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交换系列70部 啊不就好棒棒表情包

瑞典短鼻龙在龙类里属于性格温和的龙,它们不会主动攻击靠近自己的人,哪怕是在保护自己的蛋时。但对生物而言,再怎么容忍也是有限度的。在海迪亚斯试图靠近它,并离它还有十五英尺时,瑞典短鼻龙终于对他发出了咆哮。所以这点距离是它的底线吗……还是因为它根本就没把人类放在眼里?海迪亚斯看了眼龙肚子下的蛋窝,那颗非常显眼的金蛋。

看来只能动手了——

“看呐!冈特先生变出了很多动物!”巴格曼喊道,“瑞典短鼻龙的注意力完全被动物们吸引去了!”

海迪亚斯高举着魔杖,场地上突然出现了很多只小鹿和兔子,它们围着他乱蹦乱跳。

这是一种名为“幻术”的水之精灵魔法,这些简单的精灵魔法和普通魔法一样没有施法时间。可是,大部分精灵魔法需要站桩咏唱咒语,如果没有队友掩护,在战斗中使用精灵魔法是个不明智的选择。

精灵魔法不需要魔杖,海迪亚斯之所以举着魔杖,是为了让观众们以为动物都是施了变形咒的小石子变出来的。

瑞典短鼻龙的注意力全在满场跑的小动物身上,有的小动物跑得很远,有得则跑到了它的脚下抬起脑袋望着它。居住在山里的瑞典短鼻龙自然是见过这些小动物,它知道它们毫无危险性,也渐渐放松了警惕。借此机会,海迪亚斯在场内变出好多巨石,以石头为掩体慢慢靠近瑞典短鼻龙。

如此安逸的年代,即使是萨拉查·斯莱特林,也有大意的时候。海迪亚斯忘记了幻术是没有实体的。

瑞典短鼻龙悠闲地甩着尾巴,无意之中,它的尾巴穿过了一只小鹿。火龙并不笨,它很快明白过来这些小动物都是假的。它直起脖子,在场内飞快搜索着之前站在自己面前的海迪亚斯。此时海迪亚斯已经来到火龙身边,离金蛋只有五英尺的距离。瑞典短鼻龙哪肯放过他?它张开嘴,从口中喷出了巨大的青蓝色火焰。

“萨拉查!”

墨提娜的喊声湮没在了观众们的惊叫声中,卢多·巴格曼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他呆呆地看着火龙喷出火焰,没发现自己的魔杖已经掉在了地上。学生们失声尖叫着,一些女生已经用手遮住双眼,不敢再看下去。

火焰完全把海迪亚斯罩住了,连个人影都看不到。

“驯龙人!驯龙人呢!快去——”麦格教授惊慌地大喊,她刚要离开,却被坐在前面评委席的邓布利多拉住了。

“邓布利多!你——”

邓布利多比了个手势让她冷静,他指了指火焰中心。

“你仔细看——”

此时火龙也发现了异常,它加大了吐息的力度,也因为这样观众们才发现火焰像是被什么挡住了一样向周围扩散着。

不久,火龙停止了吐息,人们这才看清海迪亚斯举起的手臂前方有一团东西,好像是聚在一起的水花。这些无法描述的水花在空中跳跃着,像块盾牌一样挡在海迪亚斯身前。

——以水之名——赐吾之盾——①

海迪亚斯的嘴一张一合,没人能听见他在念着什么,但熟悉他的墨提娜三人却不约而同的想起了那时的场景。他们面对黄金巨龙时站在三人面前挡住巨龙火焰的萨拉查,同样的动作,同样的魔法。残留的热气使海迪亚斯的袍子在空中飞舞着,恍惚之中,有什么东西刺入了墨提娜心里,产生了萌芽。

和所有人一样,瑞典短鼻龙也是第一次见到能挡住自己吐息的人,它睁大眼睛紧盯着海迪亚斯,深吸了一口气准备第二次吐息。海迪亚斯怎么可能再给它第二次机会?他飞快抬起拿着魔杖的右手,朝瑞典短鼻龙嘴里甩去一道灭炎咒。

“炎术封杀(flammasigillum)!”

