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船顾平和三个女n 你个小浪蹄子是什么意思

这样的日子他已经过了好几天了。

因为胭脂扣没上线,不开心/面无表情的燕逍福打滚

咳咳。

现在的他已经完完全全的泡在了网吧里……呃,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总待在电脑前面对身体不好,所以闲暇之余燕逍福还找了一份业余爱好。

“哎?小燕儿你怎么还没出去啊?”陈果经过燕逍福的位子前奇怪的说了一句。燕逍福看了眼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色说:“等一会果果姐,我把这个副本打通就走。”

“你也是的,少弄点,晚上吃了要上火的。”陈果说。燕逍福连连点头,得到保证的最后陈果才慢慢的上了楼。

燕逍福手底下的本正好也在此时打通了,他伸了个懒腰,来到了网吧旁边的小卖部,把寄放到那里的一套铁架子拿了出来,此时正是八点来钟,燕逍福默默地在网吧旁边的街道拐角处一个偏僻的地方架起了铁架,升起了炭火,然后掏出一袋串好的羊肉串……

尽管这个位置十分偏僻,但是不得不说,夜晚的烤串摊子简直就跟黑暗中的灯塔一样,味道顺着风慢慢的飘走,很快整条街上都是这个味。

叶修和唐柔不知道什么时候极其有默契的出现在了铁架的旁边,在羊肉串熟了的那一刻相当一致的伸手拿起了一只。燕逍福把肉串旁边的鸡翅翻了个面,默默的拿出手里的酱油往上面刷。

“蜂蜜……我要刷蜂蜜。”叶修在旁边看着燕逍福手里的动作说了一句。燕逍福继续往鸡翅上刷酱油:“男人要什么蜂蜜。”

“你会不会吃啊,鸡翅上不刷蜂蜜简直就是对于鸡翅亵渎。”叶修往嘴里塞了一口肉串:“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吃你的鸡翅的……”

燕逍福一本正经的跟叶修扯:“呵呵,谁说我不会吃,讲道理,我可是闻名遐迩的美食家,想当年我吃猪肘子的时候,两个男的都没吃过我。”

呃……这里的“两个男的”指的是胖子和黑瞎子。

正在燕逍福和叶修互相嘲讽的时候,走过来几个人,他们凑到了燕逍福面前说:“你这肉串卖不卖啊。”

“不卖啊。”燕逍福挥了挥手里的肉串。然后顺手把羊肉串给唐柔塞了十几串,“给果果姐带回去”

同一时间的兴欣网吧。

“卧槽,有没有完了!还来!”

“这都TM第几天了!一到这个点就烤肉串!城管就不来管管?!”

“烤肉串就烤呗,还不卖!不卖你烤个屁啊,在家里烤不行吗?!”

如果燕逍福在的话,他一定会十分诚恳的说不行,因为他家根本回不去,宾馆里烤不了串,烧烤摊子上的那些东西他还不太敢吃,完全就是被坑怕了。

另外城管这种东西……燕逍福表示从来不惧。

燕逍福的耳力敏锐无比,如果集中注意力的话连两条街以外的声音都能听到,要不是害怕别人骂他变态,他都能躲到嘉世俱乐部大墙外面偷听里面的人正在做什么。

叶修和唐柔吃的心满意足的回来了,网吧里的客人同时怒视着,陈果差点没把两人手里的肉串给扔了。

“总去小燕儿那里蹭饭!”陈果继续火冒三丈,叶修慢慢的咬了一口鸡肉说:“他请的啊。”

“请的也不行!”陈果继续怒吼,叶修说:“哎呀,大不了给他钱吗。”

纳尼?网吧里偷听的客人同时火冒三丈,MD说好的烤串不卖呢!

唐柔吃的也不多,这时候正偷偷地顺着陈果的身后想要溜,结果被陈果一下子拽了回来。

“哎呀,人家……还真不一定缺那点钱。”唐柔无奈的说了一声。叶修点头表示同意。陈果实在是没办法了,最后瞪了两人一眼。

然后唐柔把手里的肉串递给陈果,“果果,这是小燕儿给你的”陈果无奈的接过,然后怒吼道:“燕逍福你给我滚回来上班!!!!!!!”

