骚动。

“妹,看哥哥的魅力多大。”aChord用传音术跟唐糖炫耀着。

“拜托你们,敢再高调一点吗?”唐糖又看了看四周,眼看学校快要发生暴动了。

“唐糖,夏天在哪里?”脩突然插话进来。

“应该是吉他社。”唐糖回道。

“吉他社在哪里?”

怎么?走得这么拉风,原来搞半天连路都不认识啊?东城卫也太牛了吧。

“前面路口左转,听到我下一个语音提示前,保持前行。”唐糖忍住笑,学着GPS里的腔调。

夏天在吉他社前看到东城卫时,一惊。听到脩要找他聊聊时,二惊。当他听到脩要教他调吉他时,终于成全了某某葡萄糖酸钙口服液。

唐糖觉得脩也太想不开了,确认一下下很容易的嘛,怎么还要搭上自己的幸福……夏天的吉他弹得是有多可怕,她想起来就觉得背上寒泠泠的。

也许你还喜欢

总裁吃醋惩罚进入 噗嗤噗嗤好爽再

萤萱,你是不是累花了眼呀,那边明明什么都没有。风回雪如是的一说的,便是坐在了一边的等候

总裁先做后爱 什么可以代替肠衣

穿好新式的墨蓝色裙子,整理好红色的小领带。至少在马车这件事上。看到她正面的写信时的

跟男朋友旅游他每天都做 r不戴套11

安氏立刻识趣地站起来退到一边,甄殓走上前去坐在老太太身边,刘氏一把扯住甄殓脖子上的挂

求你不要这样做㖭 疯狂输出

回陛下,中元将至,臣听闻陛下白龙鱼服微服私访,恐陛下有不测之舆,欲暗中保护陛下,与陛下相会

天作之合by拉面要加香菜在线 霸道

可是青羽没想到的是,厅堂一下子安静下来了,仿佛掉了一根针都可以听见。阿蛮越看越是心烦

健身房里的穿插 出门衣服上白色液

其他人赶紧坐到座位上!颜庆摆手,找找还有没有空闲的客栈吧。摇光说着说着,视线在甄殓雪白

百合宿舍纯肉互慰小说 哥我错了跪

想……想通了?怎么可能!墨韵完全呆了,她的修为竟然完全没了,仅剩的灵气也少的可怜。鹿原川

一个男人同时拥有两个家 情侣之间

无心的椿草,就和自己以前一样,从不在乎什么,也和自己一样,走上了想要追寻心的道路。你闻上

重生从小孩开始的小说 by琉璃的小

少女迅速躲在黑发男子身后,望见两名大汉神色慌张,互相对方,暂时不敢靠近。提维亚铺了上去

总裁宠妻厉景琛布桐 冷酷将军替嫁

公主,这裙子名为彩绣纱裙,上边的彩色的花纹是安塞国顶级绣工用了3天3夜绣出来的。楚云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