巨大的水球冲入张嘴深呼吸的瑞典短鼻龙嘴里,瑞典短鼻龙硬生生地被呛到了,它站在原地咳嗽了起来。海迪亚斯也不想耽搁,他大跨一步来到龙蛋旁,把混在龙蛋中的金蛋抓在手里。

全场沸腾了,观众们欢呼着,尖叫着。斯莱特林们一改平时傲慢、淡然的样子,他们激动得上蹿下跳,这样的表现就连魁地奇比赛胜利时都有没出现过。卢多·巴格曼大声喊着,但没人听见他在喊什么。直到一位上场驱赶瑞典短鼻龙的驯龙人指了指他的脚边他才发现被他遗忘在地的魔杖。他飞快弯下腰捡起魔杖,给了自己一个“声音洪亮”。

“非常完美!非常出色!魔法是无穷无尽的!冈特先生巧妙地使用了变形术!又用了奇妙的魔法挡住了火龙的吐息,并抓住时机使用灭炎咒成功阻止了火龙的第二次攻击!让我们再次为他欢呼!”巴格曼扯着嗓子喊着。

热烈的掌声响彻整个场地,海迪亚斯在掌声中不紧不慢地朝场地另一边的帐篷走去。

“我真得是——要吓死了!”麦格教授用袖口擦着眼角,“邓布利多,你是怎么知道那孩子没事的?”

“我?”鼓着掌的邓布利多望了眼匆匆离去的墨提娜三人。如果当时没看见墨提娜突然拍着自己胸脯一副放心了的样子,他可能会和麦格教授想得一样。“这是——长者的直觉。”

麦格教授狐疑地看着他。

“你又在开玩笑,邓布利多。”

与此同时——

哈利正坐在帐篷靠帘子的一侧,这个帐篷没有窗户,门帘也紧拉着,但因空间咒的关系看上去非常空旷。帐篷顶端十几只蜡烛摇曳着,火光映照在哈利和另外两名参赛选手的瞳孔里。哈利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着,帐篷外热烈的欢呼声无疑让帐篷里的气氛更加紧张。

……放松下来……要冷静……

哈利心想着,看了眼手里匈牙利树蜂的模型。

几分钟前他们四人通过抽签的方式来确定比赛顺序和要面对的火龙,芙蓉抽到了威尔士绿龙,克鲁姆抽到了中国火球。哈利悄悄注意着他们两人的脸色,即使巴格曼告诉大家勇士们要穿过手中的模型拿到金蛋,他们俩也毫无反应,就像早已知道一样。星期六宵禁后海格带着他和马克西姆夫人去看了龙,看来芙蓉是早就知道了,那克鲁姆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一个下场了,还有三个!”帐篷外响起了巴格曼的声音。“德拉库尔小姐请上场!”

芙蓉神态自若地走出帐篷,但坐在最外面的哈利眼尖地发现芙蓉脚步发虚,而且还在发抖,同时克鲁姆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海迪亚斯说的对,哈利捏紧了双手,是不是提前知道没什么区别,有能力的人哪怕是临场发挥也能出色完成任务。

“我们彼此都加油吧。”哈利突然说。

克鲁姆愣了一下。

“谢谢。”

海迪亚斯坐在帐篷里任由庞弗雷夫人往他身上丢各种魔咒,因为庞弗雷夫人不相信海迪亚斯在经历了火龙的吐息后居然没受伤。

“海迪亚斯!”墨提娜三人冲进帐篷把他围在了中间。“你没受伤吧?”墨提娜把海迪亚斯从上到下瞅了个遍,要不是庞弗雷夫人在场,盖娅早对他用各种治疗魔法了。

“没事。”海迪亚斯轻描淡写地回答。

“真不敢相信!居然没受伤!那可是火龙!”庞弗雷夫人检查了三次才死心,但她还是不放心。“你在这等一会,我去拿些魔药。”庞弗雷夫人说完就走去了隔间。

“你知道吗?你得到了47分的高分!基本没人能超过了!”巴德尔兴奋地说。

“要被他们超过了,我还是萨拉查·斯莱特林?”海迪亚斯鄙视地看着巴德尔。

“嘿嘿——”巴德尔揉了揉鼻子。“摆着不愿意的样子,还不是很认真地对待比赛,连精灵魔法都用了。”

“我这是下意识。”海迪亚斯哼了一声。

来到这个时代后,第一次产生的危机感居然是因为一头龙,还真是个和平的年代。

“但是萨拉查今天的表现可能会让他在《预言家日报》上拿到和哈利同样的篇幅呢……”墨提娜有点担心,不知道那些记者会怎样描写海迪亚斯使用的精灵魔法。神秘的魔法?失传的魔法?冈特这个姓氏已经够显眼了,如此一来,吸血鬼一方和伏地魔一方想不留意都不可能。

“我都没担心,你担心什么。”海迪亚斯拍了拍墨提娜的肩。“放心吧。”

也是,墨提娜笑了笑。

这时,庞弗雷夫人拿着缓和剂和镇定剂过来了,她让海迪亚斯马上喝掉。

“喝完坐一会就可以出去了,你的比赛已经结束了。”庞弗雷夫人把魔药递给海迪亚斯。“后面的比赛你也要加油!”