……

燕逍福原本想认认真真的练级追上君莫笑的等级,结果等他终于熬夜通宵追上之后,叶修一句:“我不太想跟手残一起下本。”就把他给打发了。燕逍福对此差点没把自己的头发给挠没了。

手残?!我TM只是手受伤真不代表我手残啊!

作为一个单身狗,叶修非常注重他的手,所以这双手被他保养得特别好,比少女的手看起来还要少女,毕竟这既是他的吃饭的家伙又是他的女朋友,俗话说好事多磨,磨一磨说不定就有孩子了……

燕逍福愤怒的回了网吧,坐到吧台上开了机继续打起本来。兴欣网吧像许多个晚上一样,作为靠近嘉世俱乐部最近的一家网吧,这里占据了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今晚又是嘉世的比赛,网吧里早早就升起了大幕布,客人们又把网吧里挤得慢慢当当的。

这种气氛里玩游戏都专心不下去了,燕逍福打完了这个本,索性又把电脑关了,拿着小板凳坐到了叶修的旁边。叶修依旧靠着门抽烟,燕逍福问:“今晚嘉世怎么样啊?”

“会非常非常的惨。”叶修看着对面的嘉世俱乐部吐了个烟圈。燕逍福嘴角抽了一下。

叶修继续给她解释到:“小燕儿啊,玩游戏专心点,也别太较真,要不然就是被游戏玩了。”

他又吐了个烟圈说:“我再给你说说这个当间谍,间谍的最高水准就是无声无息,看过无间道没有,像里面那样自己亲口说出我是警察才带感……”

燕逍福悲伤的叹了口气:“这些日子你是不是一直都在给我科普做间谍的事情。”

“没有啊,我还教了你怎么做一个好团长,以及怎么分辨技能键,我还把荣耀从一级到满级的所有好看的装备都总结给你了,你知道为了那玩意我付出了什么吗,那是我的信仰。”叶修一脸严肃的继续说到:“这是游戏吗……各有各的玩法,你这样的手速没有点特殊技能是绝对混不下去的。”

燕逍福翻了个白眼。

网吧里,嘉世此轮主场作战,凭借地图之利先声夺人,三场单人赛赢了两场,兴欣网吧里一片雀跃。

随后的组队擂台,蓝雨却不像嘉世上一次的对手三零一会那么顾忌孙翔和一叶之秋。蓝雨的当家选手黄少天,技术不输孙翔,论经验还要在孙翔之上。而他的账号剑圣夜雨声烦也是足以和斗神一叶之秋比肩的角色。

最终这一轮擂台双方都是当家选手排第三位压阵,嘉世凭借地图优势又是打了个不错的开局,一直处于领先,但到蓝雨的黄少天出场后,形势逆转,剑劈了嘉世的2号选手后,以五分之四的生命迎战孙翔和一叶之秋,最终却还是获得了胜利,组队摆台战蓝雨取得2分,兴欣网吧里一片默哀声。

“哎呀,一个失误……这失误很严重啊”主持人忽然叫着。

“嗯……这个刘皓,今天状态很差啊”解说嘉宾说着。

“他在第一场个人赛里也输掉了。”主持人说。

“但刚刚这个失误更不应该,刘皓今天完全不在状态。”解说嘉宾连连摇头。

“话没说完又失误了……这个操作……呃……”主持人显然有些无语,找不到合适的来形容。

“作为职业选手,这个操作有个业余了……”嘉宾礼貌地批评了一下。

“这个刘皓今晚上非得死的惨惨的……”燕逍福摇了摇头。

能不惨吗,比赛之前还在跟叶修置气刷副本记录,非要破了叶修的那个,结果刷完后就疲惫的上场了。

别问燕逍福咋知道的,他是偷偷窥屏看到的。

“好……比赛最终是蓝雨获胜。”终于,主持人宣布了结局。

“可惜了,可惜了……”嘉宾犹自为嘉世叹息着。

兴欣网吧里一片沉寂,片刻后,终于响起了骂娘的声音,这一刻,在兴欣网吧中,刘皓同志是荣耀无可匹敌的第一人,受到的待遇不凡,全家老少都受到了荣耀迷们的关心和问候。如此因失误输掉的一场憋屈比赛,足以让绝大部分狂热粉丝失去理智,有人已经出门捡砖头准备去马路对面的嘉世俱乐部抗议了……