“不知庞弗雷夫人能否帮我一个小忙?”海迪亚斯接过魔药后突然说,“如果有记者来采访,请告诉他们我并非毫发无伤。”

一个四年级的学生在火龙的吐息中毫发无伤,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如果让媒体知道了,还不清楚会被炒成什么样子。庞弗雷夫人露出了微笑——

“当然了,我会保密的!”

四人在帐篷里坐了一会就起身离开了,出帐篷时迎面遇见了芙蓉。芙蓉灰头土脸的,裙子还被烧掉了一块,但看上去也没受什么伤。庞弗雷夫人马上把芙蓉拉过去检查了,嘴里不停重复着“又是火龙”这句话。

现在是克鲁姆的比赛时间,克鲁姆对着火龙使用了一道眼疾咒。这是一种妨碍对手视力的魔法,能使对方产生短时间失明并感受巨大痛苦,是黑魔法的一种。克鲁姆的魔咒准确的击中了火龙的眼睛,眼睛是所有生物最脆弱的地方,火龙用爪子捂着眼睛痛苦地挣扎着。克鲁姆趁乱拿到了金蛋,但他差点被火龙踩着了,因为火龙用双脚在地上踩来踩去,还踩碎了好几只自己的蛋。

“这只龙好可怜——”盖娅心疼地说,“等它恢复后发现自己的宝宝只剩下一半后得多伤心?”

“要我说就不该把龙蛋也带进场地。”巴德尔冷静地说,“护崽的母龙是很危险,但如果这个比赛只是为了危险度,就应该让龙单独守护金蛋。”

克鲁姆最终只拿到了四十分,比芙蓉还低五分。卡卡洛夫对其他评委抱怨着为什么克鲁姆这么优秀却不给他满分,其他评委动作一致地指了指地上破碎的龙蛋没有说话。

最后出场的是哈利。主场优势这一词又回来了,鼎沸的助威声让哈利心中的杂念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自己的信心。匈牙利树蜂是火龙里最凶恶的龙之一,它有过很多吃人的记录,但被锁链捆住四肢的树蜂显然不愿意费工夫爬到离自己有点距离的哈利边上。

哈利闭上眼睛集中精神。突然他睁开眼,对着天空举起魔杖——

“火弩丨箭飞来!”

远处响起了嗖嗖声,一把扫帚从城堡中飞出,停在了哈利身旁。

“看来他成功了。”墨提娜欣慰地看着跨上扫帚飞上天空的哈利。

“哈利最擅长的就是飞行,要是没人告诉他,靠他自己肯定不会把飞行联系到比赛里。”海迪亚斯瞥了眼墨提娜。

“我可没有告诉他,”墨提娜俏皮地说。“我就是那么稍稍地——提点了一下,他和赫敏就领悟了。”

哈利像鸟儿一样在空中自由的飞着,挑丨逗着火龙,把龙的吐息当做直线移动的游走球。

无法飞上天的树蜂只能用自己黄澄澄的大眼睛怒视着哈利,在它眼里哈利就像狐媚子一样令它感到厌烦。但无论树蜂怎样用火喷他,或用嘴去咬他,都被哈利躲掉了。忍无可忍的树蜂终于放弃保护它的蛋,它直起身,张开翅膀拼了命打算飞起来。哈利一直在等这一刻,他抓住机会俯冲下去,金蛋就像金色飞贼一样被哈利轻易抓在了手里。

“看呐!我们年级最小的勇士也拿到了金蛋!并且毫发无伤!”巴格曼激动地喊着,突然他脸色一变。“波特!小心!”

哈利马上回头看去,树蜂的尾巴正狠狠地朝他抽来。哈利一个急转弯躲过了它的尾巴,但他没躲过尾巴上的尖刺。

“噢——!”观众们捂着嘴倒吸了一口气。

树蜂尾巴上的尖刺狠狠划过哈利的肩膀,哈利的袖子被划破了,肩膀上也是血淋淋的一片。哈利忍着痛和树蜂拉开距离,降落到帐篷旁边的地上。驯龙人们一拥而上安抚着树蜂的情绪,树蜂的脑袋还在左右摇摆着,找着让它感到烦躁的“狐媚子”。

“波特!波特!”麦格教授冲着他大喊。“去找庞弗雷夫人!就在那儿!”

哈利刚一转头,就看见庞弗雷夫人气势汹汹地快步朝他走来。

“火龙!”她拽着哈利没受伤的那条胳膊往帐篷里走,“你是伤得最重的一个!”

随着他们进入帐篷,庞弗雷夫人的怒吼声也消失了。

“这个帐篷的隔音效果还算不错,”巴德尔说,他们就站在帐篷外。“我进去看看哈利。”

巴德尔说完就掀开了门帘。他前脚刚进,后脚罗恩和赫敏就赶到了,他们俩像风一样地冲了进去。墨提娜感觉自己听到了他们三人撞在一起的哎呦声。

“现在请裁判打分!”

所有人紧盯着裁判们举起的魔杖。哈利的最后得分是四十分,和克鲁姆一样。如果没有最后的大意,哈利可能会拿到和海迪亚斯一样的高分。

“我进去告诉他们哈利的分数。”盖娅指了指开始散场的观众们,“你们先回去吧。”

海迪亚斯和墨提娜走到观众席的入口,德拉科一众斯莱特林正等在那儿,他们脸上都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似乎有很多话要说。

“海迪亚斯——”

不过德拉科并没如愿。他刚喊了海迪亚斯的名字,克劳奇就过来了。

“冈特先生,先等一下。”巴蒂·克劳奇喊住了海迪亚斯。“巴格曼有几句话要说,让你去勇士帐篷找他。”

“谢谢,先生。”海迪亚斯说。

“那我先回部里——马尔福先生,你身体不舒服?”克劳奇发现刚才还笑嘻嘻的德拉科突然耷拉着脑袋。

“我——对,我有点肚子疼,我先走了。”

墨提娜差点笑出声,这小子可真有意思!

晚上,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难得热闹非凡,所有人都挤在休息室围观海迪亚斯的金蛋。

“所以这颗金蛋就是线索?”达芙妮好奇地问。“海迪亚斯,要不要打开看看?”

“是呀,打开吧!”大家一起附和着,催促海迪亚斯打开金蛋。

“你们那么想知道,我就打开吧。”海迪亚斯说。

金蛋马上传回到海迪亚斯手中,大家屏住呼吸看着海迪亚斯打开金蛋。

“啊——————————!!!!!”

海迪亚斯快速盖上金蛋。一些斯莱特林们被突如其来的尖叫声震晕了脑袋,还有一些吓得把手中的东西扔了出去。一阵寂静之后,克拉布颤巍巍地问道:“这堪比女鬼的惨叫声是什么?”

“会不会是卜鸟?”布兰登晃着脑袋说,他的脑袋里现在还都是回音。“卜鸟的叫声在传说里预示着死亡,和危险的三强争霸赛相对应。”

“伙计,卜鸟只是个二级的魔法生物,没有危险性。”布雷斯调侃道。

“按照危险度的话,会不会是恶尔精?”潘西像是想起了什么,她脸色苍白地说,“我小时候去过德国,听到过一种刺耳的咯咯声,幸好我父母就在我身边。他们告诉我,我当时的样子就像被施了夺魂咒一样。”

“可是我们这的一年级生并没有被那个声音迷惑住啊?”德拉科朝在场的几名一年级生看去。“倒是尖叫声把他们给吓着了。”

“我看就是女鬼没错咯!”高尔哆嗦着说。

斯莱特林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议论起来,海迪亚斯也抱着双臂闭眼思考着。

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在黑湖湖底,透过窗户和天花板能看到黑湖里的景色。虽然现在夜色已深,但因魔法的关系湖里的景色依然清晰可见。水里的生物们有时也会突然出现在窗边,来吓唬那些胆小的学生。

“啊!”

“怎么了,马尔科姆?”德拉科问道。

“没什么,”马尔科姆边上的格雷厄姆耸了耸肩,“他被窗户外突然闪过的东西吓到了。”

“格林迪洛或者人鱼吧,黑湖里就这两种生物游得最快。”潘西随意地说道,她现在的注意力全在手中的《神奇动物在哪里》上。“每年的一年级生总有几个被吓到的,习惯了就好了。”

人鱼?

海迪亚斯睁开眼睛。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海迪亚斯话还没说完,斯莱特林们全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大家一起看向他。“第二个项目可能就是人鱼。”

“人鱼?”斯莱特林们异口同声。

“确实在陆地上时人鱼的歌声听起来很刺耳——”德拉科犹豫地说,但是能发出刺耳叫声的生物也很多啊?为什么是人鱼?