叶修看着客人一个个从自己的身边有过,脸上的表情依旧平淡。燕逍福则是打开了机子,成为元素法师的日月神教刷怪。

兴欣网吧的大部分客人都走了,毕竟嘉世输了,再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网吧一下清静了许多,陈果指挥着工作人员收拾打扫,也是一脸阴郁。唐柔是没什么感情倾向的,谁输谁赢都没感觉,只是看陈果很不高兴,一直在那陪着哄着。俩美女那交头接耳嘀嘀咕咕,等网吧收拾完了,陈果心情也好转了。对又要通宵的三人组表示了一下关心后就回屋睡觉去了。

唐柔忽然看到网吧门外出现个人影,双手插兜穿着个连帽衫,脑袋躲在帽子里,身子好像恨不能缩成一团,东张西望鬼鬼祟祟地朝着网吧过来,那模样像极了一个作案后潜逃的人员。

“什么家伙?”唐柔胆子倒是挺大,追出门去张望,就见那家伙跑远了还在回头张望,一看到唐柔冲出来,连忙又调头跑了起来。

“咳,怎么回事?”叶修问。

“那人有古怪。”唐柔说。

“跑了吧?”

“嗯。”

“那就不要理了,你去上游戏吧,和包子打声招呼。”

“哦。”唐柔应声,去了她平日夜里通宵的位置。

叶修继续守着前台,没进游戏,似乎在等着什么。半晌后,那个身穿连帽衫的可疑份子又在网吧门外徘徊了起来,直至看到前台的叶修,叶修朝他点了点头后,才松了口气似地走了进来。但依然是警戒非常,窝着衣服把头藏得深深地,鬼头鬼脑地到了前台。

“你自己啊?”叶修问着。

“难道我拉全队过来啊”来人说。

“鬼鬼祟祟,跟做贼似的。”叶修说。

“能不小心吗,这可是网吧,多危险,我可不像你,我粉丝是很多的。你看刚才差点被人认出来,还好我跑得快。”来人说。

坐在吧台的燕逍福默默地将手里的烤串递了过去,来人接过来丝毫没有不好意思的咬了一口。

等到来人吃完,燕逍福幽幽的用萝莉音伪音说:“吃了我的烤串,你就是我的人了。”

“啊……咳!”来人一口肉串卡在脖子里,差点没活过来。

骗你的,骗你的。燕逍福不好意思的对黄少天笑了笑,他只是想让这家伙嘴里有东西之后消停点……

然后……黄少天缓了过来就开始说:“妹子妹子妹子妹子!!!!萌妹子!!!!卧槽!!!!!你TM是个男的!!!”

也许你还喜欢

求求你别弄了—男女主从小住军区大

白月回到荒莽区没几天,便是中秋节,檬珑檬瑶两位宫主寄来了一些中秋果品来。江小厨打开一

撑裂湿润狭窄的花瓣口 扒开腿开嫩

在医院看樊云对医生告知家属的那些名词一知半解,易非好像交了差,一周才现身一次。易然开

高迪个人资料的真名 和嫂子啪啪啪

"王爷,夫...夫人她不肯吃饭...哭闹着非要清姑娘去陪她..."苏总管的出现打断了我与他

男按摩师日记 厨师搞老板娘

“完美?”宫寻低头笑笑,“我都已经不完美了,还有什么资格谈完美的恋爱?”王跑跑撅了噘嘴,“

乡村留守女人 女主叫宁倾城

轻掩门扇,翡翠眼眸的魔移目帘外,雨雪渐稀,风吹散一天浓云,间隙中泻下的清冷月光,冰白剔透。

50岁的女人 公主赏给你们玩

“顾随,顾随,快奶我,我快死啦。”“马上,马上,你等下我们守的人参精快采集成功了,不能动,再抗

大叔那方面很有经验—体罚室体罚美

郁白泽欢迎她的话还没来及出口,就被一下子戳中了痛点,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也没有

小受在开会身体放道具 长得俊cp肉

话说虽然丸井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不说,但这家伙还是忍不住告诉自己搭档,然后跟茶叶蛋说不

产妇可以吃什么水果 小说最难不过

晚上的课是三小节组成的,下课的时候已经是九点五十了。刚说了下课,学生们就一大波一大波

草字头有什么字 被按摩棒折磨到求

痛,好痛。心口那个地方,扯得生疼。金色的光线钻入眼缝中,让林幻不得不睁开双眼。眼前的影