“能发出刺耳叫声的生物确实很多,但每个生物的声音都不一样。”海迪亚斯看了眼德拉科。

打开金蛋后,海迪亚斯总觉得在哪听到过这撕心裂肺的、恐怖刺耳的叫声,但就是想不起来,直到潘西无意中提到了人鱼。他终于记起了这个声音,那是很久以前,把刚认识斯莱特林家族的罗伊娜吓到了的声音。

“试试不就知道了。”海迪亚斯挥了挥魔杖,水流从杖尖喷出,慢慢包裹住放在桌子上的金蛋。等金蛋完全被水包住后,海迪亚斯把手伸进水里打开了金蛋。

斯莱特林们已经捂好耳朵等着第二波尖叫声的到来,可是来的不是尖叫声,而是汨汨的歌声。歌声很优美,但就像在水中说话一样,没人听得清歌词。

“好吧,看样子确实是人鱼。”克拉布说,“至少它不尖叫了。”

“话说——我之前就一直想问——”七年级的女生级长伊芙琳说,“你是用什么魔法挡住了火龙的吐息?”

所有斯莱特林又一次把目光放到海迪亚斯身上。

“这个么——”海迪亚斯张开嘴,念了一遍在比赛中使用过的那个咒语。

“——这是——古代魔文?”好一会儿,才有一位七年级的学生犹豫地问道。

“写作古代魔文,读作——”海迪亚斯把食指放在嘴唇前面,他看着面前大气都不敢出的小蛇们差点笑出声。为什么要做出那么认真的表情?

“读作——精灵魔法。”

精灵魔法?这是什么?斯莱特林们互相望着,他们发现所有人对这个词的理解都是一片空白。

“一种消失在历史长河的古代魔法罢了。”海迪亚斯拿起金蛋准备回房间。

“那么我们——能学吗?”人群中,一个声音问出了大家的心声。

海迪亚斯停下了脚步。

“这不是想学就能学的魔法,相关历史资料几乎没有,只能口口相传。”这么多人光是测试魔力属性就很费时间了,还不一定都是水属性,而且就算是,学习也要花很长时间。已经有一个哈利·波特了,海迪亚斯不想把其他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我劝你们放弃。”

斯莱特林们失望地看着海迪亚斯离开,然后继续自己手中的事。

“德拉科——”布雷斯看着德拉科。

“我知道。”德拉科说。连马尔福都没听说过的魔法,只能口口相传?“他可能——不仅仅是个学生。”也许成长在麻瓜家庭都可能只是个掩饰。

——

海迪亚斯拿着金蛋泡在浴缸里,果然人鱼的歌声要在水下听才行。

“所以我要在一小时之内从人鱼手里拿回被夺走的宝物么——”海迪亚斯边思考边把玩着金蛋。“我的宝物?我现在还有什么宝物?”海迪亚斯嗤笑道。

霍格沃茨?不对,霍格沃茨放不进水里——

海尔波?也不对,它会游泳,而且水里也没有公鸡——

家人?不,麻瓜进不了霍格沃茨——

奥菲莉亚?这更加不可能——

所以到底是什么?

这时,一张笑脸突然从海迪亚斯面前闪过。

难道是——

也许你还喜欢

求求你别弄了—男女主从小住军区大

白月回到荒莽区没几天,便是中秋节,檬珑檬瑶两位宫主寄来了一些中秋果品来。江小厨打开一

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 扒开腿开嫩

在医院看樊云对医生告知家属的那些名词一知半解,易非好像交了差,一周才现身一次。易然开

高迪个人资料的真名 和嫂子啪啪啪

"王爷,夫...夫人她不肯吃饭...哭闹着非要清姑娘去陪她..."苏总管的出现打断了我与他

男按摩师日记 厨师搞老板娘

“完美?”宫寻低头笑笑,“我都已经不完美了,还有什么资格谈完美的恋爱?”王跑跑撅了噘嘴,“

乡村留守女人 女主叫宁倾城

轻掩门扇,翡翠眼眸的魔移目帘外,雨雪渐稀,风吹散一天浓云,间隙中泻下的清冷月光,冰白剔透。

50岁的女人 公主赏给你们玩

“顾随,顾随,快奶我,我快死啦。”“马上,马上,你等下我们守的人参精快采集成功了,不能动,再抗

大叔那方面很有经验—体罚室体罚美

郁白泽欢迎她的话还没来及出口,就被一下子戳中了痛点,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没有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长得俊cp肉

话说虽然丸井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不说,但这家伙还是忍不住告诉自己搭档,然后跟茶叶蛋说不

产妇可以吃什么水果 小说最难不过

晚上的课是三小节组成的,下课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五十了。刚说了下课,学生们就一大波一大波

草字头有什么字 被按摩棒折磨到求

痛,好痛。心口那个地方,扯得生疼。金色的光线钻入眼缝中,让林幻不得不睁开双眼。眼